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76章 像是会吃豆腐的人吗

第476章 像是会吃豆腐的人吗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陆轻晚忽灵灵的眸子瞪到发直,她恍然想到了三个月前的天宫,她和张绍刚一起找庄慕南,后来有人送了红酒,她以为是天宫搞活动。

    谁知兜兜转转,她和程墨安的缘分竟那么缠绵细腻。

    “等下!”

    陆轻晚抢走了张绍刚手中的酒瓶,“今晚我请大家喝茅台,咱们支持国货,五粮液剑南春管够,但是这个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开她玩笑,“怎么?听说是程总送的,不舍得?”

    齐晏慵懒的来了句,“怕不是要留到结婚喝交杯酒吧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神你说话不要那么直接,让当事人怎么接茬?

    张绍刚和田野就这么看着陆轻晚,等她给出回应,“真准备当喜酒?程总不缺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喜酒,等我儿子结婚了再喝。”陆轻晚护住酒瓶不松,横竖她今天不会便宜了他们,若是单纯的价值千金也就算了,可程墨安送的,她想好好保留。

    张致恒提前准备了充足的酒水,大家也就不再一味强求。

    红酒事件刚过去,人群又嚷起来,“怎么不见庄慕南?咱们的男一号今天不是应该华丽出场吗?”

    卢卡斯以“庄慕南最近出国度假”为借口,暂时堵住了他们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可是小宝贝总该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男神!小男神在哪里?为了看他我特意刷了两遍!”

    “陆总,快点请咱们的小天使出来吧!满足一下老阿姨膨胀的母爱 好不好?”

    叶知秋看看陆轻晚,忍住了笑,“亲爱的,咱们家的小男神被你藏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瞪她,倒了满满一杯酒让她赶紧喝,“现在开学啊各位女神男神,宝贝在国外读书,所以回不来哦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算是勉强过关,但更大的疑问爆出来了,“男神本人不在也就算了,可是网上怎么连他的新闻都看不到呢?前两天到处都是他的图片表情包,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输入关键词什么也没有,搜索结果显示系统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也是!只要输入小程程三个字,系统马上瘫痪,该不会被人弄了病毒吧?”

    “那么巧吗?我也是!还以为是我手机出现了故障了,结果电脑也一样,听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陆总,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?你要不要报警处理?”

    “报警吧陆总!肯定是竞争对手想压低热度,现在《如歌》都要气死了,他们的总票房目前为止只有五个亿,而且据说他们总投入一个多亿呢,除去花销也就不赚什么钱了吧?”

    “无耻!真特么不要脸,竞争不过人家就玩儿阴招,这种人活该一辈子扑街!”

    后面矛盾的中心成功转移到了如歌剧组,陆轻晚退出话题中心,脑袋里冒出更大的问号!

    “球儿,你试过了吗?真找不到关键词和搜索内容?”

    陆轻晚现场尝试,果真!

    不光没有图片,如果输入全名,搜索引擎马上闪退,这种情况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叶知秋抱臂,看怪物般欣赏她惊奇的大眼睛,“少女,你怎么不继续睡下去呢?再睡三天,美国总统都要换人了哦!”

    陆轻晚郁闷了,以前她手机24小时开机,毛事儿都木有,怎么恰好自己闭关,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全部发生了呢?

    “难道是程墨安?”

    “嗯哼!你最好再去刷一遍倾听,然后你会发现,小宝贝的名字被删掉了哟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这么牛逼!!”陆轻晚说完,捂了捂嘴,好在没人注意,“你说现在演职人员里面没有小程程三个字了?”

    “答对了少女,除此之外,咱们的倾听下映以后,网络版将删掉neil的部分镜头,但是会保留声音,不过话说回来,你家男人够狠的,这个消息刚刚发出,咱们的票房蹭就上去了!效果贼明显。还有哇,凡是贩卖neil衍生品的淘宝店,都被警告了哟,以后市面上就买不到neil靠枕坐垫茶杯玩具盒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让她理一理。

    网络版的倾听没有neil的镜头,网上找不到他的照片,所有衍生品一律清空,那么过不了多久,neil就会淡出公众视野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程墨安竟然在短短两天内搞定了全部??

    全部??!

    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晚晚,我只能羡慕嫉妒的说一句,你孩子的爹没有人性,他是个神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以为程墨安什么都没做,谁知他早已做好了一切,或许他的雷厉风行并非一时之功,而是早就蓄谋好了。

    老狐狸,你真讨厌。

    庆功酒会顺利结束,陆轻晚录制了视频分别发给庄慕南和neil,跟他们分享胜利的喜悦。

    至于倾听的后劲儿如何,陆轻晚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醉意微醺的杨娅拉住了陆轻晚的手臂,她喝了不少酒,醉眼迷离,大地色眼影,纤长浓密的睫毛,半醉时的女人最美,美的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陆轻晚搀扶她不盈一握的细腰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庄慕南真走了吗?我联系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心里太痛,忍了太久,杨娅才说出庄慕南的名字,眼泪已摇摇欲落。

    陆轻晚不舍得伤她,“也不一定,他也许只是暂时不想被打扰,过段时间估计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他大概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娅喜欢庄慕南,远比陆轻晚所想的深,也只有在离别后,一个人才能最清楚的看到内心,但感情这回事,旁人只能隔靴挠痒,谁能跟谁感同身受呢?

    陆轻晚拍拍她的肩膀,“杨娅,有句话很烂俗,可很真实,你若盛开清风自来,如果你真的喜欢他,就做好自己,等你花开正好,还怕没人采撷吗?就算那个人不是他,也不会比他差。”

    杨娅苦笑,意识到自己失态,她勉强借力站好,“对不起陆总,我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在年轻的时候疯狂爱一个人,才不枉此生!如果你觉得这样结束不甘心,那就去找他吧,找到了,或许他就是你的,如果找不到,就当去看看风景,你看到的景色不会被人偷走。”

    杨娅想说什么,结果无言可答,唯有挤出一丝微笑,“嗯!”

    叶知秋喝了不少酒,人群散去,她已经烂醉,整个人歪在卢卡斯怀里,喃喃自语说着胡话。

    卢卡斯把她横抱在怀里,眉头拧的能夹死苍蝇,“笨蛋!喝这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已经晚上十点了,陆轻晚还在犯困,“卢卡斯,你送她回去,照顾好她,但是别趁机吃她豆腐!”

    “陆轻晚你看我像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“像!你就是!”

    卢卡斯厚脸皮的承认了,“那你还交给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看起来基因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闺蜜,果然都是一个模具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发现齐晏和聂冰靠着栏杆抽烟,两人同样落寞伤感的保持缄默,窗外夜凉如水,聂冰的眼神比冷月更凉,似要把对面的男人溺毙。

    齐晏狠抽了一口烟,丢掉烟蒂,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聂冰轻蔑的甩开他的手,“你也配?”

    于是,齐晏尴尬的收回手,放回了皮夹克的口袋,“我不配,但我不希望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出什么事?”聂冰一口把烟抽到底,然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陆轻晚错身躲到柱子后面,这才听到齐晏说,“过去的事,咱们都不再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又是冷嗖嗖的回答。

    然后聂冰走了。

    聂冰和齐晏怎么好像有很深的仇恨?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?或者是情侣关系??

    我勒个去!那就太狗血了!

    陆轻晚正在脑袋里撒狗血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呦呵!

    “六儿,晚上好啊,今天的佛经念完了?”

    大爷的六儿,拖她这么长时间!

    那边有鸣笛和音乐声,是热闹的街区,而非山顶古庙,六儿站在希尔顿酒店门外,仰头张望镶金带银的酒店大门,一双潋滟美眸珍藏了万千风华,“咱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“所以?”陆轻晚对此很满意!

    只是等待的时间太久!浪费她钱!钱!钱!!!!希尔顿总统套房,你丫知道多贵吗?你知道一晚上能买多少冰激凌热狗小馄饨烤猪蹄吗!!!!

    “今晚,我会搞定他。”

    “期待你的表现哦!加油北鼻!”

    六儿拢了拢上衣,秋风吹起她的长发,吹起衣摆,露出胸前的耸然,如果冰雪可以化作肌肤,便是她身上那种,“我出马,还没有办不到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那最好!

    陆轻晚收好电话,小狐狸眼睛闪过锋芒,“这么劲爆的画面,不看白不看!”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叶知秋烂醉如泥,她一个人去看多无聊啊。

    这种事带上陆亦琛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轻晚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心里猫着坏心眼儿,被张绍刚一喊,吓得哆嗦,“张叔?有……事?”

    张绍刚喝了几杯酒,脸色红润,状态奇好,“下周我去美国看我闺女,回来就要准备新项目了,有兴趣吗?”

    “张叔新项目是什么电影?”陆轻晚也有新项目,恐怕无法加入他的战队,只不过……陆轻晚想着,如果能拉上张绍刚一起拍军旅故事,是不是更好呢?

    张导前期凭借《情满1937》拿下了金樽电影大奖,相信他同样可以拍出催人泪下的新时代军旅电影。

    “目前还在跟几个朋友商榷,想尝试悬疑题材,好本子不容易找,几个编剧在琢磨。”张绍刚周围资源要多少有多少,何时缺过好本子?他只是谦虚吧?

    陆轻晚也不跟他客气,直接说,“张叔,我准备拍军旅题材,正经八百的爱国热血电影,宣传我国的军事实力,打造咱们自己的民族英雄,实不相瞒,这个项目是程墨安的长兄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相信张绍刚能明白其中奥秘。

    张绍刚长喔一声,“这样……但军旅题材审核严谨,最近同类题材的小说大量被禁,发行物要经过层层把关,拍完不一定给上映,过头的话,会被请去警局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咱们要从剧本着手,谨慎再谨慎!程思安首长会给咱们把关!不过……”陆轻晚孩子气的吐吐舌头,“这次不会勉强你啦,上次闹你闹的不行,实在是没办法,这次合作,咱们价钱、合作方式都好说,分红不会少,主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意向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在情在理,张绍刚是个艺术家,也是商人,做事不会永远讲情面看关系,“我想想吧!”

    “期待你的回答!替我问候张淼,小美女今年高三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开学就大一了,她高二就参加了高考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虎父无犬女!恭喜张叔!!”

    了却几桩大事,陆轻晚乐颠颠的离开酒店,迎面一阵夜风吹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,真……冷!

    一台黑色宾利及时停在了她脚边,她还没看到前窗里面的人是谁,车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脱下自己的风衣,轻轻笼罩了她的肩膀,然后捧起来她的小脸儿亲了亲,“累了吧?”

    陆轻晚眨眨眼,又眨眨眼,“你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说好的等你出来,当然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把酒瓶往包里塞塞,可是塞不下,露出了瓶口,“你傻不傻啊你!你真在这里等那么久啊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有点傻。”他说着便笑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他可不是傻吗?

    竟然像个大学生似的,乖乖等着女朋友放学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种等待的滋味真特别,特别的甜蜜青涩,特别的浪漫满足。

    陆轻晚鼻子一涩,“笨蛋!没想到顶顶聪明的程墨安总干傻事,以后不要这样了,附近找个咖啡店坐一坐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下次记得。”程墨安抱了抱她,若不是想每时每刻看到她,他何苦这么傻呢?

    当他隔着落地窗看到她神采飞扬的样子,看她站在舞台上享受掌声和胜利,他觉得一切都值。

    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,我的晚晚。

    “啊!对啦!既然你在这里,我带你去个好地方,今晚有好戏!!!特别特别好看的现场版!走,上车上车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