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42章 老娘憋不住啦

第542章 老娘憋不住啦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昨晚体能消耗大,老五没给自己安排活动,从早上到黄昏都窝在别墅休养生息敷面膜。

    毕竟是靠脸吃饭的人,美容养颜不能偷懒。

    揭开当天的第六片蚕丝蛋白修复面膜,老五的电话顽强嚎叫。

    特殊的来电提示告诉她,那头是陆亦琛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是见他姐去了吗?怎么还有空?

    “干嘛?暗恋我?分开一会儿走不行?”老五对镜贴花黄,修复之后的脸水润白皙,轻轻一弹苹果肌,和十八岁少女一样的胶原蛋白。

    “我姐可能被他们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老五手里的面膜掉地上,眼睛眯的太紧,挤了几道浅浅鱼尾纹,“你怎么知道的?!你确定?你不是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昨晚她和陆亦琛几经生死,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,特么今天居然跟她说还要再杀回去?

    她又不是游戏人物!

    她要是死了,充血买装备都没卵用。

    陆亦琛平淡的道,“嗯,除此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,电话打不通,她没赴约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八成被你猜中了。”老五头皮发麻,抓抓波浪长发,“你想怎么救人?”

    “首先,得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废话不是?

    “怎么找?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回去,见面说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说的马上,还真是马上。

    老五换好衣服,陆亦琛的车已经抵达了别墅大门外,然后他一路奔跑上台阶。

    “拿上家伙。”

    老五点头,“你先想办法找她,我去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家看起来浪漫清新的别墅,其实是一座小型的武器仓库,打开衣帽间最里面的按钮,镂空墙壁里面是一间很大的密室,整整齐齐码放了步枪、手枪、匕首、防毒面具、防弹衣、暗器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会误以为进入了oo7现场。

    老五麻溜的拿了两把手枪,两个匕首,一个狙击步枪,逼急了她不介意把那帮混蛋打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陆亦琛从抽屉里拿出黑色的老式诺基亚形状的手机,破玩意儿看上去像个黑色的木炭,只有号码建,小小的屏幕三根手指能盖全,老式的草绿色显示屏,怎么看都想老古董。

    但它的真实身份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陆亦琛郁闷的将手指倒插发根,拨乱又抚顺。

    一旦木炭头打开,便以为自己进入了监控区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使用准备销毁,没想到造化这么会玩儿人。

    “拿着!”

    老五利落的隔空将手枪抛给陆亦琛,他伸手一截,手指恰好套进指环扣,旋转,那枪已经咔哒被他嵌入了腰带。

    老五藏好武器,上下看他,“美少年不算衣服?”

    “扣字太多,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这里有很好。

    老五无辜的耸肩,“走。”

    将车子开到首尔闹市区,穿越红绿灯,停在了乐天商场门外。

    这里门庭若市,生意比国内兴隆的多,但陆亦琛没心情去欣赏。

    车停下,所有的声音被隔绝在玻璃窗外,老五和陆亦琛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陆亦琛手臂搭方向盘,匀称的指头一下下轻敲,他眉目清秀,干净的翻不起风云尘埃。

    老五迟疑的拍打他的肩膀,语气沉重,“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做选择,一旦选择开机,就意味着你要再次卷入他们的世界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真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他们因为各自的苦衷被迫卷入,当过杀人工具,曾经站在刀尖上茹毛饮血,也曾经不眨眼的射出冰冷子弹,看过血流如注,看过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老五擦亮打火机,重重的猛抽一口香烟,一线车窗外飞出轻烟,她笑笑,和豪气很野性,“茨威格说,所有命运的馈赠,都暗中标了价码。也许这是咱们还账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她的红唇像烈焰在焚烧,混合着满城灯火的璀璨炫目,鸢尾花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陆亦琛目不斜视,“跟作家拽知识储备?”

    老五笑笑。

    他肯说话,意味着他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黑色老古董没有声音,屏幕亮了亮,最先出来的当然不是诺基亚标志,而是他们组织的logo,三个刀尖直插上方。

    这是他见过最丑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你不走?”陆亦琛将手机放下,等待着命运的呼叫。

    老五一支烟没抽完,隔着车窗丢出去,她才不管有没有警察,“走什么?昨晚没战斗过瘾,今晚老娘得继续。”

    夜色擦黑,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所有城市都一样,被霓虹缠绕,铅华厚重,烟火人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不记得自己等待了多久,没有手机钟表的时候真的好难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肚子咕咕直叫,陆轻晚还不知道时间竟然过去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吃的?”

    高大的黑皮肤男人闲闲斜睨她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吃什么?晚饭时间早就到了,你们不吃饭?”陆轻晚吸吸肚子,但扛不住咕噜咕噜的叫唤。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吃,我吃,给我找点吃的来,我是人质又不是俘虏,你们不好好对我,万一把我饿死了怎么钳制目标人物?”

    陆轻晚怀疑自己也是个变态。

    人家被绑架都会期待亲人不要出现,情愿自我毁灭,可陆轻晚绞尽脑汁想让她家的人赶紧过来,最好扎堆抱团集体来。

    男人又斜睨她,“一顿饭不吃饿不死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咬牙,你大爷的!

    “不吃饭可以,但尿尿等不得,你可别跟我说憋一泡不尿不会死,那不可能,医生说膀胱不能硬憋,会憋炸,我要小便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缩缩腿,夹住。

    她不是装内急,大半天没开闸放水了啊!

    男人不耐烦道,“憋住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磨牙,铁链子哗啦啦的乱响,两条腿呈扭曲x状,屁股扭来扭曲,白皙的脸惆怅极了。

    男人眯眯眼,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陆轻晚一咬牙,“废话!这种事我能撒谎吗?你给我解开链子,一会儿我嘘嘘你看着?”

    男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两条腿来回摩,“我说大哥,大爷,你行行好啊,我真是憋不住了,厕所在哪儿?三分钟就行,两分钟……真……憋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看她那样,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表情,“你等着,我去请示。”

    “请示你大爷啊!!我马上就……”陆轻晚不说话了,因为她好像真的会破功。

    男人权衡两人的实力对比,“别耍花招,就在这里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啥……意思??”

    男人撸撸袖子,“你不是急?我帮你脱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