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05章 大夫,人家心口好痛哦

第505章 大夫,人家心口好痛哦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有个好事儿,想跟你一起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试探你姐夫?”老五嗤地就笑了,端起酒杯绕过喧嚷的人群,走到安静的阳台,自顾自的品尝。

    “我姐夫?你修为不行,而且很遗憾的告诉你,我姐夫好像知道了什么,至少他能确定咱们认识,你以后看到他最好绕着走,我姐夫眼光很独到,他盯上的猎物一般逃不掉,你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的音域慢慢加宽,神情也不再轻松慵懒,想到姐夫的手腕,他有种强烈的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姐夫呈现给人的好像只是冰山一角,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关心,只要稍微跟他扯上关系,他便能轻易的将你老底掀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什么角色呢?

    陆亦琛想不出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你姐夫……”老五呷了一口高度数白酒,辛辣的味道在舌尖慢慢融化,“我很有兴趣再跟他较量较量,我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男人不被我降服!最主要的是,你姐夫生了一副好皮相,长了一个好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你再接近他,他一定彻查你祖宗十八代,不想死就消停点,老五,你目前什么处境,不需要我重复吧?”

    陆亦琛这次的劝解明显是希望她惜命。

    老五识趣的呵呵嘲笑,“依我看,你是怕你姐戴绿帽子吧?行,听你的。只是可惜了,你姐夫那种极品男人,恐怕世界上再难遇到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老五回头扫了眼酒吧的男女,放在大街上,这些人的颜值并不低,能凑到一起玩儿的,身价也都相差无几,非富即贵,但至今还没有哪个男人入得了她的法眼。

    滨城这么大,就没有什么人值得她动动心的?

    不过师父说过,学媚术的女人,最忌讳动心,一旦动情,就再也施展不出来媚术,逐渐沦为男人的玩物。

    男人最见异思迁,没有好东西。

    师父从来不会骗她们。

    老五仰起脖子,一口喝尽杯中的白酒,真心怎么能轻易托付?还是游戏人间更惬意!

    “这次的男人也不差,跟我姐夫比逊色了点,跟你身边的零碎相比,绝对拔尖,一会儿我把他的身份地址发给你,你想想怎么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,为什么这么做?上次是试探你姐夫的忠诚度,这次呢?”

    “我姐说,此人不举,你的任务是扑倒他,但不能真的睡他,把握好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举?你跟我开玩笑呢?媚术虽然强大,但至少对方得是个男人,你刚才说的是挨太监吧?”

    老五这个郁闷!

    “只是有心理顽疾,你只要激发他的男性雄风即可,别的不要贪,明白?”

    “万一我看上了,没忍住呢?毕竟……我已经很久没开荤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可悲,老五十八岁开始学习媚术,阅人无数,耍遍渣男,至今还没真正睡过哪个异性,这方面竟然还不如她小师妹。

    小师妹?

    似乎好多年没联系了,她是不是玩脱了男人给弄没了呢?

    忙完手头的活儿,有必要找小师妹联络下感情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那就随意发挥。”陆亦琛不需要知道后续的细节,跟老五有关的细节,知道的太多会影响身心发展。

    再者,孟西洲被谁给扑倒,好像也不关她姐的事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五斜靠着榻榻米阳台,欣赏陆亦琛发来的照片和文字介绍。

    啧啧发出轻叹。

    “医生?外科医生?新鲜!还真没试过。”

    除了职业意外,孟西洲的长相的确还不赖,但……老五左看右看,总觉得这家伙不够爷们,有几分痞气,有几分贵气,少了几分野性。

    男人狂野一些才带感,这种随便玩儿一下好像要零散了呢。

    “收到,明天去试试。这次结束后,准备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老五从不白帮忙,不管双方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比如上次,陆亦琛一把手给了她一台车,让她在滨城各大街道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“我的游戏公司转移到滨城,给你找个好职位,你选什么?”陆亦琛发了个微信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出手那么阔绰呢,公司开到中国来了,”老五在那边笑了半天,“我去当女秘书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!你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夏医院。

    “孟大夫,今天坐诊啊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经过一楼大厅,好像咱们孟大夫的专家门诊又挂满了,你们说,患者是冲孟大夫的医术来的呢,还是颜值啊?”

    “必须是医术啊,咱们孟大夫的颜值一般般啦!不就是院草嘛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心外科的门面嘛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华夏医院的活招牌嘛!多大的事儿!”

    心外科小护士们看到孟西洲一身白大褂走去门诊楼,在长廊两侧嘻哈开玩笑,几个跟他较熟悉的心外女医生夸张的捧心欢送拍照片,给孟西洲制造了走红毯的效果。

    孟西洲撩了撩刘海,骚情的回头抛媚眼,“什么风气?什么做派?别带坏咱们护士站新来的实习生。”

    “孟大夫你说话摸摸良心啊,只要你不过去溜达,护士们好得很!”

    “求孟大夫放过小妹妹,给其他男医生脱单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玩笑声在身后渐行渐远,孟西洲已经来到了心外的专家门诊室。

    富二代的头衔只震撼了短短两个月,同事们好像又忘记了他是天虹大少爷那回事。

    这样也挺好,孟西洲很享受医院欢快的氛围。

    按下叫号键,孟西洲旋转签字笔,坐等电脑开启。

    专家门诊一上午只安排二十人,但多数有较严重的疾病,孟西洲连着看了两个法洛四联症的孩子,心情很忧郁。

    又看了两个慢性心梗的患者,心情更加郁闷。

    接着又遇到了一对年龄较大的爷爷级患者,看起来身体还算硬朗,坐下来就板着脸,“医生,我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看了看他在华夏医院的病理,慢性肺源性心脏病,问题不大,但老爷子一直无法戒烟,导致病情反复。

    孟西洲问,“您心脏病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老爷子耳背,吃力的分辨后扯着嗓子喊,“我吃饭放盐啊!”

    孟西洲差点崩溃,只好用笔写字给他看,艰难的问完病情,“老爷子,这病不需要住院,您继续吃药,保持情绪稳定,不要激动,必须戒烟戒酒。”

    结果老爷子不干了,一拍桌子,“小伙子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你知不知道我儿子是谁?你让我回去吃药?我吃了大半年了,不见好!!我要住院!”

    孟西洲遇到很多奇葩患者,身体没什么大问题,非要住院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这样的情况很正常,目前没什么大碍,您最近饮食清淡点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看病!上次王大夫说给我安排个床位,你不让我住!你存心的!我让我儿子来,你等着,你等着!”

    老爷子发完狠话就开始找手机拨号,貌似他一通电话能喊来市委领导似的。

    “您儿子来了,病还是得这么治,目前医院床位紧张,要留给有需要的患者,您真想留下也行,外面公园地方大,空气新鲜,你想待多久待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医生,年纪轻轻的不懂得尊重老人!我要投诉你!”

    孟西洲无语半晌,叫了下一位患者,当天的20号。

    老五在门口听完他跟老爷子吵架的过程,顿觉当医生还挺有意思,孟西洲也蛮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孟西洲对着电脑屏幕输入患者信息材料,嗅到一股浓香飘进办公室,没抬头直接问了句。

    医生当久了,会养成听气息的职业习惯,进来的人谈吐、气韵,会无形中表现自己的病情。

    说的高级一点,就是中医所说的望闻问切。

    五媚娘人还没进去,先反手落了锁,这才莲步妖娆的走近孟西洲,她没直接落座,而是半倾上身,压在电脑电视屏上方,细嫩藕粉的小臂从丝绸袖口中滑出一截,弱不禁风的颦蹙双眉。

    孟西洲的视线突然被挡住了大半,“女士,你什么病?”

    他边问边抬头,但他坐的低,抬头的幅度恰好在女人胸口上下五寸,雪色的峰峦波涛滚滚,正好冲进他的视网膜,低领的紧身衣勾勒她傲人的上围,如同初秋第一场白露的肌肤,轻缀了点点荧光,她白的像一场覆盖千山万岭的雪,柔软细腻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老五粉唇无力的咬出白痕,整齐的牙齿压着嘴角,泫然欲泣的婴宁一声,“大夫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孟西洲嘴巴抽了抽,“你……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老五好像病的快要撒手人寰,虚软的弯下膝盖,“大夫,我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孟西洲眼明手快,上去拉住了她的上臂,“你先坐下。”

    老五的纤纤细手巧妙一勾,挽住他的手腕,然后顺着他的大拇指扣紧他的大手,“大夫,我心口……疼,疼的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坐下。”孟西洲吞了吞冷气,拿起来听诊器,“我先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中的冰凉金属准备寻找女人的心口,可她身前好像除了雪峰就是山坳,他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大夫……”老五不施粉黛的娇媚面容因病情紧急而扭曲,恰到好处表现了病中女人的柔弱娇憨,“这里,疼的像火烧。”

    她贝齿咬下嘴唇,吸进嘴巴里,“嗯……”地伸吟一声,酥脆蚀骨的绵绵细语,足以击溃千金铠甲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