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45章 上来吧,我背你

第445章 上来吧,我背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刚见面就直接称呼名字?这个提议不光大胆,还有撩逗的意味,白若夕要是连他什么心思都听不出来,这些年白混了。

    她环着自己的手臂,以拒绝的姿势和他并肩走,既不显得疏远,又明显在保持距离,“这样不太好吧!你是清清的哥,我们是朋友,直接叫你的名字不礼貌。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挨近她这边的手自然下垂,另外一只手在裤袋里,轻轻的点着大腿,白若夕是个警惕的人,她很有心思,懂得分寸,或者说她很懂怎么让男人保持探索欲,很聪明!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那么以后叫我欧阳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白若夕浅笑,点头表示可以结束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两人到了木栈道,木头和木头的衔接不是很密实,白若夕的高跟鞋细细高高,每次迈步都要小心,怕卡到缝隙里,她恨死了这种破地方!

    偏偏,欧阳胜宇一路上都在找话题跟她聊天,她没办法集中精神走路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是天虹影视部的总经理了,长得漂亮,能力强,你这么出色的女孩子,会吓走很多男人。”

    白若夕深一脚浅一脚,“比我吓走的男人,你觉得配得上我吗?比我低的男人,你觉得我会看得上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欧阳胜宇用笑声表示自己很赞同她的见解,“既然这样,我想知道白小姐你看得上的男人,大概是什么样呢?”

    白若夕走的脚累,再美的湖光灯火,此时也寡淡无聊,她身上的感觉只有脚踝和脚底心的不舒服,脸上的笑容不变,依然知性优雅,开玩笑的仰头冲他道,“你这样的就不错,要什么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玩笑话,甚至在故意戏弄他,因为白若夕肯定知道,程墨安是他们之间公开的秘密,而欧阳胜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都不是程墨安的对手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,当白若夕笑容晏晏对他报以微笑时,他心底某个地方,还是被触动了,像蛰伏多年没有苏醒的小兽,听到了初春的第一声惊雷,缓缓张开了眼睛,从僵死状态苏活。

    有了呼吸,心跳,生命力。

    他曾经一度认为,自己不会对任何人心动。

    那一瞬的恍然惊愕,让欧阳胜宇新潮翻腾不止,他甚至忘了做出更好的表情,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,“我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!你可别当真!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心头热热的,像揣了个暖炉,可白若夕的回答,等于往火炉里塞了一大把冰块。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吧?也许有那么一天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话没说话,白若夕突然尖叫一声,半个身子倾斜,惯性的拽住了欧阳胜宇的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西装一紧,感受到了白若夕突然贴过来的体温,可喜悦远不及担忧。

    白若夕咬咬牙,心里愤愤骂,修的什么破路!缝隙这么大怎么走路!

    “鞋跟卡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右脚高跟鞋深深嵌入了缝隙,踢了踢脚,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扶住她的肩膀,手指不经意摸到了她背部大片的肌肤,柔软丝滑,如刚刚盛开的莲花,馨香动人!

    “抓着我的肩膀,我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弯腰去检查她的鞋子,白若夕单脚站不稳,只好按着他的肩头借力稳定,“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她纤细的手指触摸他的宽厚肩膀,白皙的手背,纤长的指头,印着他的西装,附身看到他的后脑勺,他发丝浓密墨亮,很像程墨安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抬头不说话,好像蹲在这里帮她处理突发情况的男人,就是程墨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若夕的手加大了力道,紧紧抓着他,连体重都不自觉的压到了他的身上,柔的弱不禁风,“怎么样?还能出来吗?”

    湖风旖旎,伴着潺潺流水,突然暧昧的空气让四野风景都清新不少,她的声音娇媚低柔,像恋人在撒娇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眉头骨被她撩的紧绷着,手上的动作突然增大,“呼哧”拔出了高跟鞋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好意思,弄坏了你鞋。”

    高跟鞋卡的太死,他拔的时候蛮力大于巧劲儿,所以鞋跟断在下面,掉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水贴着木栈道,每一次波纹袭来,都会弄到手上,他手指湿哒哒的,拎着她的白色高跟鞋,有些愧疚的赔笑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回头,白若夕在脑海中酝酿的绮丽美梦瞬间破碎,不是程墨安……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我怎么穿?”白若夕抿抿嘴唇,有些不知所措的求助。

    男人最喜欢女人示弱、求助,这会激发他们的英雄气概,还会助长他们的保护欲,欧阳胜宇脱口而出,“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白若夕再三推辞,“不行不行,这行不合适,我光脚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路上都是水,而且难保不会有玻璃渣,鞋子是我弄坏的,我背你算是道歉,除非你不接受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白若夕“为难”的咬着嘴唇,前面欧阳胜宇已经弯腰做好了准备,看不到她脸上荡漾的冷笑。

    和他妹妹一样,愚蠢!

    “我很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女孩每天都说自己胖,其实也就九十多斤!对男人来说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伏在他背上,白若夕双脚悬空,夜风扫过她的长发,时不时搔到欧阳胜宇的脸,两人的动作更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托着她的腿弯,手里挂她的鞋子,这样的负重让他感到格外刺激,“清清邀请你参加爷爷的生日会,你怎么没进门?”

    白若夕道,“那么多人,不差我一个吧,我看到陆轻晚和她弟弟,怎么说呢,感觉他们俩才是你们家的主角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点到了欧阳胜宇的逆鳞,他现在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陆轻晚姐弟俩,真想杀之而后快!

    “一时的哗众取宠算什么?白小姐是个聪明人,难道不懂?”

    白若夕双手环他的脖子,胸口的两团蹭他的后背,随着他的脚步微微摩擦,威力堪比火石对擦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难捱的高耸喉结,好几次险些忍不住。

    白若夕貌似忽然不觉,“说起来,我很好奇,怎么大家都不提陆轻晚的父母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欧阳胜宇欲言又止,“我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亦琛蹭蹭鼻子,他依靠大树,竖起右手的大拇指,“老姐,阴!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陆轻晚潇洒的拍打手掌,刚才爬墙蹭到了灰,但拍的不干净,她索性在自己衣服上刮了几下,“心不狠站不稳!对付欧阳清清这种渣渣,太君子了不行!必须来狠的,下猛料!”

    陆亦琛又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,他老姐本事真不小,爬墙跳窗户这么爷们的事也干得出来,“你在她房间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晚上不就知道了嘛!我现在告诉你回头没惊喜啦!”陆轻晚把裙子整理好,然后没事人一样离开了犯罪现场。

    陆亦琛好奇的打量老姐的背影,“程墨安出差这么久,不会不要你了吧?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管的真宽!管好你自己吧,外公好不容易才原谅你,少年啊,你要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住这里?”陆亦琛看了眼时间,已经晚上十点半了,他以为姐姐会过夜。

    陆轻晚大喇喇的当着弟弟的面扣了下鼻子,“我就不凑热闹了,今天晚上会很热闹的哦,姐姐我不喜欢看热闹,喜欢睡觉!”

    终于解决了一件大事,她要去睡个美容觉。,至于晚上,呵呵呵!

    陆亦琛独自回别墅,外公和冯姥爷还在偏厅聊天,看样子不彻夜促膝不会罢休了。

    “张晨啊,你今晚喝了不少酒,要不就别回家了,在家里住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王敏芝温柔的挽留准女婿,体贴的堪比亲妈。

    欧阳清清在旁边站着不说话,眼睛里却是实打实的三个字:留下吧!留下吧!

    陆亦琛想想老姐临走前的眼神,不温不火的道,“那就留下呗!”

    张晨其实没打算留下,他晚上喝了不少酒,有些头晕目眩,“还是算了吧,我等会儿让司机来接。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看他脸上都是酒精过剩导致的血红,心疼的抱他手臂,“就算回去,也要醒醒酒吧?你这样回去伯父多担心啊!我让王妈熬一碗醒酒汤,你喝完再走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这个办法是比较折中的,张晨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王敏芝笑吟吟招呼佣人搀扶他上楼,还特意交代,“送去大小姐房间吧,客房不舒服!”

    于是,张晨被送到了欧阳清清的闺房。

    女孩子的香闺,一般不会随便让男人进,除非很亲密的关系,张晨头痛,但智商没掉线,他大概扫了眼这间房子,粉色为主,布置成了北欧公主风,各处是夸张的花纹和蕾丝,足见欧阳清清的品味实在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他无软无力的歪倒在她床上,手臂那么一滑,箍住了欧阳清清纤细的腰肢,灼热的唇凑到她耳边,“真香。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特意在房间喷过香水,自我感觉很良好,张晨一定会喜欢少女系,她顺手歪他怀里,娇滴滴的咬耳朵,“有我香吗?”

    张晨扬起嘴角笑,混合了古龙水和酒气,一呼吸就是荷尔蒙,“你最香,香的让人想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娇嗔着捶打他的胸口,不小心锤开了他的衬衣扣子,不小心摸到了他的紧致胸膛,不小心踢掉了他的皮鞋,再一不小心,亲到了他的唇……

    张晨翻身压住她,眼里迷离,眼前的脸出现了叠影,一会儿是欧阳清清,一会儿是陆轻晚,他恍惚了,“轻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以为他要喊清清,亟不可待的攀爬到他怀里,去啄他的唇。

    “妖精……”他沉下头,死死堵住了她的嘴!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