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77章 春风十里,不如睡了你

第477章 春风十里,不如睡了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酒店房间的水晶大吊灯光线太亮太刺眼,西河烦躁的关掉了中央照明设备,只打开了靠窗户的落地台灯,金属支架延伸出台灯硕大的脑袋,里面的光线是淡黄色,很适合阅读。

    的确,他此时此刻就是在阅读,读的是高深莫测的佛经。

    西河同学做梦也想不到,他这辈子居然会有这么一天,一个人盘腿坐在最好的酒店,最好的套房,竟然在用佛经给自己洗脑。

    这尼玛还是他吗?

    佛经艰涩难懂,本来会越读越困,然后抱着入睡,可是谁特么解释一下,为毛他堵了三个小时,一点点睡意没有,反而更清醒更亮堂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看的好像不再是一个个方块字,那些字突然动了起来,有了生命,要从白纸上面飞翔到空中,再接着,字和字的偏旁部首分离开,有些字的形状瘦瘦长长,像极了女人曼妙的身材,正借着月光灯光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西河一个激灵爬起来,揉了几下眼睛再去看,果然还是白纸黑字,什么都没变。

    最近他总是出现幻觉,有时候是模糊的身影,洁白无瑕的踩着云彩从窗外缓缓走来,每一步都让人心潮澎湃,有时候他会看到美女的脸,一开始很远很陌生,后来雾气散开,他竟然能够看清楚她的五官长相。

    和白云观小沙弥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西河骂自己是个混蛋流氓,连尼姑都不放过!

    今天晚上,看来他又要在内热外火的双重折磨下失眠了。

    狗屁的六根清净,狗屁的定心大法,佛祖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!丫个大骗子!

    西河四仰八叉的把自己丢在地板上,窗外是旖旎的月色,他长吁短叹,“我是不是该去看心理医生?或者,找个女人泄泄火?”

    这种龌龊的想法,他发誓以前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昏暗中,西河隐约听到门锁动了,然后又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的脑子可能真坏了。”西河绝望的望着天花板,数上面雕刻的花纹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数到二十,门好像被什么力量推开了,吹进来一道秋风。

    西河眉头一紧!

    进贼了?!

    行吧,爷爷我正没心情睡觉,来个贼打一架也许还能助眠呢,于是西河淡定的假寐,躺等贼主动靠近。

    但等来等去,他没等到贼的攻击,反而嗅到了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气,香气很松软,不是单纯的花香,花香里面加入了檀香,随着小偷的脚步靠近,香味也浓郁了,他深深一吸,意外的是他竟然闻到了熟悉的味道!

    那味道像一把记忆的钥匙,开启了所有跟小尼姑有关的回忆。

    小尼姑的味道!

    西河又把自己骂了一顿,靠,不要脸,竟然想女人想到了连小偷都不放过的地步,西河南不是东西!

    窸窸窣窣的衣裙摩挲声靠近了西河的耳朵,女贼?

    他浑身僵了僵,拳头悄无声息的握住,等会儿小偷的头盖骨恐怕要碎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可他准备出拳时,对方竟然不动了。

    西河:“……”看到有人不敢行窃?

    “朋友,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。”西河想想自己的全部家当,彻底放了心,酒店只有几件换洗衣服,最值钱的是半旧的笔记本电脑,犯不着防备。

    六儿修长的两条大白腿交缠在沙发扶手一侧,身子歪斜,落地灯光聚拢着她的一对白玉般的赤脚,她附身,靠近躺在地板上的西河,微微笑道,“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听到女人声音的瞬间,西河的心脏猛地狂跳一拍,想站起来可是太心急了,脚底突然打滑,又重重的跌了下去,后背结结实实摔地板上,疼的他呲了呲牙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六儿声调儿婉转柔美的笑了,她软如凝脂的雪白手指,顺着西河的头发往下梳理,一点点靠近他的眉毛,在眉心停止,“我长得有那么丑吗?你看到我居然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她附身的同时,领口松动,没有扣子和腰带束缚的宽松袍子,竟然往下滑了十几公分,几乎要 露出整个上半身,温香软玉,向来是女人最大的武器。

    落地灯不亮,但足够让西河看清楚悬在自己脸上的绝美风景,他只觉得脑门一热,血液自下而上翻腾,血气疯狂的横冲上来,凝聚在脐下三寸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他看清了尼姑的脸,比那天花架下面更妩媚,比那晚禅房里面更妖娆,说不出是什么样的美,就是美的不讲道理,美的张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她柔软如深海藻荇的一根手指竖他唇上,堵住了他想说的话,然后她的手从他唇边拿开,寻找他的下巴,脖子,锁骨,“这里的风景真美,比我在山上的看到的滨城更美。”

    西河已经紧张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来回应,喉结一上一下的滚动,滚了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“是……挺美。”

    她像一条没有骨头的柔软精灵,随意往窗前走去,靠近了落地窗玻璃,背对他,“那天你离开后,我失眠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魅而不妖,如水的月光下,她的人和她的声音都曼妙生动,能勾起无尽的欲望。

    西河吞吞口水,“其实……”我也是。

    “你来白云观的那天,其实我准备削发为尼,只是……”她顺顺自己的及腰长发,锦缎一样的发丝织成了黛色网,“看到你以后我才知道,自己其实并没有斩断红尘的牵挂,我竟然对你动了情。”

    西河像个傻子一样躺着,动也动不得,他朝思暮想的女人,突然闯入了他的房间,然后深情款款的告诉他,她早已对他情根深种,这种惊喜几乎能吓死他啊!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为了我?”西河慢慢爬起来,也不管自己的动作多么狼狈,起来后想走过去,可是她伸手挡住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六儿低垂了眼睑,隐隐的泪光在闪烁,她墨黑色的睫毛颤了颤,好像随时有眼泪流下来,“你别过来,我……我是个佛门中人,我有清规戒律,我、我不能。”

    那禁欲强忍的苦闷样子,放在如此倾国倾城的脸上,怎么不叫人心疼啊?

    西河都要心疼死了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西河搜肠刮肚,可是他竟然不知道说什么,靠,这张嘴也是白长了。

    六儿柔弱无骨的伏在玻璃上,身后的月光描画出她的轮廓,纤腰细腿,长发翘臀,随便一个角度,随便一个造型,都足以让男人想入非非,偏偏她又做的一点不娇柔造作,好像她天生就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不懂什么叫情关,也没想过会爱上一个人,我……实在是怕。”她无助的抖着肩膀,泫然欲泣,这么一动,肩膀上的带子又往下滑了一截,已经无法遮挡高高挺立的雪山。

    西河想,这会儿要是再不做点什么,就太不是男人了!

    于是他提了提气,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边,迟疑好几下才扶住了她的肩膀,触摸到女人肌肤的刹那,西河被细腻的触感给刺激的浑身一震,好像她是个巨大的电源,他被强烈的电流充满,从脚趾到头顶,酥酥麻麻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六儿扭头不去看他,“不可以……我不能这么做,其实今天……我、我贸然来找你,只是想看你一眼,等下我就要走了,明天师父要帮我剃度,以后我就是个真正的出家人,再也不能……嗯?”

    她的话说的缓慢动情,说到后半段,西河的臂膀突然紧紧搂住了她的肩头,将她轻盈喷香的身子抱入了怀,他显然没有抱女人的经验,姿势捏捏扭扭,力道也不知道轻重,但他的心跳和呼吸完全出自本能,僵硬紧张的有点木讷,“不……不要出家。”

    六儿伏在他胸口,手指抵挡他的胸膛,“别这样,施主,你别……这样,我是出家人,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叫的“施主”两个字,就像一千瓦电压,西河就算有铜墙铁壁也得碎成渣儿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出家吗?为什么非要出家?”

    六儿默默的咬咬牙,你大爷的,你能松点吗?老娘被你勒死了卧槽!!!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是个孤儿,从小就在寺庙长大,没有家人,没有依靠,也没在外面的世界生活过,听说人心复杂,我怕……”六儿深吸一口气,不然她真要被勒死。

    “我!以后你可以依靠我,你不再是一个人了,你有我啊。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西河说出了承诺,说完发现自己好像冒失了,“那个,你要是不愿意的话,我……我也不会勉强你。”

    六儿苦笑,“施主看起来的确很有钱有实力,可是我怕给你添麻烦,不想成为你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她在他怀中挣扎扭捏,每一次动,身体的热度和松软都恰好碰到他的敏感,让他血脉喷张,几乎当场失控。

    有钱有实力,这个……

    为了不让美人失望,西河挺了挺胸膛,“是啊,你也看到了,我的确有这个实力,将来你跟我在一起,我不会让你吃苦,也不让你受罪,也没人敢欺负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六儿泪眼婆娑的抬头,美若星辰的两颗眸子,像孩童般天真无邪,“真的吗?你不骗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骗你!我……其实……”西河支支吾吾,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六儿心道废话,老娘的魅力还没人能抗住!

    “你真好,你一定是佛祖派来拯救我的。可是我……我现在什么都没有,拿什么报答你呢?”

    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陆轻晚捂着嘴巴吞下了想爆笑的冲动,然后发现身边的程墨安脸色非常奇妙。

    她压低声音坏笑,“老狐狸,今晚的戏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在车上睡了二十分钟,精神好多了,又欣赏了一出妖精勾搭纯良小帅哥的戏码,简直开心到炸。

    六儿就是高手,循序渐进,欲擒故纵,撩的西河怕是要哭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揉搓几下她的脑袋,俊美的脸上满是纵容,“你安排的美人计?”

    “嗯哼!今天的美人不是一般的美人哟,她会媚术!听她说话,我骨头都要酥了,嘿嘿嘿,春风十里,不如睡了你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