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48章 程墨安的嘴巴有多厉害

第448章 程墨安的嘴巴有多厉害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杀人,诛心。

    比起来匕首和子弹,直插心脏的攻击更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周公子心中有铜墙铁壁,自诩早已刀枪不入,他可以横行世界任何一个地方,不被任何人影响,他就是自己的国王!

    但尘封在他记忆最深处的往事,却被程墨安轻易的掀开了幕布,就这么血淋淋的展示给他看,他内心受到一浪一浪的冲击,桌子下面的拳头已经紧紧攥起,随时能打烂对手的脑袋。

    程墨安从哪儿查到了他的过去?他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?发生那件事之后,家里的佣人全部被遣散,早就连是死是活都没人在意,他竟然把人给找出来了?

    周公子在斟酌,思忖,他的沉默像是一个高速运转的数据库,综合所有的数字编码,进行精密的计算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气定神闲的程墨安,也在思量,周公子这张脸后面,还隐藏着什么他还没解开的谜语?

    周公子不让自己陷入更深的漩涡,幽凉的蓝色眼眸回看程墨安,他没有血色的唇笑的邪魅,“你奈何不了我,程墨安。”

    他从小就记忆力惊人,拥有同龄孩子无法企及的智商和天赋,以他的聪明才智,应该是家族最受关注的孩子,然而没有。

    母亲的死亡,让他沉默了快两年,两年间他没有户外活动,不去学校,不跟家人交流,每天把自己藏在实验室。

    他发誓,要研制出起死回生的药,他要救活母亲。

    他不服任何人,连死亡都不服!

    只要他愿意,程墨安今天会是一副骨头架子,他永远也不是他的威胁!

    终于说话了,看来心理素质还不错,程墨安笔挺的长腿横过简易小茶桌,两腿在脚踝处交叠,摆了个海边度假的姿势,再来一杯薄荷冰茶,就是个标准游客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任性,你母亲应该能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公子的眼睛狠劲儿一抽,母亲……他是不可能实现起死回生的伟大梦想了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程墨安指头在小桌子上面敲敲,颇有些孺子不可教的遗憾,“中国有句老话,讲儿子不争气,父母会气的从坟墓里跳起来揍他,你母亲看到你今天的样子,也会忍不住复活吧?”

    周公子听出他在讽刺自己,气的咬牙根,“住嘴!你没资格谈我母亲!”

    母亲是他的底线,也是他的禁忌,程墨安竟然打他的七寸,这个男人可恶!

    “不谈她也可以,周公子你本人更很有意思,”程墨安浅笑,笑意很薄,浮在眼睛上,“你以自己的生命作为要挟,并且愿意放弃继承家族的财产,就为了留住你母亲的尸体,你花了两年的时间,跟着你的第一个导师,督促他研制让死者脑细胞重新复活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程墨安很同情的蹙蹙眉头,当然,更大程度上是觉得这孩子真是死心眼儿的可以,竟然会天真的以为世界上有复活的办法。

    好在他不像秦始皇那样,找什么仙草长生术,而是凭本事做科学研究,变态之余,还有点脑子。

    周公子冰冷没有血色的脸,有那么一点点惊讶。

    程墨安轻轻哼了声,“四岁的孩子难免有幻想,但你不一样,你很执着,并且坚信自己会成功,直到你六岁那年,你的导师因为不堪负重,在实验室里喝下一瓶失败解药,当场死亡。”

    周公子的惊讶渐渐放大,有演变成愤怒的趋势,这都知道?

    当年他仅仅四岁,还没有独立做实验的能力,只能邀请皇家医学院的教授帮忙,那位教授有着生物科技进步奖头衔,是那时英国最炙手可热的生命科学专家。

    他央求父亲高价聘请教授,可两年过去,教授在医学生没有半点进展,母亲的尸体在冰棺里面一天天冷藏,重新活过来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

    但,程墨安调查错了一件事,教授并不是自杀,而是他让他喝掉了失败的残次品,既然是失败的作品,发明他的人就必须付出代价,他很清楚的记得,那天是他的生日。

    也是他第一次间接的杀人。

    程墨安在得到这些消息的时候,万分惊讶小小的孩童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反人类心理,他的疯狂令人发指,又让人痛心。

    “从你六岁到十岁,陆续有三个教授死在实验室,无一例外,都是喝了失败的解药死亡,而你是唯一的目击证人,”程墨安眼睛里不再是单纯的询问,而是讨伐和鞭笞,他放慢的语速,“所有人都以为一个小孩子,绝对不会做出杀人的事,当他们是被自己的成果伤害,死于无能,就连你精明的父亲和祖父,也那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周公子的嘴角很讽刺的动了动,“我只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那模样分明是在说,你能谴责一个小孩子吗?

    “不,你是个小恶魔,一个会喝自己母亲鲜血的恶魔,一个会利用大人的同情人,去谋杀人命的恶魔。”程墨安依然是刚才的姿态,周公子做的事匪夷所思,而他表达的方式也伴着戏谑,他根本不把周公子当成人,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!

    “你母亲的死刺激了你的神经,让你学会了用杀人和虐待获得快感,还有,你现在还在喝人血,你有瘾,不亚于吸血鬼以血为食物,你身上留下的顽症,强迫你走上了黑道,注定不能跟你父亲一样光明正大,于是你彻底放弃了做正常人的机会。你想报复社会,报复全人类,你想让所有人都体会你曾经的痛苦,你想让更多的人跟着你母亲一起毁灭,你甚至想毁掉这个世界!周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速度加快,对面的男人表情也随着发生改变,周公子的脸色已经很难平静无痕,在程墨安一层层撕开面具的过程中,他的瞳孔放大,眉心的皱纹倏地加深!

    他想杀了他!

    可程墨安突然换了个节奏,他缓缓喊了他的名字,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沉静,“你叫自己周公子,是因为你知道中国有个传说,庄周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,你……魔怔了。你以为自己会成为第二个庄子,所以,你研究了致幻的毒药,吃下这种毒药,人就会出现美好的幻想,在幻想里,人可以为所欲为,而你能在梦里见到自己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致幻的毒药昂贵又低产,周公子只在做实验的时候让下属吃过,后来他只留着自己用,他每次想念母亲,就会吃一颗,然后让自己进入深度睡眠,在梦里跟母亲团聚。

    这是他难以启齿的秘密,也是他最甜蜜的时刻。

    程墨安不可能知道!不可能!他在骗人!他用了什么手段?

    “你从十岁开始啖肉饮血,疯狂迷恋血腥味的刺激,只有热血能让你觉得自己还活着,十五年过去了,你吸了多少血,还记得吗?”程墨安额头的青筋隐隐跳动,他不忍把周公子跟满嘴鲜血的怪物联系在一起,毕竟,他是晚晚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他更不敢想,是不是晚晚的血,也曾经在他嘴巴里被玷染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令程墨安怒火中烧,一想到晚晚可能被他欺负恐吓过,他就想打断他的鼻梁骨,打碎他的头盖骨!

    周公子想不通,程墨安是怎么打听到的,他很轻的摇头,不想被他带走思路。

    他的疑问越多,程墨安掌握的主权越大,周公子看起来毒辣阴狠,其实内心不堪一击,如果硬碰硬的火拼,他会不惜代价毁灭敌人,但攻心么……程墨安自信他能占上风。

    不然,他多年的心理学和催眠术,不是白学了?

    周公子像个被剥去了华丽外衣的小丑,他忍不了程墨安的窥探,“你想攻击我的心理防线?你以为自己有多高明?”

    程墨安长指把玩着水杯,他来船上做客,招待他的竟然只是一杯清水,果然啊,这位周公子很抠门,“不,我想帮你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治病!!哈哈哈,程墨安,这是我活了二十五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!你们才有病,你们全都有病!”周公子突然放声大笑,笑的船舶似乎都在颤抖,窗外的流水哗哗哗疯狂的席卷,要盖过吃水线,将整艘船沉入泰晤士河。

    程墨安就这么冷眼看他发疯,看他苍白如雪山之巅的脸,一点点露出狰狞的报复欲,看着他状似坚硬的外壳被剥离。

    他萌生了同情和惋惜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母亲的死亡,或许今天的周公子会是生物和化学界的精英,也或许已经拿下了诺贝尔奖的桂冠。

    只可惜,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周公子终于笑完了,他皱巴巴的脸慢慢的平整,像一团纸被展开,没有折叠的痕迹,蓝眸里迸射清冷的火焰,他长臂嗖地横过桌子,揪住程墨安的风衣领子,“不要逼我现在就轰炸你的船,还有你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像在看一个撒泼的孩子,他目光不移,“武力是无能者最后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周公子嘴角歪斜,高挺的鼻梁嗅到了来自程墨安的威慑,陌生,清晰,凉薄,又锋利!

    “谁说的!”

    程墨安单手握着他的手,他的手冷的像蛇背,没有血液的温度,仿佛刚从病室出来,他稍微加力,手腕猛地往下压,掰开了冰冷的钳制,然后哄孩子似的笑道,“isaac asimov。”(艾萨克·阿西莫夫)

    周公子有片刻的迷失,他在想这个人是谁,想到是《银河帝国》的作者,气的嘴巴抽筋儿,“你耍我!”

    程墨安甩掉他的手,抽了几张纸巾擦掉跟他接触过的地方,“你的心理问题已经分析完毕,或许还有遗漏,以后我会再补齐,那么周公子,现在,让我们谈谈男人之间的问题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