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66章 爹地偏心!好偏心!

第566章 爹地偏心!好偏心!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换季容易感冒,尤其是儿童,晚上忙完王先生那边的抢救,刘雨蒙又接了两个三四岁的小孩子,都是病毒性感冒, 一个发烧三十八度,一个扁桃体发炎。

    家长着急忙慌让赶紧给孩子打针,“大夫,我家宝贝三十八度了,正睡觉呢给我吓得不轻,都说小孩子不能长时间发烧,也许要烧坏脑子的,您赶紧给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的家长年龄不大,目测三十出头,呢子外套里面罩着睡衣,头发只是随意在脑后扎了个低马尾,焦急的两眼通红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,稍微发烧就烧坏脑子,你把小朋友想的太脆弱了,适当的发烧有杀菌功效,一般情况下我们不提倡马上给孩子打针,家长尽量先给孩子做物理降温,降不下来再吃药,养成生病就打针的习惯,会削弱孩子的抵抗力,也有很强的依赖性,你别急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家长听大夫的话,就像金科玉律般,“好,好的,大夫您看看,摸着小脑门很烫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确烧的不低,小脸儿红扑扑,懒洋洋的窝在母亲怀里,小懒猫似的,刘雨蒙弯腰用手背试了试孩子的额头,又把体温表夹在孩子耳朵上。

    小孩子瑟瑟缩缩的,看到穿白大褂的人就以为要给自己打针,小嘴巴嗫嚅,“我……我不要打针,呜呜,我不打针。”

    刘雨蒙摸摸他的脑袋,“不打针,当然不会打针的,量完体温阿姨给你吃糖果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孩子半信半疑,以前来医院都是打针输液吃药,今天竟然说给吃糖果?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!你只是有一点发烧,吃了糖睡一觉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放松下来,刘雨蒙检查他的舌苔,眼睑,“退烧消炎就行了,不用打针。”

    孩子家长看她动作利索,诊断的很快,她又那么年轻,有些不太放心,“大夫,你要不要再检查一下?”

    儿科医生不都是要观察很久才给结论的吗?她会不会太过于草率?

    刘雨蒙将体温归零。“检查的很清楚,该开的药我会写下来,一会儿你去拿,”又低头跟小孩子笑吟吟道,“小朋友喜不喜欢奥特曼啊?”

    小孩子兴奋的点点头,“嗯!喜欢!”

    “奥特曼很勇敢是吗?他能打败所有的怪兽,现在阿姨跟你说个小秘密,你也是个奥特曼,现在你要打败一个小怪兽,敢不敢?”

    小孩子犹豫一下,“嗯!我敢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小怪兽就在你看不到的地方,只要你把阿姨给你的药吃完,怪兽就吓跑了哦。”

    这样哄孩子吃药,真的没什么问题吗?

    “好啊!我要打败怪兽!”

    陪同的护士看的两眼发直,“刘大夫,没想到你哄孩子这么厉害啊!母性光辉嗖嗖的!”

    刘雨蒙揉揉脖子,“大概是羡慕吧。”

    护士没听清楚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去拿药吧,再拿几颗糖果给他,不能骗小孩,答应的事必须做到。”

    不然她会一直期待,期待越久,失望越大……

    隔壁扁桃体发炎的孩子需要打针,负责他的是急诊室陈大夫,那孩子死活不肯打针,不肯吃药,哭喊的整个急诊室震天响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虐待了呢。

    陈大夫看着护士给孩子打完针,狼狈的走出诊室,他洁白的衣服上被孩子踢的满是脚印,头发也被抓的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哟,陈大夫这是打猎去了吗?”

    陈大夫看到刘雨蒙,黑沉着脸道,“现在的孩子个个都是小魔王,实在招惹不起,你看看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哄孩子得有方法策略,蛮力不行。”刘雨蒙挑了挑眉毛,纤瘦的身影转瞬走开。

    陈大夫纳闷的往发烧小孩子那边望了望,小朋友正在家长的陪同下乖乖吃药,完全没有哭闹,“奇怪啊,刘大夫平时说话都带着冰渣子,她怎么会哄小孩呢?”

    费解,他实在费解。

    刘雨蒙回到值班台,低头就看到了凭空出现的感冒冲剂,“这是谁的?”

    同值班的护士看了看,“不知道啊,咱们科室有人感冒吗?”

    刘雨蒙绯色的嘴唇缓缓勾出微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neil委屈极了,两只大眼睛格外明亮,亮的比水洗还要清澈,所以看上去很像哭过。

    他两只小爪子扒拉陆轻晚的牛仔裤,环抱她纤细的腿,昂起小脑袋,“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里拎着行李箱,随身的小包包悬在胸口,她拨开包包,看到儿子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心情相当复杂,“宝贝,妈咪只是去出差,很快很快就回来的,还有啊,妈咪去西雅图,爷爷奶奶也在那里啊,妈咪到西雅图就给你发视频。”

    为了表示自己的确没有说谎,陆轻晚慎重的竖起手指发誓,她是真心的,比真金白银还要真!

    但是neil完全不信,上次妈咪也说去首尔出差很快回来,还说给他开视频,结果都没有,还把爹地也带走了,他被抛弃在家里,好可怜好委屈。

    上次好歹还有大伯在,现在大伯不在家,万一爹地又偷偷溜掉,他怎么办?

    neil瘪瘪嘴巴,黑亮的大眼睛眨了眨,“妈咪,我可不可以请假跟你一起去?我想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心软的想哭,软萌的小可爱黏她依赖她,她开心都来不及呢,当然想随身携带,“可是宝贝,你要上学的呀,等放假了妈咪就带你去,妈咪一定做到!百分之百!”

    neil低头看自己的小拖鞋,嗫嚅,“爹地和妈咪吃火锅不带我,去首尔不带我,回西雅图还不带我,我是不是捡来的孩子?”

    陆轻晚想哭,吃火锅?这个……

    “neil。”程墨安短促的喊了他名字,继而黑色的高大身影压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小宝贝满脸的不高兴,根本不想接爹地手里的书包,也不想去幼儿园,“妈咪,再见。”

    他挥了挥小手儿,明媚眼眸低垂,小身影别提多落寞。

    程墨安轻轻的捏捏他的肩头,“你是男子汉,要懂事。”

    我才不是男子汉!我才五岁!

    陆轻晚以前出门都很潇洒,拎包就走,当着儿子的面,她两条腿跟注了铅似的,怎么也挪不动,挣扎许久才咬咬牙道,“墨安,我带儿子一起吧?”

    程墨安看了眼腕表,距离登机还有两个小时,“不用,他闹情绪也就三五分钟,我让司机送他去幼儿园。”

    neil扭头看爹地,眼神全是质问。

    竟然让司机送我去幼儿园!

    程墨安把小书包给neil背好,腾出手拿走陆轻晚的行李箱,“走吧,我送你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neil眼睛瞪的更大,更委屈!

    爹地送妈咪,不送我!

    爹地偏心!好偏心!

    陆轻晚最后提议,“这样,我开车,咱们先去幼儿园送儿子,再去机场,来得及!”

    她的车速,他懂!

    程墨安苦笑,“这个时间全城堵车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在陆轻晚的强烈坚持下,勒令程墨安去送neil,她让老何去机场。

    程墨安开车,neil坐后面,父子两个冷战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终于,程墨安打破了沉寂,他看着后视镜里neil平静又拒绝的表情,“课题做完了吗?”

    他人在中国,但跟美国那边的研究所随时保持联系,远程参与项目。

    neil环臂,“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生冷的三个字。

    程墨安笑笑,“你见过周公子?”

    neil迟疑,爹地怎么知道?妈咪说的吗?他们约定过,这是秘密!

    好吧,一定是爹地暗中调查了!

    坏爹地!坏透了!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还问我?”不耐烦的小表情。

    程墨安手指轻敲方向盘,“要不要帮忙?”

    周公子有严重的心理缺陷,做事不按常理出牌,他的聪明带着邪性,不能用常规天才的标准去评断。

    neil歪歪脑袋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看来小家伙又一副自己的牌,“好,需要爹地时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neil哼了哼小鼻子,“周梦蝶是不是喜欢我妈咪?”

    咳!

    程墨安被儿子的发问给刺激了,“也许是。”

    neil撇嘴,转头去看窗外风景,还有即将到达的东方之星,“爹地,我真怀疑妈咪的眼光有问题,那么多人喜欢她,她为什么喜欢你呢?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neil自问自答,“哎,大概是因为我吧!”

    程墨安气的想笑,于是真的笑出声音,“臭小子,爹地是不是要谢谢你?”

    “谢谢我就不用了,答应给我的钱,马上转到我卡上,我要用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现在无比确定,儿子完美继承了晚晚的优良基因,遇到合适的机会就敲诈,这一点也像极了他舅舅。

    “好,会一分不少转给你,去上学,好好学习,不要随便招惹女同学。”

    neil跳下车,关好车门,“妈咪让我多多接触女同学,她说这样是青梅竹马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再次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绝世大厦,十九层。

    叶知秋正在翻看今天的新闻,嘴巴里的咖啡绕了几圈儿才咽下。

    “沈云霄微博发布公告,承认公司的税务问题是自己的工作失误,他将竭尽所能弥补损失,同时,他感谢林立松的知遇之恩,以及栽培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吧?沈云霄这只见风使舵的野狗,竟然主动承担责任?

    他是不是疯了?那笔损失加起来至少七八亿人民币,他赔得起吗?

    叶知秋百思不得其解,她不相信沈云霄会转性,他一定有别的安排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