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501章 巴黎街头的偶遇

第501章 巴黎街头的偶遇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程墨安喜欢女人。”陆亦琛对此深信不疑,要不是太喜欢,能纵容她变成女汉子吗?不对,能甘心娶一个女汉子吗?

    陆轻晚斜睨他,吃完了的竹签敲了敲桌子边沿,“你想什么呢!我说的不是他,你别问你太多,直接跟我说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陆亦琛想了想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心理医生,怎么知道这种疑难杂症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陆轻晚眼目灼灼,手指压他的胳膊用力拧,“你鬼点子最多,这点小事难不倒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陆亦琛被她掐的胳膊疼,呲牙甩开,“你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接着,陆亦琛给程墨安发了个微信,将姐姐说的问题简要复述一遍。

    又加了一句,“急!”

    陆轻晚在旁边咋琢磨,“我觉得,他可能是暂时没遇到合适的人,或者下意识认为自己不再……”

    一串单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陆轻晚的yy。

    陆亦琛拧拧眉,这么快?

    “姐,我先接个电话,公司紧急情况,你继续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?你是领导,不是员工,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?”

    陆亦琛摆手,走到了路边,“你反应速度这么快?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的程墨安还在书房看文件,“不是说急?”

    “急!非常急,所以你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车辆鸣笛穿插着行人的说笑,摊位小老板叫卖着烤串啤酒,这些元素共同拼凑成了路边烧烤,程墨安讳莫如深的勾起嘴角,看来他们姐弟俩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怀疑自己的取向,大致有三种可能,第一,受到过严重的感情怆痛,且是无法挽回的致命伤害,这种情况下,治愈难度较大,只能由亲近的人慢慢疏导,交给时间;第二,内心太脆弱,无限扩大所承受的打击,这种很简单,以毒攻毒,第三,从小生活在女性为主导的氛围内,逐渐被女性化,潜意识里认定自己也是女人,这种情况在泰国最常见。你说的是哪一类?”

    陆亦琛听的直眨眼,他呵了呵气,“程墨安,你懂的真多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扬了扬嘴角,“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!哦!好,那个……第二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从老姐的语气神态可以想到,绝对没到致命伤害那么严重,也不是从小被同化,可是所谓的以毒攻毒,他想不出怎么操作。

    程墨安沉吟片刻,“这个不难。男性无法对女人产生性趣,以为自己失去了能力,大部分是心理暗示,或者缺乏刺激,只要有应激性反射,就会痊愈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望了望橘黄的路灯,还有铺在地上的倒影,“说的通俗一点行吗?”

    “美人计,”程墨安言而言之的说了三个字,在陆亦琛发问之前微微一笑接着说,“上次在酒店给我下套,是你朋友吧?”

    他知道了??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陆亦琛冷不防的打了个寒颤,说话有点磕巴,“那个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舅子紧张什么?我还能跟你秋后算账吗?你那位朋友就是最好的解药,只要让她把基本技能拿出来,一般男人都会屈服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点到这里,静静等待陆亦琛的反应,他自信小舅子的理解能力绝对够消化以上内容。

    陆亦琛在风中凌乱了十几秒钟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先一步挂了电话,陆亦琛却久久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不科学,没道理,绝对有鬼。

    他做的滴水不漏,而且老五跟他的交情程墨安绝对不可能知道,那么他如何能察觉到当晚的一切跟他有关?

    陆亦琛心神不定的回到烧烤桌,帅气的稚嫩脸上一抹费解,被烟熏的更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股票又跌了?欧阳胜宇作妖了?”

    接个电话而已,精神状态完全变了,不至于的吧?

    陆亦琛长叹一声,“姐,作为交换,你是不是也该答应我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嗯?你不是很牛吗?需要我帮忙?”陆轻晚吃饱了,抽纸擦擦嘴角的油水,又打了个饱嗝,摸肚子的时候她发现,她竟然胖了。

    “你和程墨安最近经常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有事想请他帮忙?”陆轻晚的眼神裹着坏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帮忙……对了姐,我对你怎么样?够好了吧?你让我帮忙,我向来二话不说直接出手,我对neil也不错吧?绝对是舅舅界的扛把子,所以,你不许在程墨安面前说我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话里有话,绕了九九八十一个弯,希望他智商不怎么够用的姐能够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替你美言几句?这么简单的要求你直截了当提出来我也会答应的!”不过,陆轻晚眼睛闪闪的吐出几个不太和善的泡泡,“你得罪他了?欠债?被揪辫子?”

    陆亦琛喝了几口凉茶,这个季节喝凉茶从嗓子一直凉到脚底板,浑身通透,“哪有!”

    “你把心放在肚子里,什么都不要想!因为你在他眼里就是个小屁孩,做什么都是孩子气的玩闹,他不会跟你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亦琛无语。

    “不服气?总之你淡定就好!姐给你打包票。”

    吃了姐姐亲自喂的定心丸,陆亦琛稍微舒服了一点,“关于你朋友,我来帮你搞定,是谁?”

    “非得跟你说?我自己不行?”陆轻晚答应过孟西洲不说的,转身就把他卖了,是不是欠缺厚道?

    “要不,你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得保密。”陆轻晚再三要求弟弟发誓,然后才说了“孟西洲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对面的陆亦琛,桃花眼眯成了懒猫状态,两条线往中间挤,“追你的那个医生?!”

    “嘘!!你喊什么?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知,你管好自己的嘴巴,别给我捅娄子。”

    那日在医院匆匆打个照面,陆亦琛对孟西洲的印象很深刻,论长相他算人中龙凤,论气质远远碾压路人甲,据说他是华夏医院的颜值担当。

    这种人,眼界不会低,品味不会差,必然有医生普遍存在的洁癖。

    让老五去,最合适!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陆亦琛心生一计,如果对方是孟西洲,那就好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法国,巴黎。

    艳阳高照的香榭丽舍街头,名品大牌鳞次栉比,时尚靓丽的女孩穿着流行新款,梧桐树叶绯丽浓艳,在高档香水弥漫的街头片片洒落。

    窒息的浪漫情怀让这里的一景一物都格外优美,连掉在人行道上最普通的一片黄叶,都订上了专属巴黎的异域雅韵。

    第三十三天了。

    庄慕南弯腰捡起地上的落叶,在两根手指之间旋转,欣赏叶子的脉络走向,雾蒙蒙的眸子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他还没起身,一双黑色的男士浅筒马丁靴赫然压住了地上的落叶,顺着鞋子往上,男人挺拔的长腿被同色牛仔裤覆盖。

    “庄慕南,你很会选地方,巴黎啊!文艺青年最喜欢的城市!风景真好!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听到牛仔裤主人的声音,庄慕南浓黑的眉拧成了锁,他抬头,起身,直视卢卡斯那双幸灾乐祸的眼睛,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卢卡斯双手环胸,棕色短款皮外套显得他双腿格外长,身材赛过来往经过的欧美人,“你希望是谁?陆轻晚?”

    庄慕南将树叶打了个旋丢掉,平淡的没有任何情绪的脸,好像有了秋霜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卢卡斯嘘了嘘气,举目远望他们所在的街区,“美女帅哥,街头艺人,还有喝不完的顶级红酒,你说我来干什么?当然是找你一起喝酒看美女!”

    庄慕南手放入风衣口袋,阳光温柔的撒在他头发里,彭松细软,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!”

    言罢,卢卡斯抱住庄慕南的肩膀就走,“来巴黎,必须喝一杯romanee conti,再调戏一下法国妞儿,我以前常来巴黎,知道一家地道的酒吧!”

    庄慕南排斥跟人肢体接触,用力挣开他的手,“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斜斜嘴角,乐了,“庄慕南,我有点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庄慕南跟他保持半米距离,尽量不接触他任何肢体,“后悔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后悔自己投胎成了男人!不然我一定追你!”卢卡斯哈哈大笑,完全不理会庄慕南气红的脸。

    夜色初上,天幕被笼了浅灰色,巴黎街头的酒吧已经开始营业。

    巴黎酒吧分散在街区转角,小小的窄门,不起眼的招牌,进去之后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而卢卡斯所说的地道酒吧,名叫舒伯特之梦。

    庄慕南的脸瞬间就黑了,“你跟踪我?”

    他来巴黎之后,就在这家酒吧弹琴!

    卢卡斯一抬腿跨上吧台的高脚凳,“跟踪?没有啊,我就是喜欢这里,怎么?你也熟?”

    庄慕南沉着脸,似乎不愿意跟他多说什么,调酒师看到他,眼神暧昧的一闪,热情的挥手打招呼,“黑!庄,你朋友?”

    卢卡斯抢答,“没错,我们是好朋友,请给我两杯romanee conti!”

    衣着火辣的调酒师打了个漂亮响指,“马上!庄,今晚不弹琴吗?喏,都是为你而来。”

    庄慕南用法语说了句,“晚点去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扭头看酒吧的席位,十几个白皮肤女孩子盯着庄慕南,那眼神能将他吃了。

    “哟,庄慕南你挺厉害,头牌啊!”卢卡斯拍拍他的肩膀,用中文调侃他。

    庄慕南滚烫的视线扫他的那只贱手,“你不是很了解这里吗?难道不知道,这家酒店都是同志?”

    卢卡斯的手不松反加紧,改成了搂抱,“那不是更好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