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00章 算是间接的接吻吗?

第400章 算是间接的接吻吗?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陆轻晚要去的地方不在市区,和程墨安的庄园在相反的方向,同时属于京都的郊外,地广人稀的隐居所在。

    司机大叔开始还挺淡定,开到后面,心里没底,车速也一再减慢,甚至好几次都想把车调头往回开。

    “姑娘,那里炸死过人,听说尸体都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,晚上能看到这边有鬼火,下雨的时候还有声音,很吓人啊!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一个人过去不安全啊,你去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说啊,房子的主人被仇家追杀,双方黑吃黑,死的惨不忍睹,哎,一家几口都死了,连孩子都没放过,到底是什么人啊?躲在这种地方避难,还是没躲过。”

    “惨啊!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都要笑了,到底上次的爆炸最后演变成了多少版本?连鬼神都出来打酱油,什么一家几口,什么孩子?

    那明明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怪物好吗!

    “大叔,你听错了吧?其实这个别墅我也住过的,没有死人,不过他们跑出去的时候太着急,连裤衩都没穿,哈哈,个个露着大屁股!你说搞笑不?”

    陆轻晚出门度假似的,精神头很足,为了不让司机紧张,还特意给他讲笑话,结果司机笑的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呵,姑娘你可真逗。”

    终于,车子开到了地方,司机如释重负的放下陆轻晚,转头就扬尘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还想多给他点钱当小费呢,结果人家大叔不要。

    好吧,省下来的钱,她回头买点甜品带回去,跟她亲爱的程先生分享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陆轻晚拍了拍手,清冽双眸悠悠转转打量狼藉之地,哎……好久不见啊,当年的破别墅,现在更破了,也不对,应该说,被炸的连破别墅都无机可查。

    狠,真狠,下手够绝的!

    还是她男人有魄力,啧啧啧。

    陆轻晚踩着满地的破碎瓦砾和残破的砖头,站在爆炸现场,她头大。

    “特么,成这个鸟样了,我去哪儿找?”

    陆轻晚记得上次她被绑架到这里,在周公子休息的房间看到一样东西,按照当时的爆炸和逃跑时间,他大概拿不走,而且姓周的不缺那玩意儿,大概不会想来废墟这边再找。

    陆轻晚捏鼻梁,闭目,回想别墅的大致位置,脑袋里生成了别墅没有被炸坏的模样,搜索到房间的位置,然后在脑袋里给它爆炸一次,残片将会弹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陆轻晚嗖地张开眸子,清澈如冷玉的瞳仁迸射细碎暗芒,“老娘就是这么棒!”

    她能练就如此强大的生存技能,全都是那些四处谋杀她的杀手逼出来的,如果不是这样,她早就挂几百下次了,不过现在好了,她不用四处躲刽子手,曾经掌握的好多本领正好拿来以其人之道还其身!

    哗啦啦,哗啦啦!

    陆轻晚深一脚踩一脚踩着破碎的钢筋水泥,走到了一个位置,在大致方向上视察一遍,用微型探测仪搜查。

    红外线扫描仪贴着水泥和转头仔细的过滤一遍,细碎尘沙飞扬,在阳光下以肉眼可见的颗粒状漂浮,户外野风吹拂发丝,黑丝绒般的长发顺风飞舞,在尘沙中缠绵。

    “热死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猫腰扒开石头,汗水啪嗒啪嗒滴在碎石头上,很快就被蒸发干净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扫描仪突然报警,提示她东西就在下面!

    好极了,他果然没带走。

    但东西压在石头下面,陆轻晚一人的力气搬不开,但只要确定东西在,她就安心。

    在石头上做了个记号,陆轻晚到树荫下给叶知秋打电话,那边提示已关机,也是,这个点她已经在飞机上了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那么……就只能让另外一个人来帮忙咯!

    陆轻晚翻找到微信通讯录,有个添加有从未联系过的名字——胡天。

    遥想制片人大会上,胡天小朋友竟然想潜规她,陆轻晚真心很想笑,孩子啊,你咋那么单纯呢!

    “小帅哥,姐姐翻你牌子,来不?”

    陆轻晚发完微信,坐在树荫下面乘凉,四下无人,温热的风一阵一阵,吹得人昏昏欲睡,树叶沙沙响,虬结的枝杈将天空分隔开,树荫茂盛的地方则没有阳光,温度比外面低许多。

    陆轻晚啧啧感慨,“这里要是不被炸,收拾收拾可以搞个度假别墅,也是创收的好途径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胡天的消息来了,“陆姐,你在京都?????”

    一大串问号,可见小伙子对她还是蛮上心的,陆轻晚笑笑,被晒的微微发热的脸扬起得意。

    “在啊,给你个地址,你带点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,陆轻晚给他写了几样必带的工具,分享了位置,“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发完消息,陆轻晚这边没什么事儿做,困意袭来,伴着风声和树叶沙沙的背景音,陆轻晚仰躺在草地上,枕着自己的手臂,就这么进入了睡梦中。

    胡天独自驾驶一辆黑色路虎越野车,开到陆轻晚指定的地方,他以为自己看错了路线,“这……是哪儿?陆姐到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满肚子的疑问,胡天将车停下,手掌挡光,眯眸将废墟看了个遍,什么鬼地方啊这是。

    胡天今天有个商业活动,穿着赞助商的白色西装,白色的皮鞋,完全是白马王子的设定,站在废墟中,怎么看怎么像落魄少爷。

    正想给陆轻晚发个消息问她在哪儿,胡天回头看到了躺在到地上的一抹亮色。

    年轻少年郎隔着一丛野草,张嘴喊:“陆……”

    罢了,喊醒她多没意思。

    胡天踏过野草,颀长的身影很快就居高临下靠近了熟睡的陆轻晚。

    太阳转动了方向,原本没有光的树荫,此时有斑驳亮光投射,树枝被风吹动,她脸上的光圈也在随之轻摆,光芒打亮了她的五官,鼻梁秀挺,粉唇滋润。

    长而密的睫毛轻覆,附身细看,根根可数。

    熟睡中的野蛮大姐大,像个褪去了所有躯壳的小宝宝,她手压在头下,一手搭小腹,两腿并拢着向上曲起,收腰的衣服勾勒身段,没有一点赘肉的腰肢,像平坦小桥,连通了大腿和腹部,胸口的弧线蜿蜒而上,领口倾斜,可瞥见她细腻白皙的肌肤。

    大概是被草蹭到了耳朵,陆轻晚梦中挠了挠耳朵,继续睡。

    胡天嗤地偷乐。

    陆轻晚……这样她率真的可爱,完全没有脂粉气,跟绿草红花融合成一体,毫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陆轻晚没睁开眼,但她已经察觉到了有人靠近,小嘴儿一张,笑开。

    慵慵懒懒,像没睡饱的猫儿。

    胡天猛然吃惊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希望我醒?打算怎么着?抢劫?”陆轻晚撑草地坐起来,伸了个舒坦的懒腰,睡一觉好舒服啊,浑身都有劲儿了。

    胡天绅士的伸手要拉她起来,陆轻晚上去抓了他的手腕,借力站起。

    “是你说翻我牌子。”胡天脸一热,红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内伤,哥们你别多想,“翻啊!现在就翻!体力活儿,干不干?”

    胡天脸更热,看荒郊野外,貌似不太适合吧,“你要不要上车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陆轻晚照他脑袋来了一巴掌,“想什么呢小朋友!我让你带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胡天委屈,“带来,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去拿。”

    胡天去后备箱拿东西,嘴巴里嘟奴,“我不是小朋友,我二十岁。”

    而且,体力活儿,当然容易想歪了,他又不是三岁孩子。

    陆轻晚听到他的自言自语,捂嘴乐,二十岁怎么了,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千斤顶,扳手,加厚的手套,铁锹,斧头,还有几根士力架,一大袋饼干,几包零食,几瓶水。

    “你要的,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检查完,满意点头,“不错不错,办事很靠谱!”

    然后,陆轻晚撕开零食袋子,大喇喇的翘在石头上,开吃,“喏,就是你脚下的位置,用千斤顶把石头撬开。”

    胡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姐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说的体力活儿,你以为呢?别愣着啊,不会?简单得很,我说,你做,千斤顶搬过来,放下面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施工队队长一样,专业讲解了千斤顶使用方法,指挥胡天完成了最难的一步。

    一身王子装配装束的胡天,戴着建筑工人专用手套,顶着大太阳,勤勤恳恳的搬石头,“陆姐,你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陆轻晚喝几口水润喉,“找东西,我东西掉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胡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在逗我!

    “等会儿!剩下的我来就行!”

    陆轻晚把没喝完的水丢给胡天,抄起一把铁锹,摩擦摩擦掌心,两腿岔开,哐哐哐铲几下碎石头,然后“呼”盛满铁锹,将碎石抛出两米外。

    胡天目瞪口呆,“陆姐……你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为什么动作如此娴熟顺手?

    陆轻晚手背蹭汗,扬眉嘚瑟,“以前啊,我在墓地上班,专门挖墓穴,看姐的身手,至少五年工龄。”

    挖墓穴……

    胡天默默的旋开矿泉水瓶子,喝了几口水压惊,“呵呵呵呵……陆姐你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喝完,他才意识到这瓶水被陆轻晚喝过,她喝水的时候不是凑着瓶口边缘,而是整个瓶口塞进嘴巴里,咕嘟咕嘟……

    所以、所以他刚才等于和她间接的接吻了吗?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