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89章 你是牛郎啊

第389章 你是牛郎啊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夏季两点钟太阳简直暴晒,户外活动的场地没有遮阴棚,工作人员的脸上都溢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摄像大哥更是辛苦,一会儿跑这边,一会儿跑那边。

    但比起来外面的燥热难熬,杨娅的心情更是烈日灼烧,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她不敢随便擦脸上的汗,怕弄花了妆容,鼻尖和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部的线条往下滑,坠在下巴的位置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从庄慕南的角度看过去,她纤秾合度的身材,配上粉嫩娇小的巴掌脸,还有星星闪闪的汗水,就像挂在枝头的水蜜桃,红润可爱,诱人伸手去摘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,他很快就恢复了绝对的冷静,那双蒙了雾气的眸子,专注的看着红彤彤的苹果,只想快点结束无聊的游戏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苹果垂到他们之间的刹那,庄慕南找准机会,上去就咬——可嘴唇着落后,品尝的却不是苹果外皮的硬度,而是同样丝滑又柔软的东西。

    杨娅赫然瞪大了眼睛,充电的唇僵在他的嘴边,大脑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空气和内存,空白、空茫、空洞。

    浑身的细胞都在噼里啪啦的爆裂,仿佛瞬间就能引爆她这个人。

    揪紧连衣裙的手,就这么错愕的握紧,将蚕丝裙子扯出了皱皱巴巴的折痕,她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哇!!!”

    “女神!!”

    “男神!!好帅!!好帅啊!我的天!”

    “真的亲到了亲到啦!”

    庄慕南速度虽快,在碰到她嘴唇的半秒钟内就离线的箭一般飞到了别处,可摄影机并没给他抹去记忆的机会,将这样的一幕通过全景、近景、中景和特写各种层面各种角度各种构图的方式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现场的观众更是拍摄了无数小视频,在短短半分钟内散播到了微博、朋友圈和脸书。

    主持人看到这样的一幕,更是心花怒放,各种浮夸的捂着嘴巴表示不敢相信,各种金句发表感慨,“哇哦!不愧是众望所归的荧屏情侣!两位刚才给大家发的福利不错吧!单身狗请保重哦,一定要保持强大的求生欲!因为呀,咱们的男神女神,在电影里面有更多更好看的接吻镜头哦!”

    台下再次轰动,“期待!期待!”

    果然啊,观众们都喜欢这种桥段,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陆轻晚阴森森的笑出獠牙,“嘿嘿,我就说嘛!现在的主持人套路最深,她会让男女主角平安的走人?”

    叶知秋表示她天真了,“额……我可能是直男思维,竟然没想到还能这么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!当初美人计都想得出来,别装无知!”

    接着,张绍刚和主演上台,做了几个小游戏,然后回答记者们的提问。

    行家就是行家,回答的问题的技术比陆轻晚想的更高明。

    比如,记者问,“张导,您为什么会接这部戏呢?据说一开始您的酬劳很少呢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愁容满面,又特别宽容的笑道,“不是很少,是压根没有,不过咱们的出品方说了,只要票房破十亿,就给我发奖金,我下半年吃肉还是吃素,就看大家了。呵呵!”

    再比如,记者问,“导演,您以前指导过好多大型动作片,这次怎么会选择文艺片呢?”

    张绍刚笑,一副奸诈狡猾的样子,“谁说这部不是动作片?而且动作相当唯美有品位,你们刚才不是已经看到一部分了吗?”

    于是,大家爆笑,张导你污起来也是牛呀!

    但到了绍雨晗这边,记者们的风向明显发生了逆转,“绍雨晗小姐,请问你跟容睿是不是真的谈过恋爱?你们为什么分手?”

    “绍雨晗小姐,有人说你们是故意捆绑炒作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突然拧起眉头,这帮记者!

    她想过去打断,谁知绍雨晗在跟导演交换了眼神之后,微微一笑道,“这位记者朋友,你谈过恋爱吗?”

    记者不明所以,“谈过啊!”

    绍雨晗问:“还在谈吗?或者分手了?”

    记者道,“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记者有点生气了,不愿意被人问道引起,于是笑道,“分手就分手呗!没有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绍雨晗笑道,“我回答完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淡定的站好,把麦克风交给了张绍刚,不准备再卷入风口。

    陆轻晚忍不住想拍手,没想到啊没想到,都是淡定姐,都是牛人,都是个顶个的强大!

    她选的人,没错!

    就连卢卡斯也奇怪,“陆轻晚,绍雨晗跟容睿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纯属炒作。”陆轻晚回答的倍儿爽快。

    卢卡斯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宣传时间不长,接近尾声的时候,陆轻晚看时间,已经快三点了,“球儿,如歌有动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快了,据说已经在安排了,不过好多记者都还在咱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坏笑,手指敲打手臂,“你和卢卡斯去办件事,让记者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如此如此,陆轻晚出了个馊主意。

    叶知秋的脸都要被她给泪歪了,“你丫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坏,你还爱吗?乖,你和卢卡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再说啦,多好的机会啊,孤男寡女单独在一起,感情升温很快哦。”陆轻晚欣赏她的下三路,不正经的笑。

    叶知秋狂骂她,“你等着被程墨安虐死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情安排妥当,陆轻晚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哟!

    “孟西洲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他打电话什么事?

    孟西洲人在医院,刚从老爷子的病房过来,“你外公这两天就出院了,老爷子恢复的不错,你要不要谢谢我?”

    陆轻晚这边有点吵,她捂住一只耳朵,笑嘻嘻道,“多谢孟大夫!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孟西洲窝火,:“我每天跟女婿似的去帮你照顾老人家啊,你就一句谢谢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样?给你送个锦旗?牌匾?还是把你的照片框起来每天早中晚三炷香?”

    孟西洲操心了,陆轻晚知道,所以她会回报他,但指望她嘴上服软,做梦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算了!我就不该给你打电话!”孟西洲心道我特么这是找什么不痛快?

    陆轻晚则弯头一乐,“要不,我给你架一座鹊桥?”

    “鹊桥你大爷的!你当我是牛郎?”

    “我当你是牛郎啊!”陆轻晚嘎嘎嘎嘎笑出了声音,牛郎……艾玛,笑死人了。

    孟西洲脸黑了,“陆轻晚!”

    “别喊别喊,我听得见,你想哪儿去了,我说你是七夕跟织女鹊桥相会的牛郎,不是那个牛郎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太恶毒了陆轻晚,你诅咒我!”

    额?

    她有吗?

    一年见一次面,貌似还真像诅咒呢。

    “孟西洲……喂?”

    好吧,挂了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