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61章 他,好吃,不胖

第461章 他,好吃,不胖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程思安又缓慢的拍了两下她的肩膀,然后露出了一抹笑容,“不愧是程家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而程墨安呢?

    他早在大哥给陆轻晚下套儿的时候,就皱起了眉头,这会儿手指撑眉心,郁闷的哭笑不得,他心疼惨了自己的媳妇儿,“晚晚,你可知道你刚才答应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轻晚还沉浸在热血沸腾的爱国教育中,懵逼片刻,“我答应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就是大哥用自己的一份力量报效祖国而已啊!

    程思安笑吟吟的,又恢复了军区领导的威严和尊贵,他长腿交错,很有领导的架子,不是一两天炼成的,“你是制片人,独立带领团队拍摄了电影,可见你的能力不在所谓的大牌制片人之下,现在有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,你负责找剧本、组合团队,资金方便你不用担心,总之,这部戏交给你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啊?!!”

    陆轻晚明白什么程墨安要皱眉了,她居然掉进了大哥的陷阱,大哥套路她!

    程墨安心疼的揉揉她的脑袋,实在太无奈,只好笑道,“晚晚,跟他们这些吃皇粮的打交道,一定要留神,专心,不然被卖了你还觉得挺骄傲。”

    好像……貌似,她的确挺骄傲的,报效祖国啊,多硬气!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陆轻晚拍摄《倾听》,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,想让妈妈的作品被世界知道,天时地利人和,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啊?

    剧本是核心,她哪儿找去?

    程思安很惬意的抽了支烟,慢悠悠的点燃,吮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的事,也是我的事,这么大的盘子,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端呢?大哥说服不了我,恰好你来了,显然你比我好攻克,但不管我还是你,只要有一人答应大哥,就等于都答应了,懂吗?”

    程墨安耐心的解释后,陆轻晚还能不懂吗?

    大哥知道墨安爱她,一定会全力帮助她,甚至比自己的事业更上心,她虽然没有一兵一卒,可程墨安有半壁江山啊!

    腹黑,狡猾,奸诈!

    程家两兄弟都是狐狸!老狐狸!

    陆轻晚磨磨小白牙,两眼亮煌煌的,像点燃在夜空的烟火,“大哥别忘了,商人都是看中利益的,没有足够的利益绝对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作为滨城最大的纳税人,程墨安同志一定会鼎力提供金钱、物资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!亲兄弟也要算计?

    程墨安苦笑,“大哥,你损的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市场经济嘛!票房收入算你们的,我们提供技术支持,演员的训练、军需物品的使用,场地、武器设备,这些还不够?你知足吧。”程思安笑,一口轻烟飞出他的嘴唇,徐徐上升,大有青云直上的气度。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抽个烟能够抽出军人范儿,大哥也是厉害!

    程墨安大手一下一下的顺陆轻晚的长发,青丝如绸缎,摸着能醉,“大哥这么仗义,咱们也只能迫于淫威答应了,谁让他官大一级压死人?”

    陆轻晚心道,老狐狸你说的这么无辜可怜受害,心里怕不是这么想的吧?

    他从商十年,从来没做过赔本买卖,无一例外。

    程思安一支烟抽完,他爽快的起身,大步走到玄关,拿走自己的外套,“你们两个继续商量细节,我晚上开会,不回来住,大哥对你们好吧?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算是补偿?好个鬼啊好!

    人走后,陆轻晚忙腻腻歪歪的扎入了程墨安的怀里,娇柔的像水儿,“老狐狸,人家想你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附身,依稀的烟草味道慢慢沁入她的唇齿,“我刚抽了烟,味道大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主动搂他的脖子,吧唧亲了下,“现在甜了吧?”

    程墨安呵呵乐,“去看电影了吗?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啊!特别好!明天再看反响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让我陪你看?这是你的第一部戏,应该咱们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心道我哪儿敢啊,万一是烂片多丢人,好在现在她知道了,“我可以二刷啊!绝对不剧透!”

    程墨安欺负她的隆起和腰臀,狠狠的欺负着,“这部戏的剧本,我半年前就看过,需要你剧透吗?”

    好像对耶。

    她哼哼唧唧的缠磨他,各种撒娇各种矫情,整个儿没骨头的泥鳅,“我肚子饿啦,想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霸占了她的唇,送入自己的舌,跟她纠缠,“吃别的东西都容易胖,不如吃我,好吃,不胖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个老狐狸啊!!以后都不随便问他问题了,总能被他曲解。

    坏归坏,程墨安还是细心的帮她煮了一碗面条,等把她喂饱了,才痛痛快快喂饱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狐狸居然也有温柔的时候,昨晚格外体贴她,所以早起身上没那么难受,还挺舒服!

    陆轻晚喜滋滋的趿拉拖鞋出门,不过她亲爱的程先生已经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时间是早上九点,呃,她睡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……”

    才洗漱完毕,她接起电话,“球儿,一大早就准备给我惊喜吗?咱们的票房多少啦?”

    她坐好准备吃饭,程墨安的厨艺是真心好,最简单的食材被他加工后堪比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“不是好消息,你来工作室吧,咱们见面聊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嘴巴里含着食物,吐字不太清晰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快吃,吃完了来。”

    靠,她吃得下去吗?捞了个某狐狸牌三明治,陆轻晚随便穿上衣服就去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“评分被人刷到了6?”

    陆轻晚看了几个订票平台的评分,分分钟炸毛!

    昨天《倾听》评分8.6,高居最近上映的电影上游,怎么一夜之间滑到了6?

    叶知秋和卢卡斯交换眼神,然后把一些恶意的差评拿给她看,“有人在故意抹黑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垃圾电影!剧情凌乱!”

    “主线差死了,全靠男主一张脸!”

    “什么技术水平?看到一半睡了实在垃圾!”

    “男主女主僵尸脸,看的尴尬症犯了。”

    “差评!”

    “不值票价!”

    “垃圾!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零分?给一分也嫌多!”

    这些评论,全部都是给的一分,直接导致整体的评分下滑,购票区骂声一片,很多人回复留言说还好没买票,决定去看《如歌》。

    卢卡斯看过恶评,完全是水军,根本就没有看过,“有人想打击咱们,请了黑客水军,我想跟如歌脱不小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和他的看法一致,“如歌的评分是7.5,褒贬不一,但倾听的确是打下来的口碑,凭实力他们输定了,所以来阴的,晚晚,我提议回击!”

    陆轻晚搁下手机,若有所思,“如歌背后是天虹,犯不着这么拙劣愚蠢,也不符合白若夕直接攻击对手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许是慌了,如果倾听的票房过于如歌,她太丢人,也许这是她的背水一战。”叶知秋信不过白若夕的人品。

    卢卡斯没急着说什么,他左思右想,将可能的因素联系起来,可白若夕仍然是第一个怀疑对象,“有没有可能,白若夕利用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陆轻晚沉吟,她明媚的眸子里跳跃着窗外阳光,琉璃般透明,“白若夕很聪明,有手腕,就算想做什么,也不会自己动手,你想想前几次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觉得谁是她的枪手?”

    陆轻晚不敢轻易下结论,“只要跟咱们有过节的,都可能是她的同伙,共同的敌人往往会促成不可能的朋友,我的敌人挺多的呢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。

    多是多,但能蠢到刷分的,统共也就那么一两个吧!

    “你猜到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打了个响指,她深粉色的嘴巴笑的倾斜而张狂,“我去办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晨最近心情不太好,其实也谈不上不好,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欧阳清清。

    但他要了她,两人在一起的次数很多,他要的女人风格各异,但有个共同点——干净。

    不管以后变成什么鬼样子,至少他在她身上卖力时,她必须干净!

    但欧阳清清恶心了他,他无法跟人公用一个碗筷、一根烟、一个牙签!而欧阳清清是个被太多人剔过牙的牙签!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就反胃。

    所以那天之后,他没再见她。

    他是个谨慎的人,工作时神情专注,不愉快的事情很快就离开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直到办公室的门被秘书敲了两下,他看着文件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陆轻晚小姐找你,见吗?”

    “不见,谁也……”他想说谁也不见,可手中的签字笔顿了下,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秘书很少见他们的少总裁露出这样的表情,疑惑,惊讶,还有一点点的喜悦,“陆轻晚小姐,《倾听》的制片人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!”

    张晨甚至升高了语调,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竟然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陆轻晚衣着很随意,早上出门急,她在t恤外面套了个牛仔衫,蓝色的牛仔裤,白色的复古运动鞋,青春洋溢的模样,如花似玉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摇晃手中钥匙扣,“张总,第一次来拜访你的办公室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张晨一时痴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迎着落地窗外的阳光,璀璨如碎芒,全部都在帮她上妆,就算最美的春风也比不上她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很意外,你居然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张晨喝咖啡,提神。

    陆轻晚旋转他对面的单身沙发椅,弯腰坐好,“我找妹夫,当然有事儿啦!”

    妹夫?

    这个称呼张晨不喜欢!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心道,看见我表妹的收藏品,你恶心了啊?小琛掌握的资料真棒!张晨洁癖!

    “好吧!那就说说咱们的事儿!”陆轻晚搁下车钥匙,纤细白莹的手也搁在那里,她指头细长水白,轻轻一敲,可以敲醉人心。

    张晨狐疑,“咱们?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和你。”陆轻晚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晨管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她的手,不想被迷惑,可她的笑容,她的呼吸,她的香味,她的存在就是最大的迷惑。

    “《倾听》票房不好啊,评分可差了,只有6分,哎,作为制片人,丢人死了。”她悲悲切切的诉苦,很无奈的长叹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张晨怔了,“你怎么不去找程总?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我哪儿敢?我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托腮,拖出的一张桃花面,“张总,你愿不愿意帮我呀?”

    张晨又想到了生日会那天的她,一袭破残的礼服,她穿的宛如世外之人,他忘不掉,“那要看帮什么?还有,我从来不白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!你帮我处理掉恶意差评,我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胜券在握,她了解张晨的心思,但她不会牺牲自己。

    张晨眼神闪了闪,“我要的?”

    “对?”

    “无论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她回答的言辞凿凿,一点不似玩笑。

    张晨斟酌,其实恶意差评一眼就看得出来,处理起来不难,他想要的,她真给?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信,我可以录音啊,不赖账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把手机打开,真的录了音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帮你处理好,你别忘了兑现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必须!我这人一字一句都不食言。”陆轻晚拍拍他大班桌上的摆件,“金蝉不错,招财纳宝呢!张总好眼光好品味,怪不得女人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都?

    张晨心猛然跳了下,“我这么有魅力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潘安也说自己长得不好看啊,但历史不承认嘛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