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44章 作家本人

第544章 作家本人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车速像闪电擦破了黑暗沉重的夜幕。

    陆亦琛右脚油门踩到底,颠簸的荒野道路,他竟然开出了高速公路的最高限速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的老五表示有点佩服。

    “陆亦琛,你们家的血液基因是不是属于野兽派的?走的都是狂野路线?你是,你姐也是。”

    老五说话,手中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她戴好面罩,遮住了脸,只露出妩媚多情的那双眼睛,没有鼻子嘴巴抢风头,所有的光芒都汇聚在眼底,明媚粲然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这会儿没人收割她的美。

    至少陆亦琛看来,老五跟菜市场卖地瓜土豆的大妈没区别。

    “我姐那是狂野路线吗?那是野蛮。”

    武装完毕,老五对着镜子笑笑,“真羡慕你姐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呵呵,“我姐有程墨安,有我,有我大外甥,你的确该羡慕。”

    老五笑,“我羡慕她,竟然能让我亲自出手救!”

    陆亦琛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再对话,因为目的地已经抵达。

    车子嘎吱急刹!

    制动性能稳定的越野车没有太大波动,稳稳扎根在野草地。

    远光灯强烈的打亮挡风玻璃外的一切,包括被两个彪悍男人加持的陆轻晚。

    她脸色有点白,煞白。

    老五嘴角妖娆的上勾,弯弯如菱角,“你姐心理素质不错啊,居然没哭没闹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弹开安全带,清清瘦瘦的身躯自车门走出。

    嘭地将车门甩上,他没有急着上前去,而是单手放入裤袋,桃花眼与前方面具男人对视。

    老五附身下了车,和陆亦琛隔车而站,她双臂环胸,栗色的波浪长发在风中飞扬,漂亮的发梢打起漩涡,纷纷扬扬如丝绸锦缎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不咸不淡的问。

    陆亦琛嘴角倾斜,不屑的张狂,“对。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定会来。”男人掐灭了雪茄,在地上碾压至粉碎。

    陆亦琛目不斜视,“那你也应该想到,你一定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男人大笑两声,他调整领子的手刷——快稳准的扼住了陆轻晚纤细脖子。

    他动作极快,快到目光无法捕捉。

    陆轻晚脖子尖锐的疼,脸被迫抬高,喉咙发出难以忍受的呃呃声。

    玛德!

    陆轻晚拳心在裤袋里紧紧一握!

    老五心想,你小子还不赶紧的?等着你姐的脖子便卤味吗?

    “你的仇人是我,跟她无关,放了她。”陆亦琛淡漠的一字一句,他语速缓慢坚决,声音不大,表情没变,但舌尖的力量有千钧之势。

    陆轻晚脖子刺疼,耳朵突然竖起!

    面具男人从咽喉里发出冷笑,他的笑凉到骨子里,“你的仇人是我,跟我弟弟无关,你不是一样杀了他?”

    所以杀你姐,天经地义!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陆亦琛捏捏眉心,似乎在同情男人的智商,“我说,杀死你弟弟的人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!不是你?我弟弟死于非命,你敢说跟你无关?”

    陆轻晚感觉自己要挂了,她当自己杂草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天生命贱,老天爷肯定让她祸害遗千年。

    她的命其实很脆弱,只要男人的力度再大一点,她就要去阎王殿报道。

    陆亦琛余光将扛枪的男人依次看完,他和老五只有两人,这帮畜生想弄死他们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能硬拼,“你弟弟跟我打赌,输了一只手,但是他不服输,结果又输了一只手,自古以来愿赌服输,你弟弟是个汉子,他要剁手,我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亦琛你怎么了?你不是安静美少年吗??

    男人的牙齿咯吱咯吱,“两只手要不了他的命!他的致命伤在心脏!”

    陆亦琛揉眉思考,“这个更不能怪我,你弟弟失去了两条手臂,我敬他是个汉子,送他去医院治疗,可你弟弟硬气啊,他还要继续赌,我能怎么办?我总不能装孙子不同意吧?”

    男人咔哒抄起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带着他的愤怒瞄准陆亦琛的脑门,“我崩了你!”

    陆亦琛笑,他年轻,笑容干净温暖,就算是杀人也不显狰狞丑陋,“你不如你弟弟有骨气,也不如你弟弟豪气,他输的像个英雄,输了就是输了,大丈夫没什么可扭捏,但是你呢?”

    男人气的眼珠子迸裂,红血丝覆盖厚厚一层,愤怒让他浑身发抖,他手中的枪忽上忽下,“我也跟你赌一次,赌你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两只手死命掰男人的手指,可男人的手指是铁钳是钢筋,她拧不动。

    小琛你玩儿的太特么大了吧!

    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!你小子想上天吗!

    陆亦琛摊摊手,“那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男人甩掉陆轻晚。

    他力气很大,陆轻晚猝不及防的跌倒,摔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她抓草皮撑住自己,大口大口喘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疼痛让思维清醒,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分清利弊。

    小琛废了这么多口舌,大概是敌我悬殊大,他没有绝对的胜算。

    陆轻晚咽了咽口水,她脖子疼,咽口水更疼,玛德她这幅躯干倒八辈子血霉才会跟了她。

    “老鬼,卸了他的两条胳膊!”

    面具男人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抽烟男人叫老鬼?陆轻晚心说,白瞎了一个好名字。

    老鬼听命,点头,迈开夺魂的大步。

    老五咬牙,“哥们,不动手也不行了,拼一把?”

    “哦,好像没有更好的选择。”陆亦琛道。

    老五气的喷血!你语气不这么前奏咱们还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陆亦琛和老五同时掏枪,与男人的动作并行一致。

    三个人速度都很快,快的电光火石。

    老鬼的枪口瞄准陆亦琛,老五的枪瞄准老鬼,陆亦琛的枪也瞄准了老鬼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其余三十人的枪,整齐划一很有节奏的瞄准了陆亦琛和老五。

    陆轻晚眼睛里写满了绝望,她想,玩儿脱了,这次真的要死。

    大概是虱子多了不怕痒,陆亦琛反而笑了,“姐,咱们这么死,算不算轰轰烈?”

    轰轰烈烈你二舅!!

    陆轻晚嘴巴一抽,她想笑,想不出来,“哦,挺轰动,此时应该鸣炮奏乐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也是,但是好像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她不怕死,她觉得活一天等于赚一天,可是现在她不想死。

    她有墨安,有neil,有外公小琛叶知秋……她有很多事情都没做。

    陆轻晚很想勉强自己硬气一些,可那扑簌簌奔突的眼泪,竟那么不配合。

    咸咸的潮湿泪水打她手背。

    不能哭啊陆轻晚,你一哭,小琛不是更慌吗?你个笨蛋脑残傻缺!

    所以她硬生生把阵痛的泪藏回眼睛,抬头又是不惧死神的笑,“小琛,你别怕,姐在呢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嬉笑的脸垮了。

    鼻子酸涩,胸腔憋闷的疼痛片片苏醒,一丝一缕千回百转,勒的他神经尖疼。

    他白皙的手指握紧,“对不起,姐。”

    只一句话,他发现自己有哭腔。

    于是他选择沉默,宁愿用目光传递所有情绪也不肯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会哭,他一哭,姐姐不是更慌吗?

    老五心中长叹,说实话今晚的局面她没想到,死亡来的如此干脆利索,她怀疑上帝拿错了剧本,他们难道不是主角吗?为什么人生还没谢幕他们要先领盒饭?

    摒弃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她砸砸舌,“不就是一条命吗?干嘛搞这么悲情?”

    陆轻晚慢慢走过去,就算死,她要和弟弟死在一起,“美女说的对,生有何欢死有何悲?十八年后我们还是好汉。”

    老五乐了,她慢慢扣扳机,死?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快嗝屁了,有件事我跟你说了吧!其实你飞来韩国要见的作家,你早就认识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给你三个机会,猜猜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特么废话!老鬼,动手!”

    头盔男人不耐怒吼。

    老五骂了回去,“玛德给老娘闭嘴!老娘遗言还没说,死了变成厉鬼咬死你!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有点喜欢她。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原计划让姐姐崇拜羡慕赞美,谁知道结果如此玄妙。

    陆轻晚吸了吸冻红的鼻子,月光下距离她最近的那张脸正隐忍着悲伤,眼神闪烁又愧疚。

    她笑笑,初春第一朵紫荆花一般热烈高贵,她在书评区对他盛赞狂夸,将他当成男神,为了版权辛辛苦苦屁屁颠颠,竟然被亲弟弟耍。

    她说,“大神。”

    很想揍死他!又想好好抱抱他。

    真可惜,我没时间揍你,所以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万幸自己双手自由,于是她紧紧抱住了陆亦琛的腰,她说,“小琛,你是我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的眼泪夺眶而出,笨蛋!

    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姐姐幸福平安,没想到最后害了她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不就是一条命吗?”她往前走了一步,和陆亦琛并肩,“下辈子你早点投胎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鼻子酸的要掉,他闷闷的问,“我晚点投胎吗?我想晚点死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想想,“好,下辈子你当我儿子,我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今生欠他太多,来生她想用全部的爱去弥补。

    说完她眼泪啪嗒啪嗒,颗粒大的能砸死自己。

    小琛啊,下辈子

    呃……不是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?

    面具男人跺了跺脚,“老鬼,等什么!动手!”

    老鬼迎着陆亦琛的枪口,淡淡说了句,“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端平武器,扣动扳机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