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60章 真男人,真爷们,真硬气!

第460章 真男人,真爷们,真硬气!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爱情啊,其实很简单的,只是可念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驱车开进了灯光辉煌的大道,自己跟自己说了这么句话。

    不过她相信,六儿应该快要付诸行动了,她行动或许不单纯为了得到手枪,还想体验一下什么叫作爱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她沐浴在七彩斑斓灯光下的脸,笑的比刚才会动人,更有灵气,有些东西就是致命的毒药啊,沾染一口就会上瘾,很难戒掉的呢!

    到了帝景豪庭的顶层公寓的玄关外,陆轻晚脑子一抽!

    靠啊!!

    她怎么忘记啦?老狐狸的大哥还在这里?她居然一踩油门杀进来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瞬间从爱情的绮梦回到现实,陆轻晚扶额,偷偷猫腰躲在外面不敢进去,万一再遇到大哥,她连怎么打招呼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陆轻晚好像还没怕过什么人,但她非常害怕程思安,每次见到他都会禁不住心虚,像耗子见到猫,这就是做太多亏心事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军区的事情,大哥自己拿主意就好,似乎我不太方便插手。”

    嗯?老狐狸的声音?

    陆轻晚缓缓撤出去的一只脚又没骨气的挪了回来,程墨安的声音是风筝线,他稍微用点力她就跑不掉。

    额……陆轻晚更悲剧的发现,她对程墨安没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完蛋了,程家两兄弟是她迈不过去的高山大河。

    他们在聊军区?

    不如听听?

    程思安捏着烟,他抽烟很快很猛,一支也就五六口,但他抽烟和程墨安的习惯一样,不管什么烟,不管多名贵,只抽整根烟的四分之三。

    接近烟尾的部分尼古丁最浓。

    他揿灭了手中的烟,没有再抽,“你想多了,军区的事当然轮不到你插手,我只是想听听群众的声音,现在讲究民主,群众是基础,军方也懂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笑了,“大哥现在说话一股官腔,我记得你以前最不喜欢别人打太极,说人家肚子里都是弯弯肠子,怎么大哥现在也被同化了?看来濯清涟而不妖只是传说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眨眨眼。

    赶脚他们谈话的内容好高级,很有水平的样子,说个话而已,居然还吟诗作对比才华,要不要这么牛掰?

    程思安听出二弟的讽刺,愣是不往他的方向去,继续走自己的路线,“到什么山念什么经,和你在一起,就得用这套,谁让你是商人?换成军区,我压根不需要客客气气讲道理,你知道,子弹和拳头有时候比说话有用得多,见效得多。”

    商人心眼儿都多,而且无商不奸。

    程墨安吸了口烟,嘴巴里发出很轻微的“吱”,然后他弹弹手指,“把无原则无立场欺压普通百姓当成高尚?大哥现在不光会玩心眼儿,还会给自己写锦旗,既然大哥觉得子弹和拳头有效,那么直接用在军区和外交不是更好?没必要来找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有实力,这个理由还不够?”

    程墨安笑道,“每年征新兵之前都有爱国宣传片,大大小小的军事演习更不少,大哥还觉得不够?非要我当你们的喇叭筒?你就不怕被人家骂鼓吹自己兄弟?大哥不懂得避嫌?”

    程思安心道你小子终于肯正视我的问题了!

    “避什么?大丈夫坦荡磊落,问心无愧,向来就是能者居之,跟咱们的关系无关!”

    怒完,他又说,“现在的年轻人跟以前不一样,以前的小伙子看一周新闻就恨不能扛枪上战场为国捐躯,现在的年轻压根不看新闻,所谓温饱思淫欲,和平年代的人,哪儿危机意识?看看美女,刷刷视频,旅游美食小鲜肉,你自己看一眼,满大街的男人,大了不说,我从步行街走一趟,就没见一个像男人的男人!”

    陆轻晚差点就笑了,大哥你好犀利!不愧是军营出来的钢铁直男,说话够硬朗。

    程墨安很平淡的道,“这也不关我的事,男人不像男人,大概是没底气没实力,也或许他们更想当女人,不过现在的女人倒是越来越像男人了,不也挺好?”

    陆轻晚捂嘴,哥弟俩斗嘴真是有意思的很!哈哈哈哈,以前程墨安跟人家聊天,大概三句就说的对方哑口无言,亲哥就是亲哥,面子给的特足呢!

    程思安好像火了,二弟太能沉住气,他效果甚微,他的确不擅长跟商人谈合作,心眼儿忒多。

    “给句痛快话!片子你到底拍不拍?!”

    “艺术源自灵感的自然发挥,电影是第七艺术,融合了六大艺术的精华,更不能迫于压力妥协,我说过,拍电影可以,好剧本,好团队,好演员,好的市场前景。当然,我也提倡传播正能量,但绝不为任何人定制,更不谄媚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为个人,是为了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军队属于个人管辖,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行,你行!你硬气,非要逼我动手?”

    “大哥尽管动手,作为军区领导,殴打群众是什么罪行?需要上军事法庭吧?”

    “程墨安你小子!”

    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话题呢?

    陆轻晚仔细理清其中的逻辑关系,她貌似明白了!

    大哥希望程墨安帮军区拍一部宣传国家军事实力的电影,既能提升民族自信心,又能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国情感,最主要的是,来年的新兵招募更容易。

    电影的确比书籍、图片、雕塑等艺术形式的传播速度、广度都大,能够深入到山乡荒野,给人试听的震撼和情感触动!

    大哥的出发点没错啊,何况弟弟的影视公司实力非凡,有能力承担重任,于公于私这次合作都是双赢。

    可程墨安实在太有原则,如果他现在看到了一个惊艳的剧本,而不是大哥的一面之词,或许态度会不同。

    遗憾啊,大哥心思太耿直。

    “腿不麻吗?不进来坐坐?”

    大哥的声音不远,可陆轻晚突然听到,吓得魂儿都飞了,不是被发现了吧?

    “别躲了,弟妹 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眼前一黑,实在是……服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好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规规矩矩的站好,听墙角果然不是好习惯。

    “坐下说,我又不是豺狼虎豹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程思安没放在心上,他还是保持刚才聊天的姿态,长腿横过茶几,拖鞋踩横木,姿态桀骜不羁,在陆轻晚看来,那样子就俩字——爷们!

    程墨安挥挥手,把小狐狸护在自己身边,沙发凹下去一点点,两人挨得很近,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陆轻晚心道,大哥是军人,果然比一般人警觉,这方面墨安就没那么强,还好没那么强。

    “从你们说群众的时候。”陆轻晚小手儿很乖的放大腿上,温顺的小绵羊。

    程墨安点头,问她,“大哥让我给军区定制一部电影,主要讲我国的军事实力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轻晚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想征求自己的意见,看是不是真有妥协的必要,毕竟国家利益不是金钱交易,她认真的想了一会儿,“其实拍摄爱国题材电影,也不算谄媚,现下国家倡导讲好中国故事,建设美好的社会,我国的军事实力在世界舞台上有一席之地,是国家实力的体现,我们为何不告诉全世界呢?”

    兄弟俩齐齐点头,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受到鼓励,陆轻晚笑了下,小脸儿有点红晕,很是可爱,“美国提倡个人英雄主义,所以有美国队长、金刚狼、蜘蛛侠、超人等等,他们扮演救世主和世界警察的角色,所以全世界都崇拜美国,当美国是老大,那么换言之,中国也可以做到啊!中国的文明从未中断过,有雄厚的资源和智慧,五千年历史,难道比不上米国?

    论武器,我们有两弹一勋,论科技我们有神州和嫦娥,论文学我们有莫言,论科学我们有屠呦呦,中国人喜欢中庸之道,觉得做人要低调,内敛,财不外露,可不让那些虎视眈眈的人知道咱们实力强大,怎么威慑四方?现在随便阿猫阿狗都想踩一脚,是时候亮出招牌吓唬吓唬他们了!”

    陆轻晚喘了几口气,把自己的意思说完了,然后她发现客厅很安静,出奇的安静!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说错了什么吗?得罪了军方大领导吗?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寂静中,程思安突然击掌喝彩,脸上是畅快淋漓的大笑,“好!说得好!自古以来,我们国家都提倡女人柔美娇弱,但从弟妹身上,我看到了巾帼英雄的豪气,你说的没错,军队、经济、政治和科学,每一样咱们都不输给旁人!为什么不让别人知道?弟妹今天的话痛快!”

    他很激动,很开心,似乎遇到了知己,一时间脸上红光交错,比喝了一大瓶茅台还滋润。

    程墨安却蹙了蹙眉头,他意识到了大哥的用意,晚晚只怕掉进了漩涡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陆轻晚被他夸的挠头,羞羞瑟瑟抿唇,“大哥过奖了,我就是愤青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问你,如果给你个机会报效祖国,为国家荣誉而站立,你愿意吗?”程思安眼神咄咄,灼热的眸子比红旗更明艳深沉。

    “我是中国人。”陆轻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!中国人!我再问你,让你利用自己的才能、资源,不上战场,不扛枪作战,给军方当后援,给战士们加油打气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程思安没让她马上回答,而是语气沉稳的缓缓道,“大家都以为和平在眼前,只管享乐,但你知不知道,边防战士每天、每一分钟都在面对死亡威胁?犯罪分子无孔不入,我们的战士脑袋系在腰带上,每一次出门都要写好遗书,大部分人不会知道,北国零下三十五度的气温,战士们荷枪实弹的守在最前线……”他吸了口气,眼睛已经潮湿,“那句话很俗很土,但很对,当你觉得人生轻省时,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拍了拍陆轻晚的肩膀,这一刻她不是弟妹,不是姑娘,而是他的战友伙伴,可以同生死的那种,“穿上军装的那一刻,命就是国家的。谁没有家?谁没有牵挂?但大家和小家,终究是难以两全的,如果没有他们关山万里为了一个个小家守望,国将不国,何以为家呢?”

    陆轻晚的眼睛也热了,她嗅到了疆场的血腥,风雪的酷寒,年轻战士奔腾的心跳,还有……她看到了迎风招展的红旗。

    人家说,红旗是鲜血染红的,她从不觉得矫情。

    若无赤子之心,怎当华夏儿郎?

    陆轻晚眼泪灼灼,她慎重的点了点头,“我愿意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