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22章 要是想你怎么办啊?

第422章 要是想你怎么办啊?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三件套西装上身,西河一改平时休闲接地气的风格,笔挺的身材堪比时装周男模,一张帅气的脸配质地奢华的面料,抬手之际,劳力士腕表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镜子中的男人若走出荧幕的男星,脑袋上一圈金色光环,任凭谁看了都会失声尖叫。

    陆轻晚还是第一次见西河这种造型,不免哑然,人靠衣装果然没错,没想到西河如此有明星相,以后挖过来拍戏多好啊!

    西河自己也吓坏了,“这是我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?”

    陆轻晚漫步走过去,挽住他的手腕,镜子里两个人眼底各有风云。

    看到陆轻晚的脸,西河下意识想到了小尼姑,如果她穿上晚礼服和自己并肩,那该是多么养眼的画面?

    刷完卡,陆轻晚帅气的丢给他一张希尔顿酒店的房卡,“今天太累了,你先去这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大包小包拎在手里,车子后视镜里的西河笔挺峻拔,无端端拔高了他的自信心,甚至觉得这张卡理所当然要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他是谁?帅的掉渣的西河!

    他是谁?有颜值有能力有气质的西河!

    他是谁?吃过豪华套餐,享受过十二位美女贴身伺候的西河!

    他是谁?住希尔顿总统套房的西河!

    “小丸子,今天的用意,我不得不怀疑。”

    内心在膨胀,但西河并未失去理智,陆轻晚无端对他好?没有别的用意吗?

    陆轻晚当然有别的用意,用意多了去了,“有啊,佛祖跟我说,要善待身边人,纳福积德,所以我想对你好啊!”

    她的话可信度为零,但手中的衣服,肚子里的饭菜,酒店的房卡,全都是真金白银。

    他是信?还是不信?

    半信半疑,西河这辈子第一次坐在希尔顿顶层房间,他点燃一支烟,坐在落地窗外,从进入酒店门第一脚开始,西河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名流,什么叫生活,什么叫享受。

    这不是重点,毕竟西河不是内心那么脆弱的人。

    他想到另外一件事,将来如果自己找个女人结婚,他想给她这样的生活,她想要的,他眼皮不眨就给。

    如果那个女人是她……

    遥想紫藤花架下的青丝素面,西河的心提到了咽喉。

    她比陆轻晚美千百倍,值得比陆轻晚好一万倍的生活,他能给她那么好的未来吗?

    “玛德!”

    西河愤怒的狠吸了几口烟,剩下小小一截眼底,摁灭掉。

    他疯了,绝对疯了,竟然在想念尼姑!

    不让自己乱心神,偏偏他摸到了那颗佛珠,璀璨的枝杈水晶灯下,最清心寡欲的佛珠混入了最奢靡的尘世,充斥着令人血脉喷张的美。

    他攥紧拳头,却握不住那个遥远的背影。

    这一晚,西河躺在五星级套房内,第一次失眠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墨安回到他和陆轻晚的别墅,深情的眼眸瞧见她趴在客厅沙发上,咯咯乐呵。

    消费一整天,心情这么好吗?看来以后他要多看几张卡。

    “有好事?嗯?”

    随着真皮沙发凹陷,程墨安热热的呼吸靠近了她的耳垂,醇厚的嗓音萦绕她的耳廓,暖的像一千个太阳。

    陆轻晚咕噜翻身,用他的大腿当枕头,仰头望他棱角分明的好看下巴,“你没收到消费短信吗?”

    程墨安大手拖高她的臀部,让她躺的舒服,“嗯,但我想请问陆小姐,你去男装店,是为了给我准备礼物嘛?”

    啊……哈?

    糟糕,她竟然忘了给他选个礼物回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有啊!不过顺便带另外一个男人买了点东西哦,是西河!”陆轻晚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程墨安在斟酌西河二字,周公子的手下,常年替他卖命,但本人一穷二白,是个不折不扣的财迷,他有心收买他,但西河拒绝了。

    不过用不了太久,西河一定会回到他的麾下,成为他的一枚棋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收买他?”程墨安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眼睛亮晶晶的,“聪明!我就是想收买她,美女、金钱双管齐下,西河一定会动摇,我今天带他各种腐败,让他见识了啥叫有钱人的生活,以后他很难再心平气和的过苦日子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脚趾蹭蹭沙发,小脸儿往程墨安怀里钻,狐狸眼一眨一眨,“这叫做开天眼!西河跟着姓周的,多半是怕他,其实自己拿不到钱,他从小就穷,父母双亡是孤儿,据说当年被人追杀,是姓周的救了他,他替姓周的卖命,是为了自保,但是现在呢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长指把玩她一缕青丝,绕在手上,松散,又缠起,“现在,他想替自己活,想要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对的!男人一旦动真情,就会奋不顾身,西河也不会例外,今天我带他消费,是给他树立榜样,暗示他以后要这么对自己的女朋友,所以呢,他会想办法赚钱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悠悠的勾起嘴角,“嗯哼?”

    陆轻晚抱了抱他的腰,笑嘻嘻去嗅他的唇,“然后呢,他就是你的啦!你不是有钱嘛!”

    程墨安呵呵笑出了清越声音,“晚晚,你狐假虎威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不愿意呀?”她果真小狐狸一样,跐溜盘腿,坐入了他的怀,那盈盈白白的手,那圆滚滚的臀,那小小粉粉的唇,上下齐开工,磨害他,撩骚他,开启他。

    程墨安下腹骤紧,情不自禁的扣她后脑勺,口中没有消失的香烟气息,尽数送到她嘴角,深深啄她的唇,“愿意,被你用,我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他将“用”说的意味绵长,有无限中可能。

    陆轻晚被他吻的胸口湿热,难捱的嗯嗯闷哼,“你……你先别,听我说完,电影的事,谢谢你,唔!”

    程墨安剥掉她多余的衣服,长臂横穿她的后背,滚烫的指尖行走在她蝴蝶骨上,哑黑色的西装半敞半脱,在她细腻如雪的肌肤间扇动,“嗯,打算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陆轻晚情迷意动,晶莹剔透的眼眸琉璃盏一般灵气撩人,贴他胸膛,感知到坚挺的伟岸,“老狐狸,我怕你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点点她的小脑袋,压抑的嗓子暗哑低沉,“我过几天要出差,一共十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久!”陆轻晚激灵灵的醒了!

    “嗯,几个项目同时开发,绝世准备涉足人工智能行业,我要御驾亲征,所以未来小半个月我都见不到你,你说,我是不是应该储备点粮食?”

    说的好有道理啊,陆轻晚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要轻点,不然我……咬你!”

    两人在一起,每次都能抵达幸福的最高点,他虽然不是特别能控制好力度,可作为女人,陆轻晚实在挑不出他有半点不足。

    能跟着他的节奏欲仙欲死,在他怀里飞天入地,陆轻晚厚颜无耻的表示:好特么的幸福。

    程墨安抱起纤瘦的小狐狸,她长腿盘绕他的腰,藤蔓一样的软,缀满了鲜红的果实,令人垂涎。

    “好,我努力吧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走去浴室,在斑驳的玻璃门内,制造铺天盖地的旖旎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男人的话不能信。

    陆轻晚哭唧唧,我再也不跟你玩儿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差的日子来得很快,那晚之后,程墨安回帝景豪庭跟父母住,两人没再一起睡过。

    一来,出差时间长,程墨安得陪伴儿子家人,不然儿子又要说爹地坏,二来,若是天天跟小狐狸黏在一起,他担心会吓坏她。

    他控制不住对她的渴望,每次夜幕降临,他的体能就格外强大,和她进行深入了解时,总会误伤她。

    连着三天而已,她身上已经淤青斑斑,红点无数。

    他每每看到,心疼不已,偏偏她喊叫时,她又狂野失控。

    陆轻晚握着他的手,依依不舍的泪目,“那么久……我要是想你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候机大厅,两人你侬我侬的惜别,而neil和程夫人,早已被两人屏蔽到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程墨安还有十分钟即将登机,小狐狸却没骨头似的赖在他怀里不肯撒手,他一颗心早已融成水,想要渡走她这条船,“每天早晚给你汇报,晚上睡不着就给我打电话,我帮你催眠。”

    他温柔的嗓音,越发让陆轻晚心生眷慕,扣他的指头也更紧了,哼哼唧唧道,“可是我想你在我身边,隔着电话不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这么依赖他了?

    阔怕。

    “真想把你带走,小妖精。”

    他俯首,托起她小小的下颌,吻住了她的唇,唇齿相依,细细绵长的呼吸在她口中荡漾,每一颗牙齿都镌刻只属于他的印记。

    陆轻晚气喘,浓睫一上一下的翘,“你赶紧走,不然我真的舍不得你啦!”

    “乖,等我回来,很快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会乖乖的!你好好的奋斗吧。”

    陈纪年已经不敢看了,总裁大人啊,你这是彻底掉进温柔乡出不来的节奏啊,要不要安排陆小姐给您当秘书,这样就能随身携带呢!

    程夫人目睹了儿子和晚晚机场的缠绵情深,那个羡慕啊,她嘟嘟嘴,自己和老公好像很久没这么腻歪了,哼!

    老不正经的,也不知道哄哄她,爱情过了保质期就不吸引人了吗?生气,好生气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墨安出差后的第二天,叶知秋一行人结束了所有城市的宣传活动,全部顺利回到滨城。

    活动的视频全部由宣发公司负责推广,剧组的工作算是彻底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陆轻晚为了他们准备了简单隆重的犒劳晚宴,几十个人热热闹闹玩儿到半夜才散场。

    这一次活动,陆轻晚本人没去,但朋友圈的内容足够她脑补出所有行程和各种八卦。

    等大家休养生息之后,她再一个个求证!

    嘿嘿嘿,剧组故事多,八卦路子深哦!

    不过嘞……

    “陆总,忙吗?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庄慕南喝了点酒,不到醉的程度,但脸色微红,两颗雾气蒙蒙的眼睛,竟然奇迹般的清晰不少。

    欠下的债,是该还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看到他眸子里的自己,醉意微醺,笑意阑珊,“不忙,我正好也有事找你呢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