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04章 小舅子夜访姐夫

第404章 小舅子夜访姐夫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朗月当空,清辉冉冉。

    窗外没有高大建筑物阻挡,隔玻璃朝外看,一片哑黑色的夜幕,撒了无数闪闪亮亮的星子,不远处的湖面送来一段段水流声,寂静中的水声很有雅致的韵味。

    程墨安就这么长身站立,月光落在他脸上,能上了欲说还休的帅气,慢慢的,笑容流出嘴角,他顾自摇摇头,感觉自己像个十七八岁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想他活了三十年,享受着崇拜和讨好,远亲近邻、亲朋好友,同学合作方,任何借助他的人,都要礼让三人,对他毕恭毕敬,哪一次,他不是被奉为上宾?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他又一次忍不住轻笑。

    他竟然被送到了一间没收拾的客房,里面的东西虽然是全新的,但没有佣人认真打扫,所有的家具都蒙着白布,他竟然没有一点脾气的把布全部掀起来,自己整理了床铺和桌椅。

    手里拎着除尘器,他实在是觉得太荒唐,也太有趣,于是笑容就没离开过。

    别墅的窗台不相联,中间隔着一米宽的墙壁,主卧的窗外有个露台,窗沿摆放了花草,他立于窗前,只为了等陆轻晚来阳台时能看到她。

    真是傻到自己都害怕。

    嗡嗡。

    他正想的出神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晚晚:“我洗完澡了,你去洗澡了吗?那个,你房间没有浴室,你可以去一楼的洗手间洗澡,你的衣服在我房间,等下我给你送下面去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没回短信,而是推门,长腿迈开一步,陆轻晚的门也开了,她抱着一套干净的男士的睡衣睡裤,探出脑袋,激灵灵的颤了颤,“巧啊!”

    “嗯,巧。”他回答,不再说多什么,只是笑。

    刚洗完澡的陆轻晚,发丝湿漉漉的,水滴打湿了蚕丝睡衣,薄薄的绸子贴到身上,几乎能透出里面的风景,他仔细摸过、亲过她的肌肤,能脑补出衣服下面每一寸景色,所以看的相当有兴头。

    他越是笑,陆轻晚就越别扭的不行,她不好意思的挠脖子,“客房应该还可以吧?”

    当然,跟他在帝景豪庭的奢华大主卧木有办法比,也不知道洁癖大王会不会难受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她的不好意思,在程墨安看来很有趣,小狐狸也有难为情的时候,“要听实话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还是别说了!”陆轻晚把衣服全塞给他,指了指楼下,“你去洗澡,洗完澡早点睡觉,对了,浴室有干净的浴巾和牙刷,拖鞋也是干净的,你自己知道在哪儿的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因为他和她在这里住过,里面的东西全部是他命人操办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我不太清楚。”程墨安皱眉头,“最近营养不良,记忆力减弱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嘴巴抽抽,“你……营养不良?”

    大哥你开什么玩笑,我不是四岁,我是二十四岁!

    “嗯,只吃萝卜青菜,没有荤腥,你说呢?”程墨安大手摸她红润的小脸儿。

    陆轻晚暗自咬牙,特么,又被套路,“老狐狸,吃肉多了堆积脂肪,老了容易三高,多吃点青葱豆腐。”

    “吃豆腐……”他笑,长指去挑她睡衣领口的旖旎,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胸前滚烫,他之间所到的位置,如炭火般燎原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吱嘎,隔壁陆亦琛的房门开了,他一步跳出来,“程总,姐,还没睡?”

    咳!

    程墨安的手以闪电般的速度抽回,改成压嘴唇咳嗽,“小舅子也没睡?”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这一声小舅子,叫的要不要那么顺口,要不要那么理所当然!陆轻晚干笑,“你不也没睡?赶紧滚回房间,没事别出来,大晚上的吓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无辜的环视程墨安,衣着还算整齐,在外面忙了一整天,又亲手整理了客房,发型居然没乱,这家伙的造型师太牛了吧?

    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谁知道你们背着我干了什么?”陆神探察言观色,鉴定两个心怀不轨的男女。

    “陆亦琛,你小子蹬鼻子上脸是吧?滚回去睡觉,在我发火之前,麻溜的消失!”

    臭小子欠收拾,给他三分颜色开起染坊来了,当她姐姐的名头是摆设不成?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,反正他出来也不是要凑热闹,主要想确定老姐和准姐夫会不会突然袭击他的房间,若是被看到neil宝贝私藏在他房间,那么世界大战怕是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你,晚上不要偷偷到我姐房间,我试过了,隔音不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陆亦琛摔门进门。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neil眼巴巴的捧着小下巴,蜷缩在单人沙发上,两腿交叠,像个牡蛎,“我爹地今晚住这里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没错了,你老爸去洗澡了,目测不会来我房间,但也不一定,你老爸这个人很龟毛,锱铢必较,我那么对他,他指不定怎么对我呢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坐电脑前,也双手捧下巴,两人的造型十打九的相似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叹了口气,脑袋垂的方向完全一致,简直是一个遥控器操作的。

    打赢游戏的喜悦一扫而空,neil开心不起来,“要是我爹地今天晚上不走,我要是中途离开,他会不会发现?我要是明天早上七点之前不回去,爷爷奶奶会发现。”

    貌似横竖都是一死,人生真是艰辛。

    陆亦琛瘪瘪嘴巴,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酱紫,“没事儿,大外甥你相信舅舅,舅舅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neil表示,我最不相信的就是你,“我爹地晚上会不会离开啊?”

    陆亦琛表示,看你爹地非奸即盗的表情,当然不会走了,可说实话太伤孩子的心,陆亦琛笑眯眯的哄,“会,我说了,不让你爹地和你妈咪一起睡,你爹地一定会受不了然后半夜走人。”

    neil眨眨眼,懵懂不知,“为什么爹地不和妈咪一起睡,就受不了?”

    陆亦琛咳咳咳咳,差点带坏小盆友,“这个……因为……你老爸大概认床。”

    neil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萌娃认真的想了想这话的可信度,他怎么不知道爹地会认床?爹地每个月都要出差好几次,睡不同的国家,不同的酒店,更别说床了。

    暂时没心情考虑,爹地是不是每次出门自带床,neil吧嗒吧嗒小粉唇,“咱们怎么能知道爹地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好艰巨且毁人品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舅舅半夜偷偷去你爹地房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舅舅还是有用的,除了打游戏厉害,对他也好。

    洗完澡,程墨安回到客房,简单的整理了一下,头发已经吹干,睡衣是干净的,清新的洗发水味道他和陆轻晚都喜欢。

    这样宁静美好的夜晚,空床孤枕,着实浪费。

    程墨安给陆轻晚发了个短信,“东西落在你房间了,开门,我来拿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翻来覆去睡不着,一想到隔壁睡着某个狐狸,她就心猿意马,她想他,又有点怕他,更多的还是想。

    为了转移注意力,她询问了一下工作进度,叶知秋他们已经到了宁海,大家舟车劳顿要早点休息,没跟她多说。

    陆轻晚望着天花板,“好……寂寞啊。”

    叮咚。

    看到短信,陆轻晚激灵的跳起来,拉开门。

    只觉得一道身影迅速翻转,她都没看清是不是程墨安,人已经跌进了他的怀抱,丝滑的睡衣相互摩擦,他手指揪住程墨安的手臂,愣了愣神,“卧槽,你好快!”

    程墨安手掌拖她的腰肢,她此时只有睡衣蔽体,每一处都轻盈,“前面两个字,可以不说。”他皱眉。

    “哦哦!你好快!”

    怎么听着……也不顺耳。

    程墨安吻了吻她的嘴唇,两片薄唇,他想念的很苦,“我们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万一小琛又突然过来怎么办?”陆轻晚羞涩滴摸他结实的肌肉,小手擦他的睡衣,心跳咚咚咚。

    程墨安轻易把她压在身下,长腿支在床边,“大半夜跑自己姐姐的房间?他不会这么没礼貌。”

    好像也对哦。

    陆轻晚身子一滑,钻入了被窝,程墨安给她准备的八件套是天然的 真丝,油水一样滑,她吸吸溜溜就滚进了被子,“睡觉就睡觉,不许做别的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好商量的掀开被子,贴着她躺好,灯已经关了,窗帘也完全拉上,房间里乌七八黑,两人的呼吸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程墨安绅士的将手搭在自己的胸口,不碰她,保持平躺的姿势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可陆轻晚躺不住啊,老狐狸居然真的一动不动这么老实啊?

    她左扭扭,右扭扭,每次都“不小心”碰到他。

    程墨安薄唇轻轻一滑,“晚晚,你知道摩擦起电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从被子里拱出脑袋,“夏天不起静电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不老实,何况他原本就没打算放过她,于是程墨安忽地翻身,长臂一圈,小女子已经妥妥进了他怀抱,“我会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喃喃的笑,“我们说好的,只睡觉,不做别的哦,隔音不好你懂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手已经贴到她的背,走走停停,她的肌肤比丝绸还要滑,睡衣都穿不住,“那咱们就默默的做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