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25章 聊天就聊天,不要撩妹啊喂

第525章 聊天就聊天,不要撩妹啊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你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?”

    “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我妈咪这么可爱的朋友了,还有,你敢杀我妈咪,我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小小的脸儿,水汪汪的眼,还有慢条斯理的语调,很违和,可又从骨子里发出令人信服的威严。

    他说完的那一刻,小饭馆的空气好像静止了,时间也静止了。

    西河甚至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五岁孩子,而是缩小版的程墨安。

    亲妈陆轻晚也为儿子的反常气质感到震惊,甚至在后面偷偷摸了摸儿子的肩膀,没错,是她儿子啊,怎么会变身呢?刚才好像是老狐狸附体呢!

    周公子枯瘦的手指来回摩挲,突起的骨节蹭过皮肤,稍微用力点就能把皮肤磨破。

    口出狂言的小孩子的,多像当年的自己,依稀记得他像neil这么大的时候,守在母亲冰凉的尸体旁边,还有,他第一次杀人的样子,如今的额生活太平淡,很少有刺激他神经的东西了,而neil的出现无疑是倾盆大雨,不,是冰雹,打在他心上,又激起了他燃烧的热情!

    他紫眸似笑但绝对没有笑,“咱们真像。”

    如果将来他的所有才华需要一个继承人,那么neil或许不错,但他够不够资格,还需要甄别。

    至少这一刻,周公子很看好他。

    neil眼睛里的肃杀消弭,又成了可爱乖萌的小宝贝,“哦?你也是我爹地的儿子?”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陆轻晚喷血。

    西河也呛了口水。

    杀气什么的,果然不适合小孩子。

    周公子并没有被他刺激到,反而真的笑了,“呵!还真是……父子呢。”

    和程墨安一样,任何的时候,在任何的方面都不会服输,哪怕是再不起眼的小事,也要占上风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很是可恶呢!

    童言无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,但周公子那种变态也不会跟你讲道义,他发起狠来童叟都欺,陆轻晚担心周公子瞄准儿子下手,遂及时抱走了儿子,“饭吃完了,事儿说完了,neil还要上学,再见。”

    周公子逆天的大长腿横在毕竟的狭窄小道上,双臂抱胸,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陆轻晚托着儿子的小屁股将他紧紧抱在怀里,脚步停在他的腿以内,距离门口终于几米之遥,可是她跨不过去啊!

    “你还想干什么?我说的很清楚,六儿的下落我不知道,你当我是fbi吗?不好意思,我没有那个技能,我也不是算卦的,更不会灵魂穿越,你要是真想知道,不如去死一死?”

    好好说话不行,那就别怪老娘嘴巴毒!

    西河心虚的一批,只想烧香拜佛求祖宗,别再提六儿的名字。

    今天的一切他不知道怎么跟六儿说,恐怕她会吓死。

    周公子很无辜的耸了一下肩膀,那双阴沉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格外温柔,“听说你现在很有钱?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“我的住宿你解决,滨城最好的酒店是希尔顿吗?或者中茵皇冠?”周公子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阿西吧!!!

    陆轻晚真的很想踢断他的小老弟,然后让丫滚出中国,用滚的!

    “住宿啊,可以。”

    事实是,陆轻晚很软蛋的答应了,因为激怒周公子对她没有好处,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很好小丸子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肉疼肝儿疼,把银行卡递给西河的时候,拼命眨眼睛。

    西河明白她的意思,“带孩子走吧,我送老板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尼玛啊,扣门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绝世大厦十九楼。

    陆轻晚认真回想跟周公子的会面,这会儿她冷静了,慢慢发现她和周公子今天的对话和相处方式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到底哪里奇怪呢?

    姓周的忽然没对她动手动脚,居然没提出两人的婚事,甚至没按照惯例威胁她。

    他只打听了六儿的消息,好像这场鏖战她已经被踢出局了。

    不对吧,不符合周公子的尿性。

    他大老远飞来中国,难道不该先抓住她虐一顿?然后再说别的事?

    陆轻晚想不通其中的猫腻,也不想再分神回顾周梦蝶三个字。

    当下她还有更紧要的事情——联系大神!

    然而,她手机像死了一样,再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,就让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脸色一白,看到屏幕上是老狐狸三个字,捂着胸口好一阵喘,摆出最甜美的笑容,“亲爱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中午怎么没上来吃饭?”

    程墨安让陈纪年准备了双人份的午餐,都是陆轻晚爱吃的饭菜,还特意推掉了饭后的工作,空出一个小时陪她,可他从十二点等到将近一点,始终不见陆轻晚。

    起初以为她在开会没打扰,现在早已过了饭点,小狐狸不该饿了吗?

    陆轻晚中午没怎么吃,白米饭实在难以下咽,路上她给neil买了汉堡,傻缺的忘了给自己买一个,这会儿真有点饿了,“啊……我忘了!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跟儿子通过气,暂时不把周公子这只奇葩的行踪告知程墨安,陆轻晚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程墨安给她碗里夹了一块鲜嫩肥美的鱼肉,“鲷鱼没有刺,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看人家的午饭,六个菜,三荤三素,一个鲍鱼粥,还有远远就能闻到香味的泰国香米饭。

    这才叫午饭好吗!

    陆轻晚吃的很开心,对比之后,她更觉得程墨安帅气绅士优雅完美,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可以跟他并肩齐驱,“好吃!!特别特别好吃!我想喝粥,你帮我盛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给她盛了粥,“慢点吃,吃饱了就放下,再积食的话……呵呵,我要去楼下买消食片。”

    额咳咳!

    陆轻晚嘴巴里塞的太满,咀嚼几口才腾出空说话,“老狐狸,你有没有听说过害怕太阳光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很多,喜阴植物都要种在太阳找不到的地方,某些小动物也不喜欢太阳,你说的是哪一类?”

    和陆轻晚一起吃饭就是最好的下饭菜,她吃什么都香,几道菜拌在饭碗里,看上去乱糟糟的一堆,她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程墨安也夹了两样不同的菜和米饭混合,白米饭被菜汤浸透每一粒米都有菜汤香味,吃起来果然很奇特。

    周公子那种东西,应该可以算作动物,“活的,动物,陆栖动物。”

    够具体了吧?

    “很简单,强制的把他放在太阳最热的地方,不过滨城不太合适,现在是秋天,太阳已经正在转向南回归线,南半球的太阳光更旺,或者直接送到赤道国家,比如非洲,它们会因为受不了强烈的太阳光而虚弱,如果你觉得非洲太远,中国的高原地区也可以,比如云贵高原、青藏高原,那边海拔高,紫外线强,虽然温度低,但对皮肤的伤害力度远远超过平原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解释完,陆轻晚频频点头,“说的有道理啊!好像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居然听懂了,为自己点赞。

    “什么动物惹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没什么,就是想问问这方面的冷知识,老狐狸你知道的好多啊,我高中学的地理知识全都还给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有什么不懂的,随时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!程老师!”

    程墨安眉头一皱,“你这么叫我,我怎么觉得自己在染指女学生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叫你程大叔?你愿意不?”

    “愿意,大叔爱萝莉,就是你这样的萝莉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老脸一热,哎哎哎,聊天就聊天,不要撩妹啊喂。

    程墨安修长的手指抚摸她的嘴角,替她摘掉米粒,“怕下午饿肚子,想存粮?”

    陆轻晚的心跳漏了一拍,撩她两次,两次!

    饭后,陆轻晚在他办公室消失,陈纪年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陆轻晚在,陈纪年并不奇怪,毕竟午饭那会儿他就猜到了,“总裁,东华集团的董事长在楼下等你,见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假装没听到,继续翻看杂志。

    好吧,法语杂志她一个字也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让他走,另外,东华的股票再一次跌停板,大批量的产品积压,已经上架的商品也遭受了清仓下架,预计他们撑不过本周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并没避讳陆轻晚,反正以后她就是老板娘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悠悠道,“速度比我预想的更快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继续道,“睿翼的股票持续跌停,要不要适当的敲打敲打?”

    陆轻晚继续假装看杂志,老狐狸说过不会让睿翼破产,他要怎么做?

    “向外透露消息,绝世集团近期将开始跟pr国际的项目,绝世进军人工智能领域,并且致力于打造国内最顶级的智能产品,从研发到生产,全部走国际化标准路线,严把质量关,坚决杜绝不合格产品流入市场,争取做行业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稍稍想了想,懂了!

    绝世集团跟pr签下合约之后,绝世并没有对外做任何宣传,外界还不知道绝世的这次举动,现在睿翼在风口浪尖,如果外界知道绝世的动作,一定会对睿翼更加失望,那么睿翼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等到睿翼再也无力承担亏损,绝世影业再一口吞掉它,既能一炮打响绝世的口号,又彰显绝世的霸主地位。

    总裁沉得住气也是有原因的啊!

    只能说他太腹黑,太奸诈。

    “是!总裁,我去策划部通知他们,稿子写出来以后给你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简单的一个字,结束了对话。

    陆轻晚继续不知所云的看杂志,财经杂志太无聊了,连配图都正经八百。

    “看到什么了?”程墨安忙完工作,坐过去陪她闲聊。

    陆轻晚苦逼的合上杂志,“看到了一只胃口巨大野心巨大的饿狼!”

    对,说的就是你。

    程墨安一手按膝,一手楼她纤瘦的肩膀,“我别的地方也挺大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呸!流氓!”陆轻晚自动联想到了某些地方。

    程墨安哑然失笑,“我说我的眼界也很大,怎么流氓了?还是,你想到了别的?”

    故意的!他故意的!

    陆轻晚死不承认自己污了,“我说……啊……”她扒开他的衬衣袖子,看到时间后惊叫,“惨了惨了,我要回去开会!狐狸再见!”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看她落荒而逃的可爱背影,程墨安无奈的摇摇头,笑的更加灿烂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等陆轻晚关门离开,程墨安的笑容缓缓的凝固在嘴角。

    害怕阳光的动物?

    如果他所料不错,那只让人厌恶的动物就是周公子。

    这下有意思了,被对手捏住软肋等于一只脚踏入了失败的深渊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