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46章 叫声姐夫听听

第546章 叫声姐夫听听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三个人对二十六个杀手,对陆轻晚来说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她和陆亦琛配合的并不十分默契,只是不知道彼此的真正实力,总是本能的想要替对方包揽,几回合之后,陆轻晚意识到自己再次低估了弟弟的能力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放开手通力合作,哀嚎声遍野,不断有人倒下,也有人扑上来。

    老五的爆发力强悍,但不擅长持久战,女人耐力本就不如男人,她的缺陷渐渐无法隐藏,在横扫偷袭时显然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姐弟俩交换眼神,陆亦琛掩护姐姐和老五组成阵营,自己继续单打独斗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没有安装消音器的手枪擦出锃亮的火苗,橄榄型子弹头穿梭在无敌无边的黑夜,冲着命运的咽喉直奔!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陆亦琛纵身跃起,双手奋力将老五推开,突然承受了外界压力,老五的身子像是一叶扁舟,跌向了密密麻麻的草丛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眼看着子弹要射穿陆亦琛的胸膛,陆轻晚匕首横切长空,雪亮的刀刃猝然了鲜血,明亮的能倒影出火光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属碰撞的巨大摩擦力再度激起一簇火焰,子弹竟生生射中了匕首,一冷一热两种兵器狭路相逢,最终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陆轻晚弹跳的动作扑通一声跌倒,她趴在草地上,右手保持投掷飞镖的姿势,看到子弹被拦截的瞬间,她喘了口出气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陆亦琛怔忪片刻,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,那是他姐吗?

    她怎么会有如此彪悍的才能?

    陆轻晚皮笑肉不笑,她手心擦到了地表,掌心火辣辣的疼,但是陆亦琛没事她什么疼痛都可以忍受,“别愣着啊少年,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上前,双手把她搀扶起来,桃花眼眸里潋滟着一丝丝哀伤,“咱们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陆轻晚木讷的转过头,突然安静的战场上,他们已经明显处于劣势,老五被两个男人钳制了双臂,她和陆亦琛则惨遭包裹。

    终究一人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陆轻晚刮了刮自己的鼻子,吐出嘴巴里的泥土,“陆亦琛,你这些本事哪儿学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等咱们死了,我在黄泉路上告诉你。”陆亦琛拍拍姐姐的脑袋,此时他更像个大哥哥。

    啪啪啪。

    面具男人拍手鼓掌,对刚才目睹的鏖战十分满意,“很不错,打的相当有水平,看来我要重新定义你们姐弟俩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呸了一口,“你丫谁,不要以为老娘落在你手里就会妥协,我哥你说丑八怪,老娘的世界没有投降俩字,要杀就杀,麻溜点,利索点。”

    她们苦苦支撑了这么久,援兵还是没到。

    或许真的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一瞬间,陆轻晚再也喜欢不起来韩国。

    面具男人伸手,下属递给他一柄雪亮的匕首,他一步一笑,冷冷的匕首贴陆轻晚的腮边,“你这是小狼狗不好训练,会咬人,我先拔掉你的牙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亦琛闷哼一声,重重挣扎手腕的束缚,“放开她!冲我来!”

    面具男人匕首打了个方向,刀尖瞄准了陆亦琛的喉咙,“你?你以为你逃得掉?”

    老五无言的看看四野,“我说,既然我们都要死了,换个好点的地方呗!这尼玛鸟不拉屎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好像才注意到有第三个人,但他并不感兴趣,“你,闭嘴!”

    老五咬牙,你丫个丑鳖,不要犯老娘手里。

    老鬼放下手枪保险,负手而立,“老大,你要就地处理?”

    面具男人的刀尖锋利尖锐,轻轻一点已经戳破了陆亦琛的脖子,鲜血顺着他白皙干净的脖子往下滑,濡湿他的肌肤和领口,“死在这里尸体好解决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尾巴骨一紧,“小琛,你写的小说真好,咱妈把创作才华给你真的很明智,小琛,你永远是我心里最好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面不改色,匕首的尖端滑过,他能感受到血液在流,“顺便告诉你,歌词也是我写的,小c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那一脸的高傲,是对刽子手最大的讽刺!

    陆轻晚只诧异了片时,不等匕首再动,她已经笑了,“我真笨,对外公和外婆的故事那么投入,理解的那么深刻,肯定不会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还鄙视我没才华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!你最有才!你最厉害!”陆轻晚眼睛瞪了瞪,然后她没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红色光点!

    一道,两道,三道!

    十几道红色的光点,那是狙击枪的远红外瞄准线!

    红点像黑白无常的绳索,一颗一颗点中刽子手的眉心。

    陆亦琛更是怔住,什么情况?

    老五惊呼,“咱们的救星!是救咱们的!”

    陆轻晚默默盘算时间,其实才过去不到半小时而已,援兵会来的那么快吗?

    老鬼和面具男虎躯一震,两人显然已经明白了局势。

    “趴下!”

    随着老鬼的吼叫,几十颗子弹已经逆风而来。

    嗖——噗!

    子弹没入目标人物的眉心、肩膀、心脏,顿时哀鸿遍野,有些人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便永远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陆轻晚木木的呆在包围圈里面,眼看着男人目瞪口呆的倒地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不知哪个垂死挣扎的男人一把拽住陆轻晚的肩膀,想让她当人肉盾牌,陆轻晚拼了命反抗,然而那小小的子弹已经螺旋着飞梭进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陆轻晚两眼一抹黑,人便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朝阳擦亮了东方窗户,洁白窗纱渗透清晨的霞光。

    洁白的病床上,陆轻晚小小的脸儿掩在被子下,露出下巴和双眸。

    她阖眸沉沉睡着,纤长弄翘的睫毛覆盖,暖融融的光将她的脸色照耀,纤毫毕现,却不见半点瑕疵。

    好痛啊,胸口超级痛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中弹了啊,难道没死吗?那么她在哪儿?

    陆轻晚努力撑了撑眼皮,特么好累啊,睁不开眼睛,好像被人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姐醒了吗?”

    小琛的声音?

    陆亦琛只受了皮外伤,脖子缠了几道纱布,其他地方完好无损,他忧心的望着病榻上的姐姐,心疼又愧疚。

    程墨安枯坐在床畔,深海般的黑眸凝望陆轻晚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狐狸的声音!!老狐狸!!她在做梦吗?她一定在做梦啊!!

    陆亦琛吞吞口水,即便程墨安坐着他站着,他依然觉得自己矮了一截,“那个,我可以解释的,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,来韩国之前,我没想到他们会对我下狠手。”

    女孩依然在昏迷中,但她微微颤动的睫毛出卖了她,这丫头醒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微微一笑,傻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姐欣赏你的作品,想跟你谈合作,你卖关子不肯说出真相,不然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?”程墨安抚了抚陆轻晚的小手儿,细细软软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嗯嗯嗯,老狐狸你说得对,教训的对!

    姐姐还没醒,陆亦琛一颗心七上八下,“对不起,是我疏忽了,我原本只是想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老姐总喜欢讽刺他,挖苦他,他想打个翻身仗啊,没想到翻到阴沟去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淡笑,没有苛责的意思,但足以让听者头皮发麻,“如果不是救援人员及时赶到,你们现在恐怕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的脑袋低垂,能低到肚子里,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,我当初不该跟他们搅合,谢谢你及时救了我们我欠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睿智的眼眸里尽是轻笑,“欠我一条命?你觉得我需要你的命吗?”

    陆亦琛被怼的很尴尬,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躺着的陆轻晚默默的哀伤,玩球了小琛,你不是老狐狸对手。

    程墨安悠悠道,“叫声姐夫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啊嘞??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对救命恩人就这个态度?”程墨安转眸,似乎对姐夫俩字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陆亦琛已经认可了姐夫的身份,只是不想让他太得意,所以死活不肯叫,现在他救了他,还守在姐姐床前一整晚,他的细腻体贴温柔呵护,姐姐不知道,他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是个好男人。

    于是,他咬咬牙,摆出不情愿的表情,“姐夫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偷偷将眼睛撕开一道缝儿,然后看到了程墨安低垂而笑的眉眼。

    啧啧啧!老狐狸你个死傲娇!

    发现小狐狸醒来,程墨安淡咳,大手覆盖了她的眉睫,“很好,记住这两个字,以后看到我记得多喊几声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默默搓手,得寸进尺的老狐狸!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琛啊小琛,你纵然傲娇不服软,不还是败了吗?

    陆轻晚深表同情。

    一个萝卜一个坑,一个傲娇一克星。

    陆轻晚信了信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掀起刀裁的薄唇,“我听你姐说,你们准备谈版权合作,你的心理价格是多少?别有负担,诚实的说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晃了晃眼,这个时候不适合谈生意吧?让他怎么开得了口?

    程墨安紧接着道,“按市场价,新人的版权费都不贵,你的又是冷门题材,你慎重想想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不语。

    程墨安又道,“拿到版权费,先把你姐的医疗费缴了,她的伤是因你而起,让你承担医疗费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陆轻晚好想笑。

    奸诈!!!

    陆亦琛很想哭,“好。”

    怎么感觉要吃闷亏?

    程墨安道,“等你姐醒了,你好好表现,能不能争取她的原谅只在你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乖的像个孙子,“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陆轻晚揉揉鼻子,惺忪的抬起眼眸,“我……方便醒一下吗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