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74章 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

第474章 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林立松眯了眯眼睛,想歇会儿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又坐在阳台吹风啊?现在降温了,外面冷。”林可盈乖巧的环绕父亲的脖子,亲昵的贴他侧脸。

    林立松刚阖上的眼睛缓缓睁开,拍打几下女儿的手背,思绪被拉回,“可盈啊,爸爸有些话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你说,我给你削苹果。”林可盈挨着他坐,红彤彤的大苹果一把手握不住,她中指上的订婚戒指闪闪发光,那是她引以为炫的幸福。

    林立松人到中年,除了万贯家财便是宝贝女儿了,他和妻子的关系不太好,林夫人常年在国外生活,一年半载才回来一次,女儿是他最大的牵挂和依赖。

    “可盈,你还记得王叔叔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啊,小时候他经常来咱家,后来不是定居澳大利亚了吗?”林可盈一圈一圈的削果皮,夕阳照耀着她的面颊,比苹果还红润。

    “王叔叔的儿子好像快回国了,你几年没见过他了,最近你找个时间去见见,小时候你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喊小哥哥,现在你的小哥哥变成了高富帅,你一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林立松轻松的笑起。

    “我只喜欢云霄!那个王胖子我才不喜欢!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,什么王胖子?他现在是华尔街的高级理财师,将来还会继承你王叔叔的事业,比沈云霄更出息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”林可盈苹果只削了一半,连水果刀一起丢进果盘,“我只喜欢云霄,爸如果到现在还看不起云霄,那就连我一起看不起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爸爸还没说什么呢,你发的什么脾气?苹果不给爸爸吃了?”林立松心里悬着千斤重担,但在女儿面前他不想露出过分的忧虑,事情或许还没到那一步。

    林可盈拉下脸,不情愿的嘀咕道,“你别动不动就想让我跟云霄分手,被他听到了多伤人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女大不中留。”

    林立松寻思着,女儿长大了,很多事情或许自己不方便直接插手,难道他得低头找夫人商量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讨好程夫人办法很简单,女人都喜欢漂亮的衣服,好看的自拍照,如果能亲手做一些首饰确保不撞衫又高颜值,那就完美!

    上次克洛伊给陆轻晚设计的当季最新款礼服她还没穿过,她选了几套宽松的版型,自己熬夜进行了加工改造,程夫人身材保持的好,并不需要在吃马上做太大功夫的修改,只是她喜欢素雅的中国风元素,陆轻晚手工绣了一些水墨荷花、桃花、梅花,点缀之后,时尚前卫的长裙便有了古风韵味。

    陆轻晚又翻遍了程夫人的朋友圈,自己的手机相册,选出了一百张程夫人的照片,冲洗好,制作成相册。

    两样礼物花费了将近两个晚上的时间,首饰做的没那么快,陆轻晚买了现成的手工饰品,加入了原创元素,可爱的叮当猫,萌萌的哆啦a梦,樱桃小丸子,就连芭芭拉小魔仙都被逃过陆轻晚的魔爪。

    卡通玩偶跟首饰搭配后,一套卡哇伊的耳坠、项链、手镯、戒指制作成功!

    程夫人有一颗爱美的少女心,跟neil在一起久了,自然也有童心,陆轻晚自信她的礼物天下仅有。

    把所有的礼物放入精心挑选的礼盒,陆轻晚打了个长长的哈欠。

    讨好婆婆什么的,她居然做的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第三天一早到,陆轻晚的礼物搭上了飞往纽约的航班。

    陆轻晚熬了两个通宵,严重睡眠不足导致她脑袋跟被驴踢了一样懵逼,抽空睡了救命的觉,手机突然震天响。

    “晚晚!!!嗷嗷嗷!!”

    听到叶知秋杀猪的尖叫,陆轻晚捞起枕头就砸,砸完发现她正在自己的别墅,“你丫喊什么?有话慢慢说,想吓死我?”

    “慢不了!!十亿了!!十亿了!!!!”

    陆轻晚困的想骂娘,“谁失忆了?失忆了找医生,我要睡觉,再给我打电话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睡个屁!赶紧起来!咱们的倾听票房破了十个亿!!十个亿!!”

    “什么!!”

    陆轻晚瞬间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扑通直挺挺的站好,“十个亿!!你不是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对!十个亿!!没骗你,刚刚拿到的数据,嗷嗷嗷嗷啊啊啊啊!晚晚,奇迹啊,咱们创造了奇迹啊奇迹!”叶知秋那边尖叫连连,杨娅、卢卡斯、绍雨晗,张绍刚,田野,还有其他几个耳熟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们聚在一起呢?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儿?我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陆轻晚捞了件裙子套上就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的阳光最是好看,潋滟的橘色笼罩了山河大地,给城市换上了浓妆,秋季的滨城最为漂亮,林荫道上树叶开始泛黄,淡淡的金色层林尽染。

    陆轻晚的心情也如同顺风飞翔的金叶,打着美丽的漩涡要飞到天边去。

    十个亿,他们成功了!

    陆轻晚手里拎着高跟鞋,赤脚奔跑在扑了薄薄一层落叶的人行道上,树梢的光影在她脸上斑驳,她脸上晶莹的泪花比钻石更灿亮。

    “晚晚。”

    她才跑出别墅,一抹白色的高大影子突然挡在了路中间。

    程墨安身穿米白色的立领长款风衣,他刚把车开进别墅主干道,便看到了一边奔跑一遍苦笑的陆轻晚,快步下了车,迎面朝她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高大大的身躯,就这么轻轻一绕就抱住了小女人的肩膀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开心的上下牙齿在打颤,她昂起头,张望着那张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好看的脸,噗嗤傻笑,“老狐狸!”

    两天前,陆轻晚给他发了个消息,“这几天你别找我,我有重要的事!”

    他很听话的压住了想念和冲动,今天他实在无法坚持,却不料看到了这样的她,一时有些错愕,“嗯。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又是哭,又是笑,她吸吸鼻子,没有吸干净,自己的衣服又不太方便,索性抓住他的风衣下摆去蹭,蹭了几下终于痛快了,“我们成功了!我们逆袭了!倾城的票房十个亿了!十个亿了你知道吗?!”

    程墨安宠爱的摸摸她的小脸儿,怎么憔悴成这样了?眼袋很重,黑眼圈两道,皮肤也不及前几天红润,“嗯,我知道,我都知道,卢卡斯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扑到他怀里,“我好开心啊墨安!这是我第一次拍戏,我居然成功了!”

    程墨安薄唇拂过她的发顶,把她拥护在胸口,“我的晚晚最厉害,你是我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被程墨安抱上副驾驶,陆轻晚才反应过来,“你来找我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与世隔绝,我来看看你成仙了没有。”他细细的帮她擦拭眼睛,又替她整理好礼服的领子,这件礼服的领子怎么……

    程墨安摘下风衣领口的装饰别针,扯了扯陆轻晚的领子,交叠好扣结实,终于顺眼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被他伺候的很舒服,“那你看我成仙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如果神仙和鬼是一个样子,你现在的确很像神仙。”程墨安改变后视镜的方向,照了下陆轻晚的脸。

    “啊?熬夜果然毁容!!!你快点带去回去化妆,等下我怎么见他们啊!!!”

    “女为悦己者容,你的悦己者感觉挺满意,你还想取悦谁?”程墨安亲了亲她久违的嘴唇,又安抚小宠物一样摸她的脑袋,“先睡一觉,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抱他手臂,“亲爱哒,这几天你是不是被你爷爷骂得很惨啊?neil的新闻满天飞,据说老爷子想宰了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爷爷说不准备认我了,让我滚出绝世集团,还让我滚出程家,以后我无家可归,还是个穷光蛋。”程墨安把风衣脱下来盖她身上,提醒她好好的睡。

    陆轻晚一下子窜到他怀里,“不怕不怕!!我有钱了!我有好多钱啊!!以后我养你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吗?我早就说过等发财了就包养你啊!不再让你打工……呃?不对啊,当时我觉得你是小助理,不过没关系,你现在就算离开绝世集团也没关系,咱们不怕啊,我马上就有大把大把的钱!有了钱,咱们可以再拍电影,还会赚更多更多钱,你以后就当我的贤内助呗!”

    小狐狸媚眼如丝,只顾着幻想豪气冲天坐拥美男,却没注意到“司机大叔”的脸已经黄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被她说的失笑,“我也要好好赚钱,你的钱你留着零花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要硬气一点啊!离开爷爷,你照样可以很潇洒啊!以后我给你很多零花钱。”陆轻晚不想他心里难过,尽力缓解气氛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脾气太大,现在突然大爆发,不知道他顶住了多大的压力才保下倾听不被影院下映。

    程墨安笑道,“有人要娶我,我至少得给自己挣一份嫁妆,不能嫁的太寒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陆轻晚笑的肺疼,“程墨安先生,你现在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墨安无言。

    车子开得稳当,陆轻晚却睡意全无,美男当前她要是睡得着那就太不是女人了,“对啦,谢谢你送我的礼物!土豪,你送我那么贵的礼物,不怕我转手卖了吗?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打开奇葩礼盒后,陆轻晚着实惊呆了,程墨安送的礼物果然都是土豪级别的呢!

    大拇指甲盖那么大的一枚钻石!!

    “卖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啦!你送的东西我怎么会卖呢,留着当传家宝,或者等以后缺钱了再……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打算卖?

    “算了吧,那个东西……”程墨安笑了笑,“不是钻石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都开心几天了,他居然说不是钻石,“不是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莫桑石,路上捡来的,只是和钻石相似,但专业人士鉴定后就会知道两者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轻晚宝贝似的揣在怀里几天几夜,竟然只是一块莫桑石,不过只要是他送的,就算是修路的石头子她也喜欢,“那又怎么样?莫桑石我也喜欢,我爱屋及乌嘛,你送的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“不卖了?我记得某个小丫头很喜欢钱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真不开眼!我不一样的哟,我是颜控,只看脸!不卖不卖!留着!”

    卖什么啊,都不是钻石,也卖不上价钱的好不?

    程墨安点点头,也缓缓的松了口气,他的确有点担心这丫头拿去变现,“嗯,留着当个小玩意儿,起码做工还过得去,别弄丢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做工过得去?当小玩意儿?

    这话要是被钻石雕刻大师听到,只怕会吐血而亡。

    当时他选择钻石作为礼物,是觉得钻石跟陆轻晚挺般配,剔透闪耀,价值连城,除了钻石没有什么配得上她,可她十足是个顽劣的丫头,若是贸然拿到那么大的钻石,会不会不舍得佩戴?

    如果将礼物压箱底或者放入保险柜,便没有了意义,于是程墨安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他怎么舍得让她用劣质石头呢?他的丫头身娇肉贵,应该拥有世间最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嗯嗯呢!我明天就找个链子穿起来戴着玩儿!你回头捡到好看的石头还送我哈,你真会捡东西,我怎么捡不到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程墨安笑道,“还说不会捡?我不就是你捡回来的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