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52章 哥俩儿拌嘴也是欢乐呀

第452章 哥俩儿拌嘴也是欢乐呀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安抚好受惊的小狐狸,程墨安阴了脸。

    程大哥豪放不羁的装扮对女性冲击太大,常年在军队训练,肌肉紧致不说,四肢比例完美的令人发指,即便不看脸,身材也足够撑起半座江山。

    何况人家有更加峻拔的脸。

    陆轻晚不由自主回想触电般一闪而过的美男图,美男已经用人类无法企及的速度包住了自己,一派领导风范道,“在部队待习惯了,在我眼里只有两种人,死人,活人,没有男女之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陆轻晚说的,为了不让她尴尬。

    但素啊大哥,您老人家把自己裹的如此严实所为哪般?

    陆轻晚干笑,“呵呵,大哥可以当我是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程墨安又紧了紧陆轻晚脖子的蚕丝被,这才冷声道,“聊聊?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,程墨安说话的狠劲儿,八成要跟大哥玩儿命,陆轻晚不方便再跟着出去,偷偷趴门缝儿听,哥俩好久不见,按理说应该来一场热情如火的问候,交代交代近况,再痛快的喝半夜。

    他们倒好,见面就掐架,你不让我活,我想让你死。

    程墨安拍拍她拱出门缝的脑袋,“进去,别吓到你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啪嗒啪嗒眼睑,指头扣门板,最后还是顺从的听话。

    客厅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程墨安丢给大哥一套长款的居家服,“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程思安接了衣服,慢慢套上,他们兄弟的身高不相上下,体型也近似,程大哥的肌肉更结实有棱角,程墨安则趋向健康有线条,所以同样的衣服,穿起来风格各异。

    程思安三分矜贵,七分野性。

    收拾妥当,他卷起袖子,“先打一架帮你泻火?”

    程墨安闲觑他,“大哥好像有事瞒着我,说说吧,你第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这么确定?”程思安长腿随随便便的翘高,脚底踏茶几的底层,挺拔身材往沙发那么一贴。

    “比观察能力,我好像没输给过你,需要我详细解释你们看对方的眼神吗?大哥。”程墨安这意思并不是说两人有什么奇怪的纠缠,而是晚晚对大哥好像有点怯,在他看来,陆轻晚天不怕地不怕,还没畏惧过谁,面对大哥也不该瑟缩。

    但陆轻晚突然怔忪的表情他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二弟,我早说让你跟我一样放弃家族事业从军,你不听,如果你当年跟大哥一起去部队,也许现在至少混了上尉军衔,吃皇粮,办负公差,多好?”

    程思安翻了翻桌子想找烟,客厅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不当兵,是不想抢走大哥的饭碗,大哥觉得,我去s军区跟你竞争,加官进爵这种好事还能落到你头上?”

    “墨安,你不谦虚的个性得改改!从商成功不代表别的方便出色,当兵靠的是拳头和大脑,耍嘴皮子可不行,你啊,还是太傲气。”

    他的二弟从小就这性格,谁也不服,谁也不让,喜欢的人不亲近,不喜欢的人坚决不搭理,不爽时一句话能将对方怼的无言以对,哪怕作为他的大哥,也没少吃亏认栽。

    程墨安很认同大哥的判断,点头承认了,“怪我太优秀,从小到大没吃过亏,也没栽过跟头,更没输过,所以不知道什么叫失败乃成功之母,更不懂谦虚使人进步,因为我进步的很快,经商优秀,说明我的大脑足够强大,至于拳头,大哥没见过我打人?”

    那边又偷偷窃听的陆轻晚,紧紧捂嘴没让自己笑,老狐狸你简直自恋的上天啊!傲慢高冷的范儿迷死个人!

    “咳!”程思安又被二弟呛了,但他话锋一转,抢占了先机,“真这样?麻烦二弟解释解释,你花了六年时间才重新找到陆轻晚,怎么回事?凭你的聪明才智,不该把战线拉太长,你喜欢速战速决,一刀致命,怎么?现在做事犹豫了?效率降低了?还是说这些年只忙着赚钱忘了提升智力?二弟,你茶饭不思的样子,大哥至今还记着呢!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!!陆轻晚笑炸,哥们对话的方式好萌好欢乐,互相打压不含糊。

    程墨安活了三十年,唯一挫败事当属陆轻晚,但烫手的山芋他不会接,而是继续自己的疑问,“强行切换话题不是君子所为,大哥不是自诩光明磊落?很好,说吧,你怎么知道晚晚?”

    到底还是没绕过坎儿。

    程思安把和陆轻晚的相识过程介绍一遍,重点提到了小普陀山那次夜战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选的女人不简单,单枪匹马跟八个男人赤手肉搏,放在我们军队,也算是合格新兵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大哥将话说完,程墨安的眼底已经升起了台风海啸,“你说,那晚她受了伤?被人伤了腿和手臂?你把她送到小普陀山直接走人?没带她去医院包扎?也没请医生过去会诊?”

    程思安的重点压根不是这个,于是凛然道,“怎么?受伤流血都是小事,她不是琉璃做的,年轻人自我修复能力强,皮外伤不需要包扎,哪儿那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程大哥说的那叫个理所当然,对他来说女人和男人没区别,挂彩反而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程墨安的拳头已经嗖地逼近他的鼻梁,“大哥试试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程思安速度不慢,及时捉住了二弟的拳头,拳风扫过他的脸,勘堪停在鼻梁上方,只肖再往下一点点就要打歪他的鼻梁骨,这小子好大的火气,“她没事儿!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晚晚居然受了伤,程墨安冒气冲天,有杀人的冲动,他收回拳头,接下来脸色再也没好看过,“你说是胡运达?”

    程思安暗忖二弟性情怎么变得这么易怒易爆炸?他原来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,谁都看不出他的情绪,今天竟然失控?

    他的严谨克制和内忍,在陆轻晚这里全都不作数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胡运达人在警局,起诉他故意伤人罪,罪名一旦成立,至少……”程思安还没说出判刑的年限,程墨安抓起电话走了。

    程思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来到阳台,程墨安烦躁的解开衬衣扣子,窗外的玫瑰已经凋谢了大半,威风吹过,绿叶摇摆不定,他的小狐狸玫瑰花一样娇艳开,竟然差点被胡运达那种畜生欺负,不灭他,难以平复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就通了,那边的人知道是程墨安,开口就格外客气,“程总,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电话来自滨城警局,接电话的人是总局的局长,他和程墨安私交不深,因为程墨安的枝头他还没攀上,作为滨城的第一纳税大户,警局司法部门多少会给点面子。

    程墨安阴沉沉的语气并没笑音,“王局长,听说胡运达在你那里?”

    “是的程总,他因故意伤人罪被逮捕,即将进行审查,法院会给出具体的判决。”

    胡运达是程思安的人扭送来的,莫非……

    王局长心里有一盘棋。

    “作为滨城市的市民,我有权举报吧?王局长。”程墨安那语气哪像要举报,他要下判决书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程总你说!”

    “好,胡运达……”

    三分钟后,程墨安道,“该怎么处理,希望王局长从公平正义出发,给出最服众的答案,滨城人民会感谢你的铁面无私。”

    王局长那边听的蒙圈儿,本来是故意伤害,怎么会扯到偷税偷税、婚外偷情、克扣员工薪水、非法走私、操控股票?甚至还有赌博?

    胡运达怕是得罪了这位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权贵吧?

    “一定的!秉公执法为人民服务,是我们的宗旨,我们会核实程总的举报,尽快给你答复,滨城有程总这样敢于实名举报的好市民,实在是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不光王局长楞,程思安也有点怔,“二弟,你刚才说的话,那句是真的?”

    程墨安将手机丢沙发上,眉心深深刻着川字,“每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胡运达真有以上行为?不实的举报会承担法律责任,你没冲动?”

    爱情冲昏头,难免做出疯狂的举动,希望二弟不会。

    “胡运达做了十几年高管,随便查查就有一堆烂账,他禁不住查,只会查出更多,不会少,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。”

    程思安揉揉眉头,“得罪你,真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大哥今晚是不是可以去酒店住?得罪我……”他一字一顿,“的确会倒霉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懵逼好一会儿了,我勒个去!胡运达恐怕这辈子也别想出狱了,不把牢底坐穿才怪。

    程墨安果然牛掰,洁癖,护犊子!

    哈哈哈,爱死他拉!

    程思安打了个疲惫的哈欠,“困了,我先去睡觉,晚上有个作战计划修改,临时换地方影响我心情,你把门关好,别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噗嗤笑出来,她拱拱脑袋,“老狐狸,相声说的不错,给你拍拍手!”

    程墨安一个箭步上门,单手搂住她的腰肢,踢上门,然后撤掉她身上的被子,低头见她腿上的伤痕,“怎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陆轻晚没想让他担心,于是撇嘴,“我又不是玻璃做的啊,不娇气!”

    程墨安心疼的直皱眉,“你是水晶做的,不比玻璃珍贵一千倍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