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76章 让他明白欺负小孩子的下场

第576章 让他明白欺负小孩子的下场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一口没吃全丢了?

    neil不爱吃甜食,但是对冰激凌有独特的喜好,受到晚晚的影响,neil会偶尔吃点,怎么小琛送来的全被他丢在这里?

    程墨安没点燃香烟,先去了neil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还在操作电脑上的物理公式,小小的背影认真投入。

    牛奶喝完了,玻璃杯放在左手边。

    “neil。”

    听到爹地的声音,neil回过头来看看,“爹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不舒服?怎么不跟爹地说?”

    neil黑亮的大眼睛认真看爹地,完全忽略了亲爱老爸的观察力,又轻敌了,“一点点,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不放心,单手旋转儿子的座椅,将他正面朝着自己,附身靠近他的小脑袋,摸了摸他的额头,体温正常,又顺着他的肚子摸到胃部,轻轻压了压。

    neil眉头因为不舒服而皱了下。

    程墨安沉下脸,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胃疼?”

    “不是胃疼啊爹地,看到了恶心的东西,吐了。”neil很无辜的抿嘴,两片薄薄的小嘴唇并拢成浅浅直线。

    “冰激凌?”

    果然啊……爹地就是爹地。

    “嗯,周梦蝶用冰激凌做实验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明白他没说出的话什么意思,“知道怎么回击吗?”

    neil特认真特有把握的点头,“知道,我一定让他明白欺负小孩子的下场,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关上电脑吧,我去给你拿点药,吃完了就睡觉。”程墨安揉揉他的小脸儿,心里并不想骄纵他,粗糙养大的孩子生命力更旺盛,只是小家伙这样子,他心软。

    neil很配合的关上电脑,“爹地,你是不是怕妈咪怪你?你都没照顾好我,我要是瘦了,妈咪会不要你吗?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你懂得太多了,危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和程夫人在纽约吃了顶级西餐大师做的意大利美食,又逛了三个多小时的街,一人买了几十个购物袋的商品,可以说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陆轻晚低估了程夫人的战斗力,她逛街扫货绝对称得上豪门派头,类似电视剧里那种“除了这个其他全包起来”程夫人做的娴熟极了。

    不过程夫人让人家打包的不是金银首饰,而是寿司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非典型豪门贵妇。

    两人拍了n张自拍,给neil和程墨安都发了几十张,程夫人选了九张图,凑了个九宫格。

    发朋友圈!

    配文如下:“今天和小可爱在一起,心情好。”

    配图有她的正面,侧面,美食、街景,还有两人的合影,不过陆轻晚的头用卡哇伊的小猫咪挡住了。

    她刚刚发完朋友圈,孟西洲就点了赞,给长辈点赞是基本的礼貌,顺手开个玩笑是起码的互动。

    于是孟西洲发了个评论,“求介绍啊娴姨~~”

    下面紧跟着费子路点了赞,评论,“娴姨!!这妹子是谁??”

    孟西洲看到动态提醒,认真观察了一下下,然后震惊了,“陆轻晚!!”

    脸被挡住,但手还在外面,她手指上的戒指是程墨安送的。

    卧槽!赶紧删除赶紧删除!

    费子路的动作比孟西洲快,他截图保存,私发给了孟西洲,“哎呦,不错哦,孟大夫居然在娴姨朋友圈公然调戏二爷的老婆,我要发给程二爷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半山别墅,几个佣人负责搬运战利品,程夫人也累得不轻,先上楼卸妆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玛丽看到陆轻晚回来,闪闪烁烁的避开她。

    “给大家买了地道的北海道寿司,等下分发下去,是夫人给买的。”管家在外面用英文说。

    陆轻晚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色小盒子递给玛丽,“送给你的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玛丽诚惶诚恐不敢接受,“少奶奶,我……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给你的你就拿着,不要跟我客气,戴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玛丽身上干干净净的,没有一件首饰,陆轻晚被程夫人拽着看珠宝时,发现了一个性价比高款式也好看的项链,想着可以送给玛丽。

    她丈夫有病,生活的不宽裕,女人天生爱美,一份小礼物或许能让她感知到些许靓丽。

    玛丽很开心,拿着项链爱不释手,“少奶奶,我已经有几年没收到过礼物了,谢谢你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帮她把项链戴上,小小的吊坠恰好垂到她脖子,颜色很衬她,“好看!”

    玛丽欢欢喜喜去厨房做事。

    陆轻晚有点内疚的揉揉鼻子,她这么做,多少有点收买人心的意思,只是玛丽恰好能接受被她收买罢了。

    你到底还是个渣啊陆轻晚。

    “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……”

    晏河清的电话又一次打来。

    “大神,我微信上解释过了,今天有特殊情况,实在……嗯?现在过去?”

    晏河清的洪荒之力被暂时封存在任督二脉,如果陆轻晚再忤逆他,说不定宇宙会大爆炸!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现在,我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通话帅气的中断。

    陆轻晚在地图上搜索了方位,上面显示驾车需要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ok!

    “伯母,我有点急事得处理,工作上的急事,所以晚上可能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没上楼,不然一会儿还要换鞋换衣服。

    程夫人换了居家服下来,正在摘耳环,“这么急呀?晚上不一起吃饭吗?爷爷和爸爸晚上都可能不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“等不及了伯母,那个……我能借一下家里的车吗?”玄关的盒子里放了好几把车钥匙,就跟别人家的零钱罐似的。

    程夫人看她着急的小模样,没再坚持挽留,“喜欢哪台车随便开就行的,油箱应该都是满的,等下……”

    她翻开挂在衣帽架上的包包,抽出一张金色的银行卡,“没有密码,在美国境内随便用,不要替伯母省钱。”

    接到残留程夫人体温的银行卡,陆轻晚想哭,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,呜呜呜,“嗯!伯母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晏河清葛优躺,窝在酒店柔软的沙发里面看电视。

    屏幕上正在播放《禁闭岛》,小李子年轻时候帅气的容颜是晦暗影片独有的亮色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最好的青春过去了,一胖毁所有。”

    五十分钟、五十一分钟……

    晏河清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遥控器,目光在小李子和酒店门之间做曲线运动。

    陆轻晚如果迟到,他会有很多种办法让她后悔。

    叮咚!

    丁咚咚咚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按了两次门铃,门铃发出快要闷死的哀嚎,陆轻晚还不够解气,开始锤门。

    晏河清丢掉遥控器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!开门!”

    晏河清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文艺眼镜,三步一挪,“我还没死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看看他的脸,怎么比昨天憔悴那么多?病了?

    又看看他的手,右手的手腕缠着雪白绷带,手腕肿的小瓷碗那么粗,靠……认真的?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好吧?”

    晏河清倚靠门框,深深的眼眸没精打采,陆轻晚清新脱俗的打扮,他看的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手怎么会受伤?你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晏河清平时走路慢悠悠的,大概不会做出什么打架斗殴的事情吧?还有,他也没什么机会做体力活,更别提危险的活动。

    那么为毛会受伤?费解!

    晏河清随口道,“洗澡摔了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陆轻晚一口鲜血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包扎的?去过医院了?”

    “酒店有急救医生,说是韧带扭伤,让休息半个月。”晏河清蔫蔫的蜷缩沙发,继续看电影。

    半个月!!半个月不能用电脑吗???

    你开玩笑!

    陆轻晚无法淡定,“大神,我问个没良心的问题,你还能写剧本吗?昨天你答应我一个月交稿,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算,这是不可抗力。”

    啊啊啊啊!你丫的!!

    “我给你找个打字员,时速五千以上的那种,24小时服务,你想到什么随时跟他说,除了码字以外,肯定不影响你的正常生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晏河清兴致缺缺,打字员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,“不需要,命中注定我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真想打人!

    陆轻晚的修养已经被踏破了底线,“河神,昨天你答应我合作的那一秒,我已经跟团队沟通过,项目正式进入筹备阶段,剧本以你为中心,我们不会插手你的创意,现在你跟我说这个,你在耍我吗?”

    晏河清动了动那只雪白的手臂,“是命运在逗我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吐气,吸气,她肺部的气囊已经快要临界点,“我带你回国,看最好的医生,推拿针灸按摩,不用半个月你肯定痊愈。”

    结果晏河清说,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    “饿了叫酒店给你送饭啊,你叫我来干什么?我又不是外卖小哥。”

    晏河清很可怜,他眼镜框内的眸子无精打采,“我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晏河清两条无处安放的长腿憋屈在沙发上,紧紧蜷缩,“过敏体质,万一吃到过敏原,我会死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在跟我演戏吗?这么娇弱的吗?

    “你不会做饭?”晏河清问。

    陆轻晚憋了憋,“会煎蛋,算吗?”

    晏河清用白眼回应她。

    “我房间有燕麦,牛奶,你给我泡点。”晏河清道。

    陆轻晚想杀人,“燕麦你自己不会泡吗??非得让我来?”

    晏河清蹙眉,“你去看看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