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96章 蹭个床也是可以的哟

第496章 蹭个床也是可以的哟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陆轻晚无视掉高耸在一群楼盘里耀武扬威的爵士大厦,装傻,“我觉得滨城一品好!走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滨城一品是新起的楼盘,安保设施齐全。

    进一层大厅需要登记身份信息,保安给开门,再给刷电梯卡。

    叶知秋揪揪她的毛衣,“卧槽,这栋楼逼格不低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健身房、咖啡厅、发廊、私人订制服装店,什么都有,在这里挣的钱,不出大门就能花完。”

    大厦有四部电梯,每一部负责相应的楼层,中途不停,所以速度比普通电梯快得多,说话的功夫已经停到了68层。

    走出电梯,再走进已经精装修好的办公区域,陆轻晚和叶知秋都发出了“嗷呜”的惊叹。

    何止是惊喜,简直是惊炸!!

    前方是湖西金融中心,登楼就能独揽不远处的寰球大厦,夕阳洒下的辉煌金光在寰球大厦顶端徘徊流连,立体切割的玻璃墙体折射出炫目的余晖,远观像天宫般奢华。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!男神家的楼真霸气!看起来像金子做的。”陆轻晚迷妹眼眺望玻璃窗外的高大楼宇,夕阳中的楼盘,恍若海市蜃楼。

    叶知秋道,“那就是mbk旗下的寰球?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!龙枭你知道吗?京都第一土豪,放在全国也是响当当的,不过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陈纪年很友好的补充道,“不过,绝世集团后来居上,年产值已经超越了mbk,稳居第一,mbk目前在转型做金融和医疗,绝世自然独占鳌头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嘚瑟摊摊手,不好意思,我家男人就是太厉害了,怪我喽!

    叶知秋想掐死她!

    东侧的视野更为开阔,临窗便是天澄湖,夕阳已经沉到了西方,东边升高了一轮弦月,层层云雾疏散去,月光如练,云带缱绻,天空像织锦。

    湖中心的岛屿亮起来灯,郁郁葱葱的树林闪烁金绿色,夜间游湖的快艇在里面穿行,快艇上的灯光像流星。

    再远一些,湖对面是湖东的cbd,高高耸立擎天柱一样的独栋大楼,力拔山兮的独领风骚!

    摩天轮游乐场在对面遥遥呼应,与码头的北欧风景一唱一和,共同演绎着疏影横斜水清浅的南国诗意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美啊晚晚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一眼就爱上了这里,在美好的风景面前,还计较什么价格啊?

    就好比英雄看到美人,谅你有全副铠甲,还不得乖乖脱掉?

    陆轻晚张开手臂,深深的吸纳空气,其实吸进去的也只是装修材料的余味,但那湖水那月光那星云,好像都在她呼吸里,“球儿,我们就选这里吧?”

    叶知秋喟然长叹,“有钱真好,我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完了完了,老板娘要跟总裁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陈纪年偷偷拍下了陆轻晚沉醉的画面,发给了程墨安。

    “陆总,你应该去过程总的办公室吧?”

    陈纪年实在忍不住了,陆总,麻烦您摸着良心说话,我们程总的办公室才真正叫做七百二十度全湖景、君临天下顶级视点!

    您有点见识和理智好吗?

    陆轻晚去过他办公室,欣赏过他窗外的视野,但是呢,她才不要跟他在一个楼呢!

    远香近臭。

    这个简单的道理她懂得!

    “陈助理,一个人一个口味,我喜欢这里!你约他们的经理吧,我跟他谈谈。”陆轻晚想亲自做点什么,比如砍价!

    叶知秋道,“我陪你,能谈下来多少算多少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很为难,因为他搞砸了。

    就不该拿出滨城一品!

    但陈纪年不知道,刚才陆轻晚视察时,第一眼先看到的是绝世大厦,这里和绝世大厦并肩,但侧过身就能看到那栋直插云霄的豪华气派庞然大物!

    他在那里,不远不及,可观,可想,便是她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好的陆总,我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,女孩睫羽浓稠,嘴角喜悦的微微上扬,展开两条修长的胳膊,像个想振翅远飞的雏鹰。

    他的女孩即将有飞翔的力量,他比谁都高兴。

    她有智慧,有格局,应该有自己的闪光点。

    他希望她自己就是太阳,无需仰望别人的光芒,他希望她是星辰,干净灵动,不需慌忙。他更希望,她是一株在他身旁茁壮成长的树,即便他遭遇坎坷,她依然能完好无损,保护好自己,爱惜自己。

    程墨安深深的眉宇舒展,高远的视线绕过层层阻碍,看到了滨城一品。

    以后就能常常凝望她所在的地方了,不失为一种乐趣。

    她的眼光很好,素来好。

    “总裁,陆总要亲自跟经理谈,价格方面,您希望怎么定价?”

    自家的楼盘,说多少钱还不是张口就来的吗?

    陈纪年心想,就总裁您无原则无底线的风格,低到赔老本也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这次程墨安却认真道,“无折扣,无优惠,该多少就多少。”

    那边陈纪年差点就跪了,“总裁你认真的吗?我刚才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“我很认真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……是我不正经了。

    只要确定好办公地点,下一步便是装修,一步一个脚印,他几乎能预见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媳妇儿的事基本上敲定,那么儿子的事,也要顺道理一理。

    程墨安坐回办公椅,想到儿子腹黑的小模样,他只能无言的笑,小家伙才五岁,心智未免太成熟,让他来中国,不等于放一颗不定时炸弹吗?

    臭小子,爹地从未这么怕过你。

    程墨安的电话打过去,neil才睡醒,正迷迷瞪瞪的,有很明显的起床气。

    这一点他随了陆轻晚。

    “哈喽爹地。”neil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脑袋一歪再次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程墨安想象得到儿子此时的造型,跟晚晚卷被子打滚赖床一样可爱,一个小妖精,一个混世魔王。

    呵呵,这个家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国?”程墨安长腿翘起来,叠成了最惬意的姿态,诡滟的夕阳如火如焰,燃烧在玻璃上。

    neil挣了挣被子,露出半截腿,细嫩的肌肤吹弹可破,“你跟爷爷奶奶说了吗?我可以去中国吗?”

    “没说,但是我可以搞定。”

    neil表示,不信!

    “爹地,你在家里什么地位你不知道吗?如果爷爷奶奶也太爷爷不同意,你把我带走还得乖乖送回来,我是你亲儿子,不要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在家的地位?

    这个问题比较扎心。

    “我会处理。你妈咪的事情,你处理好了吗?”这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“进行时,再来几次就妥了。”

    再来几次?儿子用了什么办法?

    neil揉揉眼睛,嘟嘴,“爹地,我想吃你做的红烧鱼,你给我做吗?”

    转移话题?

    “给,算是奖励。”

    分开一个多月,挺想他小孩子长得快,neil应该又高了一些吧?

    那天在路上他看到一家三口穿亲子装,当时便动了心思,等neil来了,他让克洛伊设计一个系列装,他们三人变着花样穿。

    “好!那你可以准备买鱼了!”

    程墨安凛然,“你又要偷偷溜掉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我光明正大!”

    至于如何光明正大,neil才不说呢!

    程墨安哑然失笑,臭小子,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陆轻晚和叶知秋来到滨城一品租售中心,跟经理面谈。

    经理大约四十岁,是个面相温和的台湾人,他五官柔和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黑色细框眼镜下面,一双黑眸微微带笑。

    陆轻晚心想着,这位大叔肯定好说话!

    相由心生,他长得温和,脾气肯定好,耳根子肯定软。

    叶知秋低声道,“晚晚,大叔好帅啊!我喜欢!”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两人嘀咕后,分别跟经理握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陆轻晚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陆轻晚主动迈开一大步,附身表示自己的诚意。

    叶知秋随后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我叫周自横,两位这边请。”男人操着一口台湾调儿的普通话,他只知道今天有人来谈合作,但没想到这么年轻,更不会想到,其中一位是程墨安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好名字啊!野渡无人舟自横,您肯定出生在书香世家。”陆轻晚拍了个响亮的马屁。

    周经理果然露出了赞许的微笑,“多谢陆小姐称赞,家父是个唐诗谜,所以我叫周自横,我儿子叫周游。”

    这下把陆轻晚给难住了,难道周游不就是周游的意思吗?

    囧,她会背诵的唐诗屈指可数,不够用的。

    “春生何处暗周游,海角天涯遍始休。这首诗我也喜欢!希望有机会认识您儿子。”叶知秋巧妙的接走了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陆轻晚松了松气,她是不是该买本唐诗宋词背一背呢?

    慈眉善目的周先生开口耐心介绍了楼盘的优缺点,在这里办公可以享受的优待,停车位的利用、门禁卡领取……

    事无巨细,体贴的像亲爹。

    台音独特的轻柔温和,听着如沐春风,耳朵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一杯咖啡喝完,他终于介绍完毕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价格。

    陆轻晚抖擞抖擞精神,笑吟吟的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,“周经理,这栋楼目前还在引进各大单位入驻,是不是有很大的优惠力度呢?我听说前三年租金都给到最低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了解到楼盘的宣传广告,只要一次性签约五年以上,年租金可以优惠一个点,是不是这样?”叶知秋说。

    其实优惠一个点也不错了,一年省下几十万。

    68楼是大平层,七八百平米,全景开窗,月租金能买下二线城市两居室。

    周经理不答反笑,他拿出了最近租用办公楼的三方合同,“陆小姐,叶小姐,这是我们本周的交易合同,你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是何意?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份一份的翻看,看的脸色发黑,两眼发直!

    靠,价格这么高!!!!!吃人呢!!!抢钱呢!!!

    “如你们所见,滨城一品十分走俏,你们说的优惠活动上个月已经全部结束,现在我们全是实价。”周经理语调平缓,踩着他独有的节奏,为了增加话语的可信度,他翻开黑色文件夹,“这是65层的合同,面积跟68一样,视野远不如68层,卫生间也少了两个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咽了咽唾液,我……擦啊擦!

    叶知秋默默消化了这个残忍的事实,“那么68层呢?”

    周经理慈父般,他牙齿保养的瓷白干净,一看就是生活很自律的人,“按照目前的行情,68层要比65层高二十万,但两位既然是陈纪年先生介绍来的,我可以按照65层的价格租给你们,但其他优惠,很抱歉,总公司不提供,我个人也没办法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喜洋洋的去,软黏黏的回,斗败的鸡一样,坐在车上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问问程墨安?他人脉广,也许有内部价呢?反正他出钱,能少就少点呗。”叶知秋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决定不让他帮忙的,可是……”陆轻晚咬咬指甲盖,“算了,我去找他问下情况,你先回,我去他家蹭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也可以顺便蹭个床哦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