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602章 厉害了,我的霸道姐夫

第602章 厉害了,我的霸道姐夫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爹地不在家,neil更依赖陆轻晚,小袋鼠似的猫在她怀里不肯出来,水汪汪的明亮眸子啪嗒啪嗒,晚上十点多了还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陆轻晚给他讲了两个睡前故事,他好像越听越精神,这下怎么办?

    无奈,只好改变哄睡觉的策略,轻晚和neil一起躺下,把neil的脑袋放入自己的臂弯,柔声道,“宝贝,你是不是想念爹地呀?妈咪跟你说哦,等你睡一觉醒来,爹地就回来了,宝贝乖乖睡。”

    neil亮晶晶的眼睛眨巴眨巴,半信半疑问,“真的吗?妈咪说我睡一觉醒来爹地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!neil的爹地全世界最厉害,说不定你还没睡醒他就回来了呢,然后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陆轻晚以为儿子睡不着是担心老狐狸迟迟不回家,于是拿出常规骗孩子的办法,一觉醒来就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结果neil反而更加兴奋,两个手抱着她的手臂荡秋千,“妈咪,我不想睡觉,咱们去打游戏吧?”

    陆轻晚困的上下眼皮打架,揉揉儿子毛茸茸的脑袋,“别闹了宝贝,你要睡觉,而且爹地怎么说的?不能打游戏,都忘记啦?”

    唔……好吧,将在外军令还是有所受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客厅弹钢琴,妈咪你想听吗?我弹琴给你听,你喜欢巴赫还是贝多芬?或者你喜欢理查德吗?”

    neil嘴上作介绍,小身子当真准备爬出被窝弹琴,结果被陆轻晚给按住不许动,“宝贝,可不可以跟妈咪解释一下,你在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neil扁了扁小嘴儿,“妈咪说,我睡一觉爹地就回来了,可是我还想跟妈咪过二人世界呢,不希望爹地回的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噗哈哈!

    陆轻晚真是笑到想哭,她的儿子真是太可爱了啊,居然以为不睡觉爹地就没那么快回家,怎么辣么童真好玩儿?

    陆轻晚把儿子抱好,不让他再乱动,“小傻瓜,妈咪什么时候都是你的啊,咱们不要爹地插手二人世界,把卧室的锁换掉。”

    neil嗯嗯嗯,“好的妈咪!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neil迷迷瞪瞪的,“晚安,妈咪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亲了亲他的小脸儿,“晚安,宝贝。”

    怀中的小宝贝入睡,陆轻晚却无法安眠,也不知道陆亦琛见到程墨安没有,两人都平安吗?

    有没有安全转移?矛盾都处理干净了没?

    鼻子里婴儿的奶香味温暖贴心,想七想八过了很久,陆轻晚终于迷迷糊糊入了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亦琛下了飞机,从国际机场坐车去东京市中心,程墨安下榻的酒店就在市区的黄金地段,他得先确定姐夫的安全。

    东京的治安比其他城市好,街道干净整洁,游览过日本的人都会震惊于他们的高素质、高自制力,能把一座城市打理的比自家院子还干净,不得不说值得钦佩。

    但,不足以泯灭光鲜亮丽下面深藏的邪恶。

    陆亦琛若有所思的观察眼前的一景一物,脸上的笑容渐渐冷却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陆亦琛下车门就被一个陌生男人撞了肩膀,男人奔跑的很快,嘴巴里叽里咕噜数着日语,好像在呼喊身后的同伴。

    陆亦琛郁闷的挠挠头,特么他流利的英法德西班牙语竟然毫无用武之地,早知道应该学学日语。

    紧接着后面涌入三四个同样快速奔跑的男人,嘴巴里都叽哩哇啦用日语大骂什么,起初他一个字也听不懂,后来有几个人喊着“绝世”、“给钱”等口音比较容易辨识的内容,陆亦琛突然明白,他们就是肇事人群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猖狂,简直太猖狂!

    竟然在大街上公开骂人,还叫嚣着挥动手中的武器,果然应了古代先贤那句:尔乃蛮夷!

    陆亦琛在酒店门口被拦住,他出示了护照、签证等证件,但对方朝着日语说禁止入内。

    有病吧?都什么时代了?又不是打仗。

    陆亦琛用英文解释,“我是中国来的商人,特意看望我的朋友程墨安先生,他就住在你们酒店,我现在给他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酒店安保人员用怀疑的目光看他,“抱歉,程先生谢绝任何来访客人,请你离开!”

    那语气好像把他当成了瘟神。

    陆亦琛心说看来草木皆兵呢,姐夫遇到的麻烦不小,冒充他亲戚朋友的也不在少数,“我现在就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,我的确是他的朋友,瞪大眼睛看着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单纯的想给姐夫一个惊喜,怎么就那么难呢?

    陆亦琛进入酒店的关节还没打通,身后又一次传来叫嚣。

    正是那些准备用蛮力围剿程墨安的肇事者。

    保安看到情况不妙,骂了句八嘎,抄起电棍,“你们干什么?出去!否则我们叫警察!”

    陆亦琛拨打程墨安的手机号码,两个酒店的保安眼睛一眨不眨等待,分明想看他露出马脚,不幸的是,铃声一分钟后自动挂断,提示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没人接?姐夫遇到棘手的大事?已经忙到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?

    保安似笑非笑的伸手送客,“先生,请回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耸耸肩,“ok,我不找人,我住酒店,给我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保安面面相觑,好像听到了弱智无脑的笑话,“先生,我们门外写了牌子,酒店全部的房间都已经被客人包了,没有空房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夫你要不要这么任性?

    无奈,陆亦琛只好翻卢卡斯微信,问他陈纪年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好在卢卡斯的反应够快。

    拨通陈纪年的手机号码,陆亦琛跟失散小样招到牧羊人似的,“陈助理,我是陆亦琛,我姐夫呢?”

    陈纪年吃了一惊,“陆少爷?你怎么……你稍等两分钟,我下楼接你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悠然靠着前台,用笑容回敬前台值班人员。

    陈纪年急匆匆下楼,看到陆亦琛独自一人站在大厅,又看了眼外面闹哄哄的人潮,魂儿被切了大半,“陆少爷,跟我上来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比了个美式军礼的手势,脚步轻快的跟上了陈纪年。

    值班人员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梯上,陈纪年解释道,“总裁还在开会,这两天基本上每隔半个小时就要开一次会,有的会议一开就是五六个小时,电话基本上没时间接听,陆少爷如果想在东京游玩,我会替你安排好行程,但总裁那边可能没时间陪您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环臂微笑,“我看上去像玩世不恭只懂得吃喝玩乐的人吗?我不是来游玩,是想帮我姐夫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被呛的没好意思笑出声,陆少爷您添乱就行,帮忙什么的总裁可不指望你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会转达你的意思,陆少爷这边请,您住这里可以吗?”

    酒店顶层全是总统套房,程墨安在3688房间,陆亦琛被安排在3687。

    “我能见他吗?”

    陈纪年看看时间,“现在不行,这场会议大概要开到晚上十二点,陆少爷先休息,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服务人员,总裁包了酒店,里面的设施都能用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摆手,“算了,我回去睡觉,十二点再起来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颔首,退出套房。

    陆亦琛反锁房门,拉开窗帘往,酒店可以共享阳台,可惜3688连着的是3689,他的房间是一堵石墙,什么也听不到,更别说偷窥。

    陆亦琛偷偷跑到3689房间,门没反锁。

    酷!

    3689放了一些图纸和工程文件,看样子是临时的办公室,这个时间大家都在隔壁开会,只有洗手间的流水声提醒着陆亦琛此处有人看守。

    他利落的翻身跳进了阳台,后背贴墙小心翼翼溜边去隔壁。

    “日本方面希望咱们做出让步,对在绝世分公司工作的日本人提供高出百分之五十的社会保障金,这笔开支不仅没有先例,还会加重企业的负担,咱们不能妥协。”

    一位中国高管义愤填膺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肇事的人,都不清楚原委,他们以为中方企业损害了当地人的合法权益,我们已经让律师发布了公告,如果他们还一意孤行,我们将动用警察,总裁您放心,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此人说的是英文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签订用工合同时,并未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,从法律层面讲,我们有权利继续沿袭当初的劳务合同,但当地人的躁动已经影响了咱们的公司运转,为了止损,似乎退一步更好。”

    接着,日本高管说了话,“蓄意闹事的人最终目的就是拿到更多的利益,他们是当地居民,法律会倾斜他们,依我之见,绝世集团可以适当的调整福利待遇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缄默不言的程墨安听到这里终于开了口,“或者把闹事人员全部开除,按照单方违约的协议给他们双倍薪资赔偿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一番议论,大家都觉得这样的损失好像更大,希望程墨安可以再慎重一点,不要急于做决定。

    程墨安冷冷道,“利用舆论,蓄意抹黑,靠低劣行为逼迫我方妥协,呵呵,这种员工绝世企业不再聘用,我相信任何有原则有底线的企业都不会用,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“我方一旦做出妥协,意味着给他们开了一扇便捷的大门,日后还会有接连不断的类似情景,为了杜绝此类恶性事件,绝世集团将主动解除聘书。”

    美国人夸张道,“哦买噶!这里有三千多个合同,违约金高达九千多万,接近一个亿,不是小数字,何况,大批员工离开,公司怎么运转?重新招聘新员工需要一定时间,周转期至少一个月,那么我们的损失将高达十几个亿!”

    十几个亿是一记重量级巨石,砸的会议室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暂时没人敢发表意见,安静等待着程墨安最后的决断。

    陆亦琛在阳台冻的瑟瑟发抖,终于搞清楚了来龙去脉,当地出台了一些惠民的方针,跟已经签订的合同产生了冲突,职工要求马上享受到政策倾斜。

    而当地企业还没执行这一决定,他们将矛头对准了包括绝世集团在内的多家中国公司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欺负外地人。

    香蕉你个巴拉!

    欺负外地人是世界性难题。

    没想到酷炫逆天的姐夫竟然也被欺负,莫名有点想笑怎么办?

    不知道姐夫会怎么处理呢?

    安静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,程墨安的声音在人群中冉冉升起,“钱能解决的问题,其他任何因素都不需要考虑,按我的决定执行。”

    高管显然坐不住了,“总裁,这么处理是不是太过于粗暴?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道,“或者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,所有主动止息闹剧的人,绝世集团会继续聘用,并在下个季度涨薪35%,但现在他们所说的50%福利,绝世将和当地企业一起按照法定时间执行,就这样,散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,总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……好的总裁!”

    陆亦琛乐呵呵的环胸,姐夫就是姐夫,够大气,够任性,够范儿!

    一群趁机勒索的土匪!还不是要死在姐夫的淫威之下!

    但从会议内容看,好像并非这么简单吧?难道还有隐情不方便公开说?

    会议结束,一行人陆续离开。

    程墨安熄灭了没吸完的香烟,长腿滑动老板椅,无声的来到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“朋友,不进来坐坐?”

    陆亦琛机警的扭头看室内,他隐蔽的很好不会被发现吧?

    姐夫又有客人来访?

    他正左顾右盼,程墨安的声音再度道,“外面的月亮更圆?还是星星更亮?再不然,喜欢吹风?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夫的声音?

    尴尬了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