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36章 啧!你的第一次没给我

第436章 啧!你的第一次没给我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陆轻晚还没整明白“下次”是什么意思,威武的黑色越野车已经调头,掀起一层层积水驶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……我见过吗?我认识吗?”

    车子彻底消失在路的尽头,陆轻晚还没有从问号里爬出来,她记忆力不差,如果见过这个人,她肯定呢个认出来,可是为毛对方一副跟她蛮熟的样子呢?

    “小丸子,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听到六儿尖酸刻薄的骂声,陆轻晚抖抖机灵暂时不再去想,换了个张笑嘻嘻的可爱脸蛋儿,“宝贝儿,人家终于见到你啦!”

    六儿在山上做了一个小时的思想斗争,以她对陆轻晚的了解,这妮子向来无事不登山宝殿,突然杀到她门口,八成不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她过了三年的安稳日子,不想再重出江湖,更不想卷入跟周公子有关的蛋疼杂事,这三年的日子堪称无聊、乏味、发霉、苦逼,但是比起来在刀尖上舔血,她情愿吃青菜豆腐当个假尼姑。

    转念又想想,特么!人生就短短几十年,她总不能在山上躲一辈子吧?想她大好青春二八年华貌美如花人见人爱,只能对着镜子自爱自恋,好像比杀人舔血更苦逼。

    再者,跟陆轻晚见一面也没什么大不了,凭技术,陆轻晚半路出家,花拳绣腿而已,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说容貌,她整容之前就是周公子身边的一线红人,颜值担当,现在更是美过天际无人可挡!

    给自己列举了十八个理由,六儿小手一挥——下山就下山!

    于是,就有了这么个别开生面的碰头。

    陆轻晚不经意回头的刹那,被惊艳的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她斜倚着仿古亭子的美人靠,身穿宽松的可以容下两个自己的灰色大袍子,乌亮的长发随意的撒在肩头,斜刘海下面露出半张细细尖尖的瓜子脸,被长发遮住了左边眉毛,流线俏丽的鼻子蜿蜒如画。

    她一条腿支长凳,一条斜撑地面,素白的手指闲散的搭大腿上,另外一只手捏着香烟,这么简单随意的动作,在她却有江湖女侠的豪气和壮美。

    六儿等了她二十多分钟,早就等的眼冒红光,她弹掉烟灰,嘟嘴吹去细碎的飞尘,狭长柳眉不耐烦的挑高,“这是打猎去了?还是被猎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暗戳戳咬牙,脸可以变,毒舌一点没变,白白吃了三年的素斋,嘴巴比刚生吃了一匹狼还尖利!

    “别提了,路上遇到个傻逼,为了活着见你,差点残了知道不?”

    陆轻晚裤子破了一个口子,腿上受伤的地方血迹斑斑,也许血清已经凝固,没有再流血,只有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她曲了曲膝盖,给六儿看自己挂的彩。

    六儿斜眼冷瞧,爱答不理的呵了呵,“死不了,比你严重的多伤我不知道受了多少次,三五天就好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咬咬牙,活该你!

    “吃了没?请你吃东西,既然小仙女本尊下凡了,让我尽尽凡间的地主之谊,走,带你去搓一顿大餐!”陆轻晚走路急,小腿刺刺拉拉的疼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检查伤口,从疼痛指数来看,八成要留疤。

    万幸程墨安不在,不然胡运达下半辈子要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六儿狠狠抽了两口烟,将烟蒂丢地上。

    陆轻晚看着她理所当然的样子,撇撇嘴,“仙女,垃圾桶就在你手边。”

    六儿扯扯宽松袍子,“垃圾桶是什么鬼?跟老娘有毛的关系?”

    陆轻晚搓搓眉头,呃,好吧!她忍!

    雨势减小,路灯的光线比原来亮了许多,一起避雨的男女刚才没注意到六儿,这会儿她突然起身,一股浓浓的檀香味道顺风席卷,她一身长衫配青丝长发,那白玉似雪的脸,窈窕婀娜的身段儿,引来了小小的欢呼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冲她“啾啾”吹口哨,眼珠子滴溜溜跟着她的背影,自上而下停顿在扭捏的臀上。

    六儿旁若无人的走出凉亭,就这么站在雾蒙蒙的雨中,“看傻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着实有点看傻了,我勒个去啊,这妮子咋修的道行,居然能做到看见男人不动声色?以前她从不放过任何一个颜值及格的男人,要么顺手一撩,要么撩到对方心急火燎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男人为她要死要活要倾家荡产。

    当然,六儿是个有节操的狐狸精,她不随便睡男人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嗯,像周公子那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咳咳咳,六儿肯定不愿意回想自己睡周公子那段儿往事,一失足成千古恨,她本想只睡一晚大家拍拍屁股走人再无瓜葛,谁知道姓周的反将一军,彻底吃定了她。

    后来的后来,就是六儿不堪回首的人生体验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餐厅在景区大门一百米开外,是附近最高端的地方菜,跟市区的米其林三星相差几万里,但远远好过白云观小食堂。

    主要是,餐馆不禁烟,每个餐桌上都有烟灰缸。

    六儿点燃了一支烟,慢慢悠悠的吐纳仙气,“这种地方,你也好意思?”

    陆轻晚把菜单擦擦干净双手给她过目,“小地方的菜做的更地道,不信你尝尝!”

    六儿压根没看菜单,打了个响指,“这样,每样来一份吧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想骂娘,“呵呵,行,每样来一份!米饭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六儿翻白眼儿鄙视她,“你都跟程墨安勾搭上了,缺一份米饭的钱吗?”

    服务生被两人的气魄给吓的愣愣的,干笑着提示,“我们饭店米饭是送的。”

    六儿摆摆手,倾国倾城的弯下眼睛笑道,“姑娘,你们店还送什么?”

    服务生可能没亲眼见过这么美的女人,磕磕巴巴的道,“美、美女还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六儿吐出嘴巴里的一团白雾,“十八岁的小伙儿有吗?二十也行。”

    姑娘被她逗的脸涨红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看不下去了,“你特么撩汉也就算了,给妹子一条生路!”转头跟姑娘说,“别害怕,她不咬人。”

    姑娘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默默祈祷,千万别留下阴影。

    六儿从扁扁的烟盒里头磕出一支烟给陆轻晚,“没戒吧?戒了也没事,重新抽起来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嘴角倾斜,笑容有几分涩涩的,她接过香烟,熟门熟路的弹松软烟草,在手背上顿顿,“我抽的第一根烟就是你给的。”

    六儿“嘘”吐气, 妖冶的眸子娟娟带笑,“可惜你的第一次没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陆轻晚擦亮打火机,点燃了烟草,淡淡的烟草香味萦绕在鼻尖,她忽然格外想念大洋彼岸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在干什么?忙吗?好不好?想她没?

    眼神的喜悦和甜蜜一闪而过,她紧接着道,“说个正事,你应该知道我叫你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六儿把玩打火机,翻来覆去,手指甲碰声清脆,“你找我,无非两件事,第一,让我帮你杀人,第二,让我帮你屠狗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够直白。

    六儿手臂横陈桌子,美艳的脸庞递近她的眼睛,“杀人么,我金盆洗手以后,就遵纪守法乖乖做人了,中国不是美国,你懂。至于屠狗……金毛泰迪哈士奇藏獒什么的,随便你选,但是有一条狗,我不会碰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周公子。

    服务生陆续将凉菜端上餐桌,很快摆满了一桌子,然后又摆了隔壁的桌子,隔壁隔壁的桌子。

    三五个服务生诡异的看着两个高挑纤瘦的美女,以为她们疯了。

    等服务生离开,陆轻晚媚眼如丝的手掌捧腮,嘴唇动了动,“屠狗也要有挑战性才好玩儿,一般的狗挨不住三棍子,没劲,要屠,就屠够劲儿的!”

    六儿捏筷子,夹了一块酱香牛肉,许久没痛痛快快吃肉了,这一口十分爽口,“陆轻晚,你还不够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指拍打包包,感知着子弹的热度,“也许我不太了解,但有一样东西,比我了解。”

    六儿嘴巴里含着鱼肉,“味道还行,比北海道的鲷鱼刺身差了点,凑合吧!”

    陆轻晚看她不聊正题,将包包直接抛给她,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六儿嘴上不屑,“你能有什么好东西?钱什么的我不稀罕,你要是想通过金钱让我屈服,绝对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眼睛死盯着包包里的东西,沉默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识别了东西的身份和价值,六儿盖好包包,诧异的勾唇冷笑,“有能耐,这玩意儿你怎么搞到的?睡了军火贩子?强了哪个军长?哦,你该不会给哪个军区领导当三儿吧!”

    陆轻晚心道,西河同学见到六儿的时候,应该不是这种丝带儿吧?不然以西河钢铁直男的性格,绝对不喜欢女汉子!

    可怜的西河啊!你看看清楚,这种女人你敢睡吗?

    “怎么来的不重要,你喜欢就行!不过,想拿走这玩意儿,你得跟我合作。”陆轻晚言有尽意无穷,悠悠哉哉吃东西,一颗青豆,一颗黄豆,一颗豌豆。

    她吃的极慢。

    六儿舌尖卷了卷嘴唇,舔干净油水,“你诱惑我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!”陆轻晚吃了口当地有名的小米锅巴饼子,脆脆的挺不错,“你想自保,一人难敌四手,有了这个,至少在逃命时多了个保证。我敢说,在滨城的地界儿,除了我没人能搞到这东西,你跟我合作,我可以保你一半的平安,另一半看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六儿嘎吱咬碎凉拌黄瓜,笑的邪魅张狂,“小丸子,你狠滑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话还没说完!想拿到这把枪,你得替我做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不是让我杀了姓周的?”六儿嘲讽。

    “不,比杀人容易的多,我让你睡了西河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