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70章 好玩儿的相爱相杀

第470章 好玩儿的相爱相杀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绝世集团人来人往,尤其是影视部那边,明星艺人过江之鲫一般,出入的都是商业精英人士,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。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!汪明瀚!”

    陆轻晚一把甩开了程墨安的手,两眼放光的盯着被几个工作人员簇拥的当红小鲜肉,嘴巴啪嗒啪嗒,仔细看已经有口水。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被甩开了?

    陆轻晚在他身上胡乱摸,终于到了他上衣口袋的钢笔,蹦蹦哒哒去找爱豆签名,“汪汪!我超级喜欢你!!给我签个名吧!”

    小鲜肉有点没反应过来,然后笑眯眯的,“好啊!签哪里?”

    额?只有笔,没有本子啊?

    陆轻晚扯平整衣袖,“这里这里!”

    小鲜肉嗖嗖嗖签上了名字,还在下面画了个心心,“好啦,请继续支持我哦。”

    “好哒好哒!汪汪你本人更帅!你每一部电视剧我都看!好棒好棒!”

    被晾在电梯口的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人更帅?嗯,很好。

    陆轻晚喜滋滋的,“终于拿到了爱豆签名!好开森好幸福!我超级喜欢他,人帅,跳舞好看,他街舞真是特别特别好看,你看过《街舞之王》吗?他是总冠军!!哇哇哇!本人好粉嫩!”

    被落在后面的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粉嫩?嗯,非常好。

    陆轻晚小心翼翼的保护衣袖,“过几天他有个演唱会,我要去看!你帮我买票吧!我想要vip座位!这样就能上去送花了?对了,我加入了他的后援会哦!我想当会长!”

    被丢在台阶上的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要去他的演唱会送花?后援会的会长?

    特别……好!

    程墨安解开西装外套,不由分说的搭她身上,特意捂住了她的袖子,“票可以买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看看他,又看看衣服,“干嘛?我不冷。”

    “不冷?一会儿就冷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偷笑,可不是么,某只狐狸正在制造人工冰块,“你怎么了?我有喜欢的爱豆你不开心啊?你对我不是真爱!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头大,“你可以换一个爱豆喜欢吗?”

    汪明瀚今年二十岁,跟陆亦琛同龄,是时下少女的偶像,拥有超高人气,流量担当,可……小狐狸分明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“换?换成谁啊?”

    “换个实力派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

    “单田芳老师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哈哈哈哈哈!!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“我不!我就喜欢小鲜肉,粉嫩可口,皮肤好好,跳舞好好,我喜欢会跳舞的男人,性感!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不会跳舞是他最大的bug。

    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程墨安交代公司的事物,然后带陆轻晚去刷《倾听》。

    两人十指紧扣,开场五分钟,陆轻晚就忍不住逗他,“我在里面做了替身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看电影格外认真,尤其是自己女朋友的作品,“嗯?”

    “有一场戏,杨娅生病了,我替她跟庄慕南演对手,那场戏是激、情、戏哦!”

    程墨安眉头挑了挑,“嗯?”

    陆轻晚内心嘎嘎,“特别……特别的激情!”

    程墨安卷卷她的手指,“晚晚,我想咱们需要来一场恋爱规则普及课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结果,替人奔跑那场戏,程墨安一眼就看出了是陆轻晚,然后他很中肯的说,“的确很激情。”

    然后陆轻晚笑趴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到了儿子的戏份,两人目不转睛,无交流。

    结束了陆轻晚才捧着心问,“老公,你爸妈知道的话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墨安抚了抚额头,“还是不让他们知道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明明知道问题可能很严重,可是程墨安郁闷的表情,还是逗笑了陆轻晚,她欢快的牵着他的手,在大马路上欢蹦乱跳,“喂,老狐狸,你这么宠我,我要是变坏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程墨安道,“你还不够坏吗?我觉得没有进步空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陆轻晚噗嗤又补了一声,“有的有的!我不光想给爱豆送花,还想索抱抱!”

    程墨安想想,“你等我一下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通知他经纪人,取消演唱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原来相爱相杀这么好玩儿,老狐狸你也会吃醋的呀!心理平衡了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一颗,两颗,三颗……”

    卢卡斯像个温顺的小绵羊,当真一粒一粒给叶知秋剥石榴籽儿,整整一颗剥完,漫漫的一碗,“媳妇儿,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趴在沙发上撸猫,倾城懒洋洋在她手里,眯着眼睛假寐,“你喂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卢卡斯一粒一粒的给她放嘴巴里,“怎么样?甜不甜?”

    叶知秋勉为其难,“凑合吧!”

    “喝水吗?我给你喝杯水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吃了半碗石榴,叶知秋恢复了元气,晚上八点了,要去办个事儿,“我先走了,你在家陪倾城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呆呆的,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伺候她吃了石榴,喝了水,吃了零食,还给她按摩肩膀捶腿,结果天黑她就要走?这是在欺负人吗?

    叶知秋披上外套,“当然要走了,你以为半颗石榴就能让我伺候你睡觉?美的你!”

    卢卡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拗不过他,卢卡斯又不敢来强的,只好满脸堆笑的答应,“我的错我的错,你去哪儿,我去开车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你站着别动,我自己去!”

    她倒不是真的不希望他送,而是自己要做的事不太适合被他知道。

    九点,叶知秋跟陆亦琛约定好,在枫林路碰面。

    陆亦琛压了压棒球帽,身边停着一台没有牌照的机车,“知秋姐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戴上手套,将头发扎成低马尾,“小意思!姐姐我不是第一次干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把摩托车钥匙隔空抛了抛,“五分钟后,林立松的车会从这里经过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剧情不是你设定的吗?林立松要有血光之灾!不然怎么增加可信度呢?但是呢……你技术怎么样啊弟弟?”

    “想见识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好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乔装打扮好,环卫工人的道具,垃圾清理车,扫把,这么捯饬后,已经看不出年轻女郎的清秀漂亮,满身都能闻到馊水味儿。

    林立松结束晚上的宴会,从酒店回别墅,途中正兴致盎然,跟助理聊着最近辉煌影业的几个热卖大片,

    “下个季度,咱们还有两部戏要上映,另外,目前真人秀节目很火,咱们跟地方卫视合作的情侣档《侣行的意义》就要开始拍第一季了,我们打算等到第二季的时候,让沈总和大小姐上去,绝对能吸引一大批粉丝!”

    李立松却有些迟疑,可盈跟沈云霄的婚事,他目前还在斟酌,两人或许真如玄德道人说的那样,命里八字不合,也许会克他。

    “先不急,第一季播出后看反响吧。”

    就是现在!

    叶知秋慢吞吞的推着环卫车,准备横穿白色虚线去对面,林立松的车子则直冲过来!

    “小心!!!”

    司机脚底的刹车一踩到底,但巨大的惯性带动轮胎嗤——滑向斜前方!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刹那,一台黑色的机车突然从前方斜插过来,伴随着剧烈的摩擦声,那坚固的前轮和铁架子,径直撞上了车头。

    车子被一股横飞而来的力量撞击,后窗的玻璃“嘎吱”碎了。

    前轮胎冲上了路基,地盘磕碰路基,车子狠狠一震。

    林立松完全来不及闪躲,头撞上了后窗玻璃,碎渣滓划破了他的侧脸,温热的鲜血无声的流出。

    感觉到脸上的热流,林立松顿时慌了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,环卫突然横穿马路,咱们差点装上去,好在有个开摩托车的人替咱们挡住了惯性,不然恐怕要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司机惊魂未定,声音哆哆嗦嗦。

    林立松突然慌了神,血光之灾!

    真是血光之灾!

    近来发生的一切都在验证玄德的预测,难道真有此事?

    “开车,马上回公司!”

    “老板,你流血了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不,他等不及去医院,他要去找玄德,可是那位大神并未留下线索,他怎么去找呢?

    林立松的充血的眸子黯然无光,讷讷的自问,“沈云霄……这个人真的不能再留了吗?”

    陆亦琛扶正了机车,冲里面的人摆摆手,充分发挥了雷锋精神,潇洒离开不留下一片云彩。

    司机怒气冲冲道,“董事长,我去找环卫工人算账,她得付法律责任!”

    “等下!”林立松脊背发凉,他现在功德已经损耗,得日行一善,再争竞下去,只怕福报更少,“算了,先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立松捂着血迹斑斑的伤口,两眼浓缩出幽蓝的冷光,非吾族类,不能留了。

    叶知秋看着黑色奔驰绝尘而去,摘下了脏兮兮的帽子,然后露出了狡黠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林老贼!”

    陆亦琛的车绕了个玩儿又开了回来,他单腿撑地,长度一米八,帅气的摘下安全帽,“知秋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叶知秋甩甩头,“帅!弟弟你刚才真有大侠风范!”

    陆亦琛抱拳,“不敢当不敢当!女侠!”

    叶知秋笑道,“经过这一次,林立松恐怕不会再怀疑了吧?沈云霄那家伙会不会被赶出林家?”

    陆亦琛掐指盘算,“这个嘛,我问问玄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子!走,姐姐带去撸串去!”

    “撸串不用了,我有别的事儿,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个我面子啊?怎么?恋爱了?”叶知秋拍拍他的肩膀,不得不说,陆亦琛真好看。

    “对啊,叶知秋,给点恋爱经费不?我姐不给我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大骂陆轻晚没人性,然后豪气的掏出钱包,“给!!”

    一二三,她数了几张钞票,“喏,全都拿去!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说呢,看到叶知秋给的一叠人民币,陆亦琛想哭。

    这大概才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姐!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