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41章 咱们俩好像要红了!

第441章 咱们俩好像要红了!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胸前没办法裁剪掉的油渍,她用笔画了个水墨涂鸦,远看像一朵墨色莲花。

    夜色葱郁如河蚌,而她的素粉色连衣裙像从河蚌裂口走出的珍珠。

    好在她的高跟鞋没损坏,踩上去显得高挑纤瘦,小腿匀称修长,烘托出曼妙的韵味,挽着陆亦琛的手臂,酷似乖戾的公主。

    隔着璀璨的灯海,张晨被她的姿态迷的目眩神摇,“妖精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恍惚回过神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张晨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生疼,他甩了甩手,丢开了欧阳清清,“她不是你表姐陆轻晚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?

    所以刚才坐计程车来的女孩是欧阳敬亭的外孙女陆轻晚?

    怎么会如此落魄?

    连个像样的礼服都没有,出门还要打车。

    落水的凤凰不如鸡,看看陆轻晚现在的遭遇,大家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被赶出家门了吗?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据说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!哎,女孩子家家的,不自爱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她,再看看欧阳清清,她给清清提鞋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王敏芝发狠的张开嘴巴,却只发出了够儿子和丈夫听出来的音量,“小贱人!”

    “妈,陆轻晚今天来,正好给清清当陪衬,也挺好!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见到俩孩子,面色上不见一丝情绪,任谁都读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喂,陆亦琛,咱们俩好像要红了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目光平视前方,他不敢看外公犀利的眼神,“姐,你脸疼不?”

    “疼,我仿佛看到一大堆金银珠宝在砸我的脸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服气你。

    陆轻晚不顾旁人的眼光和非议,像一只出了笼子的小雀鸟,走完鹅卵石小路,加速飞向了欧阳敬亭,格外俏皮会撒娇的抱住他的手臂,脆生生的喊,“外公!”

    方才挽着爷爷的手臂、万众瞩目的欧阳清清,被陆轻晚不着痕迹推开,更被隔在了外面,她愤愤咬牙,想狠狠给陆轻晚一巴掌,但宾客们都在,她要强忍住愤怒,笑意盈盈的冲陆轻晚点头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被她抱的突然,毕竟年纪大了,心脏不像年轻人那么强悍,调整了一下气息才不乐意的敲敲她小脑袋,“你慢着点,外公年纪大了,不怕把外公撞地上,头砸个坑啊?”

    陆轻晚撇嘴,“外公哪儿年纪大了!外公不是才七岁吗?”她特意努努下巴,给他看其中一个7字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被逗的一乐,脸上笑出了皱纹花儿,“野丫头,净会挑好听的说!”

    宾客们纷纷咂舌!

    不对吧?听说陆轻晚被赶出了家门,欧阳敬亭跟她断绝关系,她还失去了光影集团的继承权。

    还听说欧阳敬亭坚决不会再认回她。

    怎么她跟老爷子之间,好像没有罅隙格外亲密?

    似乎陆轻晚一来,欧阳清清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和她一起出场的美少年,不会是哪个小明星吧?颜值相当可以啊!

    “爷爷,表姐和小琛都来了,咱们家终于团聚了呢!”欧阳清清心里恨的切齿,脸上的笑容温柔懂事,很有千金小姐的体统。

    陆亦琛走上前去,乖乖低头喊了声,“外公。”

    王敏芝双臂环胸,冷眼瞧他,心道脸皮真厚,赖在家里好几天都没哄老爷子开心,搞得一鼻子灰,竟然还有胆子过来找晦气,看你在这么多人面前怎么下台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折断的手已经痊愈,但看到陆亦琛,他依然觉得骨节作痛,眉心微缩,他挤出凉薄如冰的笑容,“小琛,你外公今天过生日,别惹他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那意思很明显,陆亦琛在家里不受欢迎,老爷子不待见他。

    热脸贴冷屁股啊!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吗?欧阳少爷叫他小琛,他竟然是陆轻晚的弟弟?长的好帅!”

    “帅有什么用?没发现老爷子都不正眼看他吗?”

    “帅当然有用啊!颜值就是正义,我不管,我要站在帅哥这边!”

    短暂却胶着的沉默,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劈头洒下,紧紧罩住了陆亦琛的命门,他不敢抬头看外公的表情,呼吸声渐渐沉重、压抑。

    须臾,他不甘心的抬头,“外公,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依然沉默。

    陆轻晚也感觉到了一丝尴尬,外公您老人家不要再傲娇了行吗?

    “果然有误会啊,老爷子半个字都不说,当众打脸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老爷子肯定不会给他面子,八成凉凉了,还不赶紧走?”

    “长得帅没用吧,跟胜宇少爷站在一起,明显气场不行,头也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陆家这俩,跟欧阳家的两位有很大差距,皮囊好看不行,得靠实力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太丢人了,以后怎么做人?”

    议论声越发大胆,内容也渐渐犀利冷硬。

    欧阳清清脸上的红霞再燃起,在后面抓住陆轻晚的手臂,“表姐,还是让小琛走吧,外公不肯原谅他呀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腕下压,脸上笑的灿烂,“表妹急什么?外公还没说话呢!”

    嘶!!

    她说的轻巧,手中的力道却大的骇人,欧阳清清疼的脸色发白,偷偷松开她,手腕已经红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我的礼物?”

    在众人对陆亦琛口诛笔伐的时候,欧阳敬亭突然开了口,眼中的寒气早已飞散,温柔安抚委屈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不合情理啊!他怎么就原谅了呢?!

    陆亦琛心头一喜,抱着两个礼盒展示给他看,少年的脸上有霓虹的光彩,流转如画卷,“这儿呢!给外公过生日,怎么能少了礼物?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哪儿还有半点气恼,满脸都是宠爱,抽出一只手爱抚陆亦琛的头发,他的心头肉啊,“臭小子!回来就好,外公难不成真稀罕你的礼物?”

    旁人不会懂,他的一笑泯恩仇多教陆亦琛感动,“外公不要?那我拿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你小子!”

    什么节奏?

    连陆轻晚都搞不懂了,外公您演什么亲情大戏呢?让滨城半壁江山的大佬当观众,未免太纵容小琛了吧?

    不过勒,她看着好欢喜!

    欧阳振华脸色忽红忽白,小小的陆亦琛竟然打乱了他的节奏,今晚的重头戏应该由他们主导才对,怎么能便宜陆亦琛!

    王敏芝看了眼气的翻白眼的女儿,走近一步笑吟吟提示,“爸,张晨抱着礼物半天了,您不先看看?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也趁机挤过去,她相信张晨的礼物必然惊艳四座,到时丢人的依然是陆亦琛姐弟!

    张晨的余光缱绻多时,终于还是离开了陆轻晚,他打开礼盒,一股淡淡的清香随风漂浮开来,在初秋夜晚余韵轻软。

    好醇好润的香味!

    欧阳敬亭低头看,盒子里是一罐密封的茶,“这是茶化石?”

    张晨解释道,“爷爷,清请说您喜欢喝茶,这罐茶出自同一棵茶树,百年成树,千年成茶,您看到的这些茶,全部是亲手翻炒而成,您喝多太多好茶,我今天算是班门弄斧了。”

    “未曾品过茶化石,怎敢轻言懂普洱,难得你这么年轻就懂得茶道,”欧阳敬亭看着茶,心里自然是喜欢,但并未表示出太明显的偏爱,“张晨的礼物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喜欢就好,都是晚辈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宾客们纷纷鼓掌,赞叹张晨“送礼走心”、“比一般土豪有情有义”、“这才是品味啊!”

    夸的欧阳振华一家人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这么一衬托,陆轻晚姐弟俩瞬间没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欧阳清清脸上有光,脚步轻盈的抱着自己的礼物递上去,“爷爷,张晨只是抛砖引玉,我手里的这个也是他的礼物哦!”

    陆亦琛使眼色,姐,你盒子里的礼物不要太寒酸啊。

    “哦?这是?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和张晨联手打开了装裱精美的礼盒,里面赫然摆放着一整套青瓷茶具,“爷爷,这是晚清的青瓷,最合适泡普洱茶啦!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喜欢瓷器,晚清的青瓷在他的收藏品中算不上多么出众,但看套瓷器的花纹、工艺,都很称心,他拿起来看了看,“官窑烧制的青瓷,现在市面上很少见啊,张晨,你这孩子乱花钱。”

    “给爷爷买礼物,咱们不谈钱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爷爷,您喜欢比什么都重要!”

    宾客们继续感叹张晨出手阔绰,“这套茶具价值不菲,不光用心,还舍得花钱,”、“张晨就是会办事,看他礼物送的,太讨人喜欢了!”

    “欧阳老总啊,您这准女婿不得了哦!先恭喜了!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!回头别忘了请我们喝喜酒!”

    “欧阳太太,您好福气哦,儿子争气,女儿也争气,未来的女婿更是人中龙凤,羡煞我们!”

    王敏芝挽着丈夫的手臂,整个人都神采奕奕,“我们清清自小就懂事,其实轻晚小时候也挺乖巧的,只是大了后……呵呵,也怪我没当好舅妈。要是她跟清清一起长大,说不定就没那么多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呢!前阵子听说她跟程墨安传绯闻,哎,小小年纪可别误入歧途,还是老实本分的好,给人家伏低做小……哎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