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16章 愿意接受任何惩罚

第416章 愿意接受任何惩罚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坐拥六千万活跃粉丝,拥有国内一线流量大王名誉,被称为票房担当、鲜肉代表、颜值风向标的容睿,完全不能接受陆轻晚轮番的拒绝和讽刺。

    他揉好酸疼的手腕,“你看不上我哪儿?给我三个合情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没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说!”

    容睿自信,他的人格、人品绝对没问题,颜值更没问题,不喜欢他的人,只有一种可能,眼瞎!

    陆轻晚服了他,“好,我就说说让你死心的理由,第一,我有男朋友,第二,我很喜欢他,第三,我要嫁给他,第四,那个人不是你!”

    容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指出他的任何缺点不足,杀伤力比原子弹还强大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容睿咽了咽口水,“来真的?”

    慈善晚会不是开玩笑?

    “昂!你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不然一会儿程墨安来接她,若是撞见容睿骚扰,恐怕容睿将被娱乐圈封杀。

    容睿电话响了,他犹豫一下,接听。

    “哪去了?整个剧组都在等你,你排场够大的,耍大牌是吗?不知道现在媒体对耍大牌的艺人什么态度!你想把自己作死,好,这部戏你可以不拍,直接毁约多好,按照三倍违约金赔偿,以后也别拍戏了!”

    陆轻晚的反应比容睿还快,江燕不愧是金牌经纪人,骂人够狠。

    容睿被她吼的耳朵疼,忙把声音调小,“临时有急事,马上回去,燕姐你别这么大,对乳腺不好,息怒,息怒。”

    偷偷翘班,活该被骂,陆轻晚乐不可支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燕姐最近脾气不好,可能是失恋了,我不跟失恋的女人一般见识,咱们改天约,别忘了我!”

    陆轻晚摆手,“呵呵,希望你还有改天,惜命!”

    江燕脾气不好,陆轻晚笑了笑,容睿或许不知道,她心里门儿清。

    恐怕江燕知道了卢卡斯和叶知秋的恋情,以为不会变心的前男友突然有了新欢,以为可以回头的爱情突然易主,所以她失落,愤怒,甚至转移到了工作上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球儿和卢卡斯在宁海的活动,应该“如火如荼”,“火势迅猛”吧!

    沐浴着橘色夕阳,陆轻晚想起一人。

    西河那家伙,在尼姑庵的好日子今晚就到头了呢。

    等待程墨安的时间,陆轻晚点开阅读app,继续追小说,进入主页列表,小说连续两天都没更新。

    作者写了两个请假条,昨天的:“心情不佳,卡文,今天不更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:“诸位书友,很抱歉的通知你们,因本人家事繁忙,近期请假停更,恢复更新时间待定,祈祷我渡劫成功。”

    卡文貌似说的是作者在创作过程中,遇到重大情节转折点、矛盾设置有分歧、对现有故事大纲不满意等等情况,需要作调整休息大脑,但她心目中的这位大神,写文通常很顺很流畅,而且也没啥重大情节,卡啥啊?

    如果是女作者,每月总有那么几天,姨妈痛、胸闷气短脾气差,赶上头痛脑热肠胃炎,总得给人家看病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你个大老爷们,能有什么心情不好的?矫情!

    陆轻晚点开书评区,当当当敲了一行字:“不想更新就不更,这么多理由,失望。”

    写完发现自己太毒了,人家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呢,既然喜欢看他的作品,就要支持作者,不能当网络喷子。

    于是改成了,“没关系,我们等你,加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断更毁人品啊!”

    陆亦琛嘴巴含着牙刷,牙膏泡泡沿嘴唇跑了一圈儿,看到手机app的作者专区留言,顿时想吃掉牙刷。

    像他这么帅气的小哥哥,明明靠颜值就能吃饭,偏偏拼才华。

    拼才华的直接后果就是,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声音,正面、负面、黑粉、喷子,来自四面八方的言说必须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“作者你是死了吗?还不更新?”

    “不好好更新还写什么小说?有没有一点责任心?”

    “追的太累了,弃文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挺喜欢的,可受不了白白等两天,昨天请假,今天还请,作者是不是想太监?”

    “很喜欢的作者,可惜现在总是不及时更新,感觉不会爱了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一行行往下看,看了三四页都是这样的留言,他禁不住怀疑自己的人品,他在读者面前到底是什么形象?

    眉头紧紧凝结,陆亦琛心不在焉的吐掉漱口水,靠着门框思考人生,“妈,我真羡慕你,你不知道网络连载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感慨完,陆亦琛准备放弃看书评,太痛心了,再看下去他恐怕会没心情哄外公,和外公的矛盾尚未解决,巴巴的跟在外公屁股后面一整天,还不如一只猫有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等你,加油!”

    一条短小精悍的留言吸引了陆亦琛的注意,昵称很面生,好像很少留言,陆亦琛想想,似乎不是老读者。

    评论下面,有几个跟帖留言,纷纷表示支持他,让他先解决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陆亦琛心里一热,小心脏被治愈。

    于是,很少给读者回复留言的傲娇作者,点击了回复按钮,“谢谢支持,你一定是个可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,陆亦琛神清气爽的走出洗手间,一抬头,对上了欧阳胜宇的脸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昨晚从宴会回家已经是凌晨,早起去上班,陆亦琛还没起床,两人没打照面,刚才的晚餐气氛不太对劲,几乎没人说句话,不过陆亦琛看得出来,舅舅一家人很像剁了他。

    陆亦琛清秀的笑容少年一般,无辜无害,“表哥,上厕所啊!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板着面孔,不温不火的冷笑,“今晚还住这里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陪外公下棋聊天。”

    其实,外公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皮笑肉不笑,“是吗,你外公晚上睡觉很早,你别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扰,我跟外公一样,作息好。哦对了表哥,明天早上董事会,你顺道带我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的脸哗啦垮了,“你不是有车?”

    “现在提倡低碳生活,而且我的车加油贵,咱们得开源节流,毕竟公司现在的财务有点难看。”陆亦琛甩甩手中的浴巾,用最漫不经心的话,戳中了欧阳胜宇最痛的位置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的脸已经不是难看那么简单,他暗暗咬牙根,挤出一个更难看的表情,“真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,表哥,我去找外公,你慢慢洗。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对着镜子,雾气慢慢散开,露出他狰狞的脸。

    陆亦琛!

    在公司看到他已经很晦气很膈应了,没想到他会跑来家里,难道他们要继续活在陆亦琛姐弟俩的阴影里面?

    也许清清说的对,不能再让他们猖狂。

    陆亦琛没带自己的电脑,偷偷跑去外公的书房,想用他的电脑写稿子,推开门,赫然发现外公竟然还在书房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外公不是应该在卧室酝酿睡意吗?

    他缩缩脑袋,还是赶紧开溜吧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手指一紧,指头嘎吱卡到门缝里,痛的呲牙!

    外公竟然跟他说话了?!!

    陆亦琛气儿都不敢乱出,小心翼翼的挪步,乖巧的垂首站好,“外公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换了一身真丝的唐装睡衣,长裤阔腿,上衣宽松慵懒,衬着身后的红木大书架,那枯瘦的身影更显苍老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不敢,帅气的脸上疑云密布,“我还是站着吧外公,您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也不客气,站着,你当然该站着,“呵!”

    陆亦琛心中纳罕,外公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外公,对不起,我当时不懂事,惹你生气,我现在知道错了,我跟你道歉,你别跟我一般见识,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行吗?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打开抽屉,从里面抄出一柄戒尺,“知错?”

    陆亦琛一看戒尺,吓得内伤,外公不会体罚他吧?小时候他不喜欢写毛笔字,外公为了逼他练字,握着戒尺监督,他偷懒,外公就敲他的手心,被外公的戒尺吓唬将近三年,他拿到了滨城市儿童书法大赛的冠军。

    不过他老姐比他硬气,不管外公怎么惩罚,就是不写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也不会写毛笔字。

    “是的外公,都是我的错,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,只要你能消气!”

    当初因为外公赶走姐姐,陆亦琛对外公有很深的怨念,一怒之下离家出走,切断了一切联系,并且留言告诉外公,他再也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灰溜溜的滚回外公身边,这点觉悟还能没有吗?

    “跪下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