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77章 不可描述

第377章 不可描述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痛。

    从嘴唇到脖子,从胸口到腿部,从膝盖到脚趾头,哪儿哪儿都痛。

    陆轻晚浑身瘫软的瘫倒,小手儿拍打男人的脊背,干涩的唇舌好不容易才发出一声低吟,“你……起来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单臂支床,垂眸欣赏小丫头的脸颊,她被情事滋润后的容颜好似苍山起的雾,洱海映的月,性感到唯美。

    他情不由己的沉下了有力的腰肢,轻轻的压她的嘴唇,妖娆的画了一道道弧线,“还要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被后热汗森森,脖子和锁骨早已被汗水湿透,白中透红,还有一片片初熟的草莓,皱起可爱的八字眉,嘤嘤哀求,“不要!我想睡觉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纱窗外,隐约可见东方鱼肚白,皎洁的光华流淌在她的脸上,汗液如水晶闪亮,程墨安扯高了嘴角的笑容,长指描画她美好的曲线,从高到底,从低到高,“累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张张嘴巴,打了个事后哈欠,慵懒的眼睛眨巴眨巴,哈欠带出了细碎泪痕,“老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程墨安拍打她的湿滑腰围,“认输?”

    你大爷的程墨安,非要逼我服软吗?呜呜呜,我都这样了,你就不能让我一次吗?

    陆轻晚抿唇,不说话,水汪汪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程墨安被她看的更想笑,“不服输?”

    陆轻晚偷偷从后面掐他的背,一点点用力,她已经使出吃奶劲儿了,可是他没有反应,好像已经忘了疼,“喂?”

    还有力气?

    程墨安下腹一沉!

    “呃!!!!”

    陆轻晚疼的脑门大汗淋漓,惯性的挺身抱住他的脖子,坚硬的小小贝齿,死咬他的肩膀!

    程墨安闷嗯一声,眉心的川字迅速成型又迅速纾解,“晚晚,你在自讨苦吃,懂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……啊……对不起啦……程大叔,程大爷,一晚上了,咱们睡觉好不好?嘶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纤细的肩膀便被他的钢牙包住,他太用力,用牙尖摩她的肩头,想在上面铭刻什么专属印记,终究,他还是没舍得让她太痛,“傻丫头,嘴硬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咕嘟吞下唾液,两眼迷离,“你别动别动,我错了我错了 ,我输了还不行吗?我输了我输了,快停啊停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舔舐掉她眼角的清亮泪花,唇挨着她的耳垂,“妖精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陆轻晚那虚软无力的靠在他怀里,嗫嚅两下嘴巴,迷迷糊糊的骂道,“混蛋……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弯腰捡起早已掉在地上的被子,盖在她身上,亲了亲她湿透的发丝,轻轻按摩她,“晚安,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电话打不通。”叶知秋揉揉宿醉后的太阳穴,不记得昨晚喝了多少酒,此时脑袋疼的好像爆炸了一朵硕大的蘑菇云,脑神经随时会跳出脑壳。

    特么,再也不能醉酒了。

    卢卡斯指头抵着脑袋,将手机摔沙发上,“总裁的电话也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喝了一杯水,闭目揉额头,“晚晚应该跟程总在一起,只是两人的手机都打不通,应该不会出事吧?”

    卢卡斯昨晚十一点多给程墨安打电话,没人接,后来提示手机已经关机。

    怪了!程总的电话几乎从不关机,除非在飞机上,昨晚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今天早上九点多,他给程墨安打电话,依然没人接,现在都快十点了,卢卡斯越想越担心,不会是发生了绑架事件吧?

    叶知秋也是纳闷,“晚晚好像从来不关机,我不放心,昨天最后一次见她好像……好像看到她去了试衣间那边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监控!走!去看监控!”

    卢卡斯灵机一动,想到酒店的监控系统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叶知秋扶着沙发艰难的站起来,头晕脑胀让她脚步踉跄,“等会儿,你怎么会在我房间?”

    特么的,她反应速度太慢了,居然才意识到卢卡斯在她房里,昨晚她喝多了,后来的记忆混乱,完全不记得自己怎么回了酒店,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定了酒店。

    卢卡斯抓抓乱糟糟的头发,不确定的问,“你真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叶知秋戒备的低头检查自己的衣服,还算整齐,“记得什么?你趁机吃我豆腐?”

    卢卡斯苦笑,“叶总,麻烦你好好的醒醒酒,回忆回忆你昨晚对我这个纯情男人干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,我承认自己长得帅很受女人欢迎,但不代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昨晚干了什么人畜不如的事儿吗?她主动进攻了卢卡斯?不会吧?她是那种没节操没下线没定力的人吗?

    昨晚么?

    卢卡斯窃笑。

    喝醉酒的叶知秋,其实还挺有女人味,在璀璨的灯光下,她安静的坐在钢琴前,等到宾客全部离开后,顾自弹奏了一首曲子。

    唯一的观众卢卡斯站在她身边,陪她煽了一段情。

    接着,醉的亲妈都不认识的叶知秋,问他,“我美吗?”

    那一刻,卢卡斯被她的眼神搞得晕眩发蒙,四肢和大脑在酒精和暧昧气氛的渲染下,完全失去了控制,他低头吻了她。

    那一吻,他吃光了她唇边的酒水,喝饱了她舌尖的纯露,也吸干了她口齿的甘美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依然记得那沁入心脾的撩人醉意,胸腔和唇角都涤荡着无穷无尽的欢愉,原来这个暴躁粗鲁的女人,尝起来那么甜。

    “靠!你笑什么!邪恶!”叶知秋决定不回想了,头好痛!

    卢卡斯一副受伤无人问津的委屈样,“叶知秋,电影拍完了,以后你不是我上司,我不是你下属,咱们是平等的关系,懂?”

    “懂你大爷!还不去看监控!”

    然后,叶知秋和卢卡斯懵逼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监控视频都在,唯独少了更衣室门打开后的画面。

    卢卡斯蹭蹭鼻梁,“那个啥,不用担心了,陆轻晚肯定跟总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不明所以,“至于吗?把监控都删掉?”

    “昂,如果是某些不像被人看到的画面,当然得删除,你难道希望被人欣赏自己跟男朋友那个?”

    那个?

    叶知秋擎起手肘,哐当撞击卢卡斯的肚子,“流氓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卢卡斯疼的弯腰捂着肚子,“叶知秋,你这种女人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怎么会喜欢上你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迷迷瞪瞪的苏醒,挡光窗帘遮蔽了外面的阳光,室内昏黑如夜,她摸到床头的暖灯。

    咔吧。

    “妈呀!”

    她刚想偷偷出溜下去,被某只有力的臂膀圈住了腰肢,又被拉回被窝,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陆轻晚困意已经消失了大半,这会儿脑袋格外清醒,昨晚他多么流氓多么不要脸多么彪悍,她算是见识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上厕所!”

    程墨安烟熏的沙哑声音贴着她的耳朵,“疼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的脸哗啦啦红了,“我……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用完卫生间,陆轻晚嗷嗷尖叫,“程墨安!!程墨安!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