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96章 想多看几眼你的美

第396章 想多看几眼你的美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卢卡斯一溜烟消失在人行道尽头,陆轻晚噗嗤笑喷了,“球儿,你怎么虐待他的?调教的不错啊,服服帖帖,唯你是从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揉胸,喘几口气放松下来,“别说了,气的我胸闷。对了晚晚,我让你给我找的江湖神棍,你找到没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陆轻晚手托腮,似笑非笑,“你猜?”

    瞅她难以掩藏的贼相,叶知秋撇嘴,手指戳她的太阳穴,“小样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希尔顿酒店,顶层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白若夕头痛欲裂,十根手指共握一只啤酒杯,切割成菱形边角的细碎装饰表面,每一个细碎部分都倒影出她愤怒的脸,她衣着整齐,妆容没卸,眼影和眼线被汗水打湿过,晕染了两片乌青。

    她的助理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,“若夕,发布会的乌龙,欧阳清清的经纪公司已经做了最大程度的解释,相信不会有再大的风波,至于记者,今天的新闻你也看到了,是叶知秋和卢卡斯故意搞事情。”

    白若夕仰起脖子,一杯啤酒倒空,“哐”搁下玻璃杯,“又是陆轻晚那个贱人!贱人!如果我不弄死她,早晚被她弄死!去查,她今晚住哪儿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据说他们发布会结束后,有个车队来接,带他们去了郊外。”至于再具体的细节,助理也提供不了。

    “车队?”白若夕若有所思,“难道是他?”

    助理不明所以,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谁?还能有谁,能够在京都大张旗鼓派出车队给她接风洗尘,自然是他,不是他本人,至少是他的朋友或者下属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边有网友拍下的视频,你看看。”助理怕将自己解释不清楚,便给她看了网友上传的视频。

    看到费子路一身电影造型出场,再看一长排的顶级豪车,白若夕的心情瞬时跌入了谷底,蝼蚁蚀心的刺痛和恶心!

    她不过是开战小小的路演,他竟然要为她铺开百米车队列队欢迎,他竟然让自己的好朋友亲自到场迎接,他竟然……竟然将陆轻晚那个小贱人当成了宝贝宠着。

    陆轻晚笑靥如花,明媚的像走上了王后宝座那般。

    白若夕的头顶越发昏暗无光,就连仅存的希冀也随之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程墨安……你到底要怎样?

    助理见白若夕情绪太激动,不敢再刺激她 ,拿走手机,轻声劝解,“若夕,只是一场路演,很快就会过去,陆轻晚的好运也该用到头了!”

    “呵!她?”白若夕唇线倾向左上方,一丝狠辣溢出眼尾,“陆轻晚不会顺风顺水,我会她尝到挫败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白若夕翻出手机通讯名单,水晶指甲清脆敲打洪盛的名字,稳操胜券道,“制片人大会上,陆轻晚得罪了洪盛,呵!盛达影视绝不会给她排片!就算有,撑死了只是夜间场次。”

    还好她人脉广,到处都有自己的眼线,了解陆轻晚的黑历史并不难,这次……看你怎么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程墨安是有能力,有金钱,但终究无法一手遮天,算起来,程墨安也要给洪盛一份薄面,洪盛旗下有全国最大、分布范围最广的电影院,和绝世集团高端路线的影院不同,盛达院线在大中小城市都有一席之地,斩获大部分观众。

    得罪她,我不信你陆轻晚还有活路可走!

    想到陆轻晚涕泗横流的模样,白若夕就想笑,她真想亲手把她送进无间地狱。

    “洪总,这么晚打给你,没影响你休息吧?”

    落地窗前,水晶灯将白若夕的身影拉长,长发披肩,在洁白墙壁上微微撩动。

    “是白总啊,呵呵,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?”洪盛吐出口中的香烟雾气,粗嘎的声音隐有醉意,他还在外面喝酒娱乐,接到白若夕的来电,他十分意外,也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白若夕不是小明星,小模特,想搞定她并不容易,洪盛曾明里暗里给过提醒,但白若夕硬是装不懂。

    今晚到底稀奇。

    白若夕轻盈如蜻蜓点水的笑,撩人耳膜,抓人心尖,却又不给人捉到,“今天我们的新电影在京都路演,京都是您的地盘,来这里办事,我当然要好好的拜一拜山头呀!”

    洪盛听的心情大悦,白若夕不高冷的时候,声音倒是不错的,很甜美,很有味道,“拜山头谈不上!我在外面吃饭,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跟白总喝一杯?”

    白若夕默默的揪起来裙摆,长长的半透明指甲错位 掐合,果真是个令人恶心的东西!

    “洪总您客气!你把地址给我,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洪盛想占便宜,白若夕自信他没那个本事,也没那个胆子,混迹在圈子里,跟妖魔鬼怪打交道是家常便饭,他们是老江湖,白若夕也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那就互相打打太极,斗斗法器。

    “若夕,你真要见他?”

    助理放不下心,业内谁不知道,一个洪盛,一个刘俊生,丫的没有好东西。

    白若夕对着玻璃床上的倒影,梳理长发,手指在发丝之间穿梭,“见,当然见!”

    她折身回到洗手间,拿起粉饼,一层层修饰眼睑的晕妆,又重新画了眉,补腮红和口红,精致的妆容再度回到脸上,性感知性,游走在妩媚和优雅之间。

    她很会拿捏尺度,给人暗示,又不给人得逞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后,她选了一条长度及脚踝的裸粉色长裙,踩八公分细高跟鞋,波浪的栗色长发顺着雪肌玉肩自然下放,蓬松如玉带。

    这样的自己,每一次看镜子都会忍不住想,除了程墨安,谁还有资格让她委身?

    “去开车,见洪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卧槽!真有钱,在寸土寸金的京都买下这么大的庄园,不是土豪劣绅就是一方权贵,我特么要抱大腿了。”

    来到庄园,叶知秋没出息的尖叫。

    星光在山头闪,低的伸手可及。

    芳草萋萋,花香遍地,一景一物都好像在宫廷御花园,这座庄园不止大,还美的精巧细致,巧夺天工!

    卢卡斯看四下风景,好像很熟悉,他见过,在哪儿见的呢?

    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陆轻晚不回答,只是眉眼全带笑,她笑的有点得意,有点虚荣,又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这是她男人的庄园,以程墨安对她的宠爱,她就算张口要,他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给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会要,与其说这是“我的”,不如说,这是“他的”,陆轻晚挺喜欢钱,也喜欢过伸手才能够得着的日子,但她不会眼巴巴的要。

    当然了,需要张口的时候,她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人情和纵容都有限额,她会用在刀刃上。

    三个人踩着鹅卵石小路,在幽静的庄园里散步,叶知秋和卢卡斯进了警局,好歹没啥大事,心情不错,陆轻晚喝了点酒,这会儿风一吹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卢卡斯看她眼睛里都是喜欢,心咚咚跳快了几拍,“等你工作告一段落,我们来这里度假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不爱搭理他,“度假?我要的不是度假,我想要一个这样的庄园,你有吗?”

    卢卡斯张嘴,又闭嘴,好吧,他没有,“你想要,我可以努力!”

    叶知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那么认真,叶知秋突然觉得自己过分了,女人不能打击男人的自尊心,每个人的能力、家底不同,她怎么能拿肤浅的物质去欺负他?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叶知秋扭头。

    陆轻晚踢地上一粒小石子,“球儿,我明天去市区办点事,你们先飞回去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和卢卡斯正你来我往的互掐,叶知秋长长的指甲捏卢卡斯的手背,捏的他哎呀咧嘴。

    “办啥事?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办事,叶知秋大概能想到肯定不是正大光明的,她知道陆轻晚本事大,但京都水深,她不放心。

    陆轻晚大大方方的打了个哈欠,乌黑的眼睛狡猾又明亮,“说不得!是好事就对了!”

    叶知秋呵呵。

    信你我就是白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间,陆轻晚继续抄曲谱,她这辈子就适合舞刀弄剑,跟文房四宝无缘。

    写的手酸眼睛疼,陆轻晚恼了。

    这才一半,有生之年写的完吗?

    实在无聊,陆轻晚准备出去晃晃。

    才踏出门,一道清瘦又高大的身影掩映在茂密的香樟树下,面朝山的方向,落落寡欢。

    庄慕南?

    哥们玩儿忧郁颓废呢?

    “庄……”陆轻晚喊他名字,声音还没放大,便看到了他一半脸被手机被手机蓝光照亮着。

    他在打电话?

    接着,陆轻晚下意识凝神去听,断断续续,她听到庄慕南说,“是他……我看清楚了……我会想法办接近他……”

    嗯?他是谁?他要搞清楚什么?

    等他挂了电话,陆轻晚走过去,“庄慕南?”

    他仓皇的放下手机,灭掉了蓝光,神色略略有些失措,但一闪而过,“陆总?这么晚了还没睡?”

    陆轻晚大喇喇的席地而坐,两腿交叠,小白鞋晃晃,“夜色太美啊,我不舍得睡,多看两眼,你呢?”

    庄慕南雾气蒙蒙的眸,满满被温柔填满,“如果我说,你太美,我也想多看几眼呢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