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88章 刷个接吻副本

第488章 刷个接吻副本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接吻?我没有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费子路这会儿装纯情装的很到位。

    美女掐他大腿,“哟,费少你想吻的恐怕不是自己女朋友吧?名花有主,你不想松松土?”

    可在场有主的花儿,陆轻晚独一份。

    费子路忙澄清,“别介别介,我对朋友妻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在桌下下面握陆轻晚的手,她手指细细的,很软,两根手指捏着把玩,像时间最好的宠物。

    陆轻晚也不老实,用指甲扣他的手心,想挠痒他,可他依然玩儿的起劲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这种游戏龙枭不参加,他给的理由是,你们年轻人玩,不要带上大叔。

    一群美女扼腕!

    游戏开始,规则很简单,抽取扑克牌,数字相同、颜色相同的组cp完成一个吻。

    不分男女。

    陆轻晚心道丫的真会玩儿,男女都行?口味齁重。

    圈子里的人,都放得开不介意,有些场合做的游戏远比这个过火,熟人连熟人,不出三层关系都是床友。

    人前你好我好大家好,人后你坏我坏一起坏。

    第一轮,低胸美女抽到一张红桃k,和一个单身男士成功组合,两人大大方方的接受了惩罚,碰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结果有人不依不饶,非说这种程度不算接吻,太随意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结结实实的拥吻一番,大家起哄鼓掌,气氛很火辣。

    第二轮,又是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第三轮,两个女孩。

    那画面实在太腐。

    陆轻晚默默揪着程墨安的西装,“万一我抽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程墨安笑笑问她,“你会怕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……”咦?老狐狸你的眼神几个意思?

    程墨安依然在笑,笑的她心神荡漾,想马上去啃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终于,陆轻晚明白了,老狐狸知道她会出老千。

    万恶的费子路,竟然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会答应做游戏,早算准了她不会中招。

    负责发牌的美女意有所指,“二少,陆小姐,大家都等着被你们喂狗粮呢,这次我要发的准一点!”

    美女哗啦啦洗牌,她动作虽快,但逃不过陆轻晚的眼睛,她手里有两张牌,洗来洗去都没变。

    陆轻晚勾唇。

    这一轮发牌,美女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陆轻晚蹭了蹭程墨安的小腿,反被他大手袭了大腿,他五根手指坏坏抓她软肉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沉梦手里是方块8,她谨慎的握着纸牌,小小的硬纸板藏着她的心事和期待。

    璀璨的水晶灯下,对坐的男人姿态矜贵,浑身镀上了浅辉,他的唇薄若刀裁,封存了全世界最美的滋味。

    这样的唇,大概会勾魂摄魄吧?

    沉梦的心跳骤然加快了,一想到等会儿自己要和程墨安组cp,她就如揣脱兔,这一刻在梦中重现过太多次,但梦中浮云白雾一样的景象,怎么能跟肌肤相亲相比?

    “方块8,有一样的吗?”

    沉梦霍然抬起头,浑圆的眸子塞过灯盏,可瞬息之后灯盏破灭,连余烬都寻不到。

    费子路?!

    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发牌的美女更是惊愕万分,她差点脱口而出,不是你!

    可说了的话,不是证明自己搞鬼吗?

    而且此时再给沉梦换牌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摊开自己的牌,黑桃2,程墨安则是红桃3,所有人展示了牌面,只剩下沉梦死死攥着那张纸,刚才的愿望多美好,此时的噩梦多糟糕!

    费子路看她迟迟不肯揭开谜底,自己吞吞口水道,“不会吧?今天我要占女神便宜?我技术不好,影后你带带我啊!”

    沉梦的笑容僵硬在眼角,再好的演技也掩饰不住她的失落和尴尬,她缓缓交出牌,“费少,咱们俩这么熟,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?你就当我是跟你搭戏的男主角,顺便带我刷个接吻副本,我很想见识一下电视上如痴如醉的滋味,你说那是真的吗?”费子路笑嘻嘻的打趣,气氛因为他的倜傥而轻松愉悦。

    但沉梦的心像坠入了冰窟,冷的颤抖,“电视上只是艺术效果,其实没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不急着说话,她这会儿太急着帮腔,反而显得可疑。

    韩灏羡慕嫉妒恨的呲牙,“费少,便宜你了!我整晚都在等被女神翻牌子!快点接,我给你们录像!”

    “吻起来!吻起来!”

    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,就连陈光祖也加入了战队,“等什么呢沉梦小姐?拿出你的影后演技表演个。”

    骑虎难下的沉梦向程墨安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,但程墨安恰好在跟陆轻晚低声说话,没接收到。

    沉梦只好硬着头皮苦笑,“费少既然想学,那我就教你一招提蜻蜓点水吧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点水,当然是轻轻的一下,点到即可,但她的唇正准备撤离费子路的嘴巴,纤细的腰肢却被他扣在了大手里,接着便是他靠近的呼吸,“影后不懂游戏规则吗?要深……的!”

    说罢,他附身压住了她的唇,在众人的和采欢呼叫嚣中,加深了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感情,没有任何技巧,干巴巴的用嘴唇去碾压她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低低的笑,“老狐狸,费子路够哥们义气!”

    程墨安刚才看到了她和费子路换牌的动作,热热的气喷她的耳垂,“老婆真好,谢谢你挽救我免于水深火热。”

    沉梦猛的挣开费子路,花容早已失色,赛过初雪的肤色因为气愤而泛红。

    游戏结束,众人终于消停。

    程墨安和陆轻晚住在顶层套房,一进门,程墨安就亟不可待的锁住了她的下颌,深深的啃噬。

    陆轻晚被他抵在门上,呼吸不畅的低喘,“你要不要这么急?万一等下有人过来呢?”

    程墨安啄啄她的粉唇,“你是我女人,做任何都理所当然,被人看到也只会被羡慕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呸他厚脸皮,“我要去洗澡啦,头发都是海水,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拖高她的臀,薄唇斜斜往上调,“撞翻了她们的快艇?”

    “哼!不告诉你!”陆轻晚扭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也知道。做的好,以后再被人欺负,一定记得反击,不要吃亏,知道吗?”程墨安去捏她的鼻子,捏的她鼻子成了猪猪的鼻子。

    陆轻晚哼哼,“那……我先反击你!啊……哈哈哈!”

    沉梦打门前经过,手里拎着两瓶私藏的红酒,想找个借口看他一眼,可里面打情骂俏的声音,像手刹一样勒住了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不要白费力气了,影后。”

    费子路环臂靠着走道,嘴巴里衔着一根没点燃的香烟,他衬衣凌乱,扣子解开了三颗,上面有不同形状和色号的唇印,脖子里也有。

    沉梦顿时感到一阵恶心,她吸了十几次嘴唇,还是洗不掉!

    “费少,你想说什么呢?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。”费子路摸自己的口袋,没找到打火机,然后直接伸手去找她的裤袋。

    沉梦往后退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借个火啊。”

    沉梦忍了忍,没爆发,“我不抽烟,不带打火机,咱们认识这么久,你见过我抽烟吗?”

    为了保持完美的形象,沉梦从不在公开场合抽烟,更不会酗酒,所以她至今零绯闻,零差评。

    她想就此离开,费子路长臂横穿走道,格挡了她的去路,他个头高,足以俯视她的表情,“不抽烟吗?我好像记得你在家里抽烟,不止一次吧?还有,我好像记得,你家里的装修风格跟墨安挺像,是巧合吗?”

    沉梦一时瞠目结舌,她美丽的脸庞有瞬间的惨白。

    费子路去过她家?

    看过她的房子?甚至知道她在家里抽烟?

    她住的地方不在闹市区,那边的别墅群安保完善,一般人不会放行,可他不会恰好经过,难道他在那边也有房子?

    也对,费子路和程墨安都身价可观,在不同的城市置办地产不奇怪,但费子路常年在京都,怎么会对滨城如此了解?甚至细致到了她的生活习惯。

    细思,她更觉惊悚。

    “费少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费子路松了松肩膀,突然拍了下脑门,“啊,差点忘了,夏天那会儿我有个广告想找你拍,亲自去找你,但是不巧,广告商临时决定用男演员。”

    沉梦笑不出来,她掰下费子路的手臂,“下次再找我,就算没有商业合作,也应该进门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要不下周一?请我喝红酒吗?”费子路拿走她手中一瓶酒,“是给我的吧?”

    沉梦大方的送给他一瓶,“当然了,你喜欢就拿去喝。”

    两人错肩而过。

    费子路看着那扇门,摇摇头,“墨安啊,你说说,我都替你挡多少桃花了!再这么下去,我的桃花运也被挡住了!”

    第二天,大家上岸在海边玩儿了半晌,然后返程。

    周一早上,陆轻晚去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到楼下,她听见二楼的会计事务所员工在一楼大厅议论。

    “公司要搬走,我住处也得重新找了,好烦啊!”

    “谁也没想到这样啊!真讨厌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给一个月的时间吗?赶紧问问老板咱们公司搬去哪儿?”

    陆轻晚好奇,多嘴问了下,“美女,你们事务所要搬走?”

    身穿黑白套裙的女人一脸愁容,“三十个工作日内就搬走,你不知道吗?这栋楼卖了,好多公司都得搬走。”

    “卖了?”

    景鸿大楼不算什么好地方,房子也不怎么新,居然有人买?

    “对啊,直接买了一栋楼,也不知道哪个土豪,哎,烦死了!”

    陆轻晚没再听她们的抱怨,而是手托腮欣赏房子,可是她怎么没接到搬家的通知呢?

    带着疑问,陆轻晚上楼去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她们找了好久,费了很大的功夫,实在不想搬走。

    叶知秋在工作室看剧本,发现陆轻晚冒出来,意外的问,“游轮派对结束了?你丫居然还有力气来工作?”

    陆轻晚拿走她手里的剧本,“我听说这栋楼卖了,你接到搬走通知没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