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39章 肩膀借你靠(合章)

第239章 肩膀借你靠(合章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只睡了四个多小时,陆轻晚被电话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陆总,八点半剧组开会,你不会忘了吧?”

    距离开会还有不到二十分钟,卢卡斯发现陆轻晚居然还没到,昨天晚上放鸽子也失联,早上的会议她再不来,卢卡斯估摸着,就算拿太子爷做人肉盾,以张绍刚和田野的性格,也得把她骂到祖坟冒烟。

    张绍刚在圈子里出了名的严格,平时生活中亲和随意,一旦进入工作状态,绝不含糊!

    “八点半?”

    陆轻晚晕晕乎乎的揉眼睛,那开手机看到时间,瞬间清醒,“卧槽!我马上去!导演他们都到了?”

    一听就知道她还没起床,声音沙哑绵软,后半秒钟的突然亢奋自带画面感,不想知道她什么造型都难。

    “对,顺便再提醒一句,现在八点十二分,开会的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,坐车最快也要十五分钟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陆轻晚拿出了奥运会百米跨栏的速度和拼劲儿,刷牙的同时整理好材料,套上一件长裙,登上小白鞋,不到三分钟准备好。

    好在昨晚的车还在,陆轻晚钻入驾驶席……

    昨晚夜戏,叶知秋在车上睡了几个小时,没回酒店,其他工作人员基本都通宵工作。

    为了提神,每人面前一杯苦咖啡,整个会议室弥漫着咖啡和香烟的气味,叶知秋的咖啡已经喝了三分之一,会议即将开始,田野和张绍刚的表情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庄慕南和杨娅坐在一起,两人正在低声交流接下来的几场戏怎么磨合,其他工作人员则在紧锣密鼓商量各自的任务。

    卢卡斯打完电话,回来发现自己原来的椅子被人占用了,恰好叶知秋身边有个空的,“陆总还没起来,肯定会迟到,你先稳住全局,今天的气氛不对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捂着嘴巴想打哈欠,打了一半静止了,“还没起?你怎么不早点打给她?”

    “陆总一半不迟到,昨天我就跟她说过今早开会。”卢卡斯打开文件,撇嘴表示自己已经尽到了助理的职分。

    叶知秋在下面狠狠的踢了一脚,“你丫是不是脑子有病!陆总昨晚上没回剧组,肯定有事儿,你是她的助理,要随时关注她的行程动态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脚背疼的呲牙,“我……特么!”

    叶知秋瞪瞪眼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陆总昨天跟我们程总的儿子在一起,你不知道?程总的儿子定居纽约,昨天他到片场找陆总,两人开车走了,然后陆总的电话打不通,剩下的我需要再说的详细点吗?”

    暴力狂!嘴上没理就动手动脚,疼死他了!

    叶知秋并不知情,只听剧组的工作人员说本来要审查他们的安全部门,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撤销了,当天就给了安全证书。

    她昨天忙成狗,哪儿有心情再想别的。

    单纯的以为陆轻晚因为女儿的事心情不好,也就没打扰她。

    她和程墨安的儿子关系这么好吗?太子爷居然探班?

    牛叉了晚晚!上位当豪门太太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于是,叶知秋啜了口咖啡,笑呵呵道,“当然知道了,你们程总对我们晚晚那么好,连他儿子都喜欢我们晚晚,土土先生,你不是很反感给我们晚晚打工吗?回头她成了你的老板娘,你是不是该从绝世辞职?”

    卢卡斯咖啡在嘴巴里还没下咽,呛的狂咳嗽,“咳咳咳!做梦吧!”

    也不想想程总是什么人,什么品位,陆轻晚那种女孩子?

    总裁最多会一时闲了多问两句,毕竟总裁也是男人,有正常的需要,但是让她当老板娘?

    得了吧!

    “陆轻晚做事太不严谨了,昨天离开片场,今天开会又不到,作为制片人居然撂挑子,态度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年轻,估计晚上出去喝酒了吧?咱们理解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是理由吗?既然要做事,就得有个正确的姿态,说走就走,说来就来?她当自己是临时演员?”

    张绍刚的团队中有几个行业的精英,素来都是别人巴结着讨好着,看在张绍刚的面子上,他们的要价还算合理,比跟其他人合作压低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原来的合作也挺愉快,只是听说这边的剧组资金面临很大的压力,大家的心情也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陆轻晚的临时离开和会议不提前到场,彻底触发了一些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叶知秋道,“陈老师,宋老师,晚晚最近为了跟赞助商谈合作,几乎连轴转,希望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拍戏的还没说连轴转多辛苦,她倒好,先摆谱了是吧?电话没有,消息不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怕累,当初就不该直接当制片人。”

    现场的议论声此起彼伏,有人抱怨,有人打圆场,有人替陆轻晚说情,还有人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也搬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张绍刚没发表一句话,一口接着一口抽烟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文件上画满了红色和蓝色的标志,都是未来几天要克服的难关。

    庄慕南想替陆轻晚说什么,被田野不动声色阻止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个新人,贸然出头会引起老师们的反感,对往后的合作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杨娅顺势拉着他研究后面几场大戏,可庄慕南心里憋着一股气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马上八点半了,陆总恐怕还没睡醒吧?张导啊,我看咱们也不用等了,直接开始吧!”

    摄影组的一个老师愤然摁灭烟蒂。

    八点三十分,陆轻晚扣了扣临时会议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带了这边的特色糕点和饮料,大家都辛苦了,趁开会补一补!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里提着满满当当的十几个白色购物袋,里面塞满了吃的喝的。

    卢卡斯下意识的看手表,“靠……她什么速度?开火箭来的?”

    叶知秋长吁一口气,吓死了,“来来来,大家按自己的口味拿吃的,喜欢出甜品的这边,那边有咸的辣的!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齐上阵,很快就把食物分发下去,看到陆轻晚的心意,很多人想吐槽也不好意思了,笑眯眯的道谢,“陆总辛苦了,还特意给我们买网红糕点!”

    “陆总你好厉害啊,居然买到了我最想吃的牛角酥!”

    陆轻晚亲手端着两杯饮料给张导和田野,“张导,您爱喝的冰冻蓝山,田老师,您的无糖二合一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淡淡道,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去买咖啡?”

    语气有点生硬,但旁人听起来,更像是严厉的父亲在教导莽撞女儿,并没有明显的谴责成分。

    陆轻晚认真的颔首道歉,“对不起,耽误大家的时间了,所以赶紧买了好吃的讨好大家,希望给我多一次机会哦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撇嘴,切!就这样还想跟我们程总在一起?家里的镜子全都碎了吗?我送你一个。

    会议进入正题,拍摄组提出了一系列目前遇到的麻烦,并且需要在一天内解决。

    陆轻晚记录了每个人的发言,迅速琢磨着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。

    叶知秋俯到她耳边提醒,“昨晚我们拍夜戏,张导发脾气了,咱们的女二号ng了二十多次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点头,看向了坐在角落低头的女二号邵雨晗,她是个低调的女孩,和杨娅同岁,在滨城电影学院的三本院校南华学院读影视编导专业,今年大二。

    因为她太乖巧懂事,陆轻晚差点忽略了她的存在,她背台词认真刻苦,几乎不卡词,和庄慕南的对手戏拍的也顺利,拍完戏她就一个回到僻静处看剧本,或者看落下的功课。

    安静的几乎可以忽略。

    陆轻晚很费解,“她会ng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叶知秋道,“昨天的戏份是,他父亲到学校看她,她带父亲游玩,晚上跟父亲一起放烟花,然后偶遇了庄慕南,导演让她表现的幸福一点,她居然哭了,哭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陆轻晚一时想不通,“这场戏不难啊,问过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问了,她说是她的状态不好,后半夜才拍完。”

    道具用的烟花多用了好几箱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不由多看了邵雨晗几眼,她抱着咖啡纸杯,面前的甜品一口没吃,眼圈通红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跟她说话,她很努力的挤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明天的群众演员需要三百个,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,我们已经动员了力量招募演员,还不够,陆总想办法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临时演员不难,明天的华尔街戏份有一场打戏,难度很大,各部门得格外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小庄,你和替身再磨合磨合,另外,杨娅明天第一次拍打戏,起码的招数多练习几遍。”

    听十几个问题,叶知秋压了眉头,在心里大骂你大爷的!

    陆轻晚则始终保持着沉静的表情,一项一项做好记录。

    细节聊完,张绍刚把文件推给陆轻晚,“看看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双手接过文件,看了前面几行,表情越来越难看,“刚刚出来的?”

    张绍刚点燃了一支烟,抽了两口,“还没正式发布,但我通过朋友先拿到了第一手资料,对咱们是个不小的挑战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的表情难以再保持轻松,“广电的审查标准变得更严格了,这么说擦边球也危险,后面几场戏咱们必须调整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表示,“擦边球也不是没有过审核的可能,但其中有不少运气的成分,万一咱们电影上映正赶上抓典型找反面教材,肯定过不去,如果想安全过审,后面的戏份得调整。”

    挑战法律法规肯定不行,陆轻晚询问,“换一种拍摄手法呢?不直接阐述内容,采用意识流的方式,建国后说是不让有鬼神,但人心的邪恶幻想出来的鬼魂不也可以吗?”

    会议室突然安静。

    张绍刚道,“当然可以,但咱们跟他们情况不同,咱们是年代戏,不可避免涉及到1966到1976那十年,很多人都知道这段历史发生了很多冤假错案,但谁敢直接明说呢?”

    陆轻晚道,“其实也有成功的例子,比如前段时间热映的《无问西东》,其实也有相关内容,适当的揭露伤疤,更能帮助现代人理解历史、尊重历史,人会犯错,一个民族的成长过程也难免出现误差,错不可怕,改正就好啊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田野的狠狠抽了一口烟,抬眸冷冷清清的说,“剧本没什么问题,我支持按照原剧本拍摄,电影人不能为了迎合和讨好昧着良心,《人民的名义》尺度大吗?”

    这下会议室的人都不敢随便发表意见了,话题太严肃,稍不留神会流传出去。

    有热血的电影人固然好,但就怕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微微一笑,“田老师的说法我很认同,既然咱们是电影人,就要真正做到敢说话、说真话,讲好中国故事,传递正能量嘛!”

    几个老师低声交流了一会儿,围绕张绍刚进行了一番商讨。

    最后一致认为,“陆总,你跟咱们的出品方商量商量吧,万一最后因为不过审让他们的投资打水漂,谁也担不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会跟他们的影视部联络。”

    会议结束,张绍刚和田野等几个人还在就最后的审核问题在吐槽。

    当天的第一场戏在户外,距离会议室很近,陆轻晚故意走慢了几步,拉住了邵雨晗,“不饿吗?刚才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邵雨晗有些愣怔的用红肿眼睛看看她,“陆总……我、我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把一个千层面包放入她手心,“你还想骗我啊?眼睛都成桃子了,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吗?”

    邵雨晗抿着嘴唇摇头,“没有,没事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跟陆轻晚说先过去,便拽着卢卡斯上了前面商务车。

    路轻晚则带邵雨晗上了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“工作的时候,我是制片人,但现在我就是个普通的朋友,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姐妹或者闺蜜,有什么话都能说,我当你的垃圾桶!”

    陆轻晚帮她扣上安全带,大大方方的抹了一把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邵雨晗终于忍不住,抱着自己的手臂嚎啕痛哭。

    陆轻晚看她哭的伤心,自己都要哭了,没敢马上开车,转身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“我在这里呢,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邵雨晗的脸埋在陆轻晚的怀里,哭的泣不成声,“呜呜……我……陆总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听她的哭声伤心欲绝,咽咽口水道,“要不,你把我当成你男朋友?半个小时……不对,一个小时,肩膀借你靠,你随便哭,随便打,我绝对不还手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邵雨晗哭的越发悲恸,“陆总……怎么办……我该怎么办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