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59章 就是被吓大的,怎么滴?

第359章 就是被吓大的,怎么滴?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叶知秋看她嘚瑟,心里替她高兴,嘴上却喜欢打击,“别膨胀啊少女……”她凑近陆轻晚的耳朵,手臂环绕她的脖子,阴测测的翻了翻眼睑,“姓周的是不是有日子没翻你牌子了?心里没点数吗你?”

    陆轻晚一秒前还滚热的心脏,忽地被泼了一盆冷水,哇凉。

    “球儿,你不煞风景会死吗?我难得这么顺,别添堵,再说丧气话,我就不帮你找江湖神算了!让你报不了仇!”

    看谁狠?

    叶知秋摸摸她圆鼓鼓的胸口,讨好卖乖,“好吧好吧,我的错我的错,别忘了帮我找神算,和尚道士不要,江湖郎中什么的来一波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,陆轻晚眨眼,“神算会找的,我先接个电话,本大仙儿掐指一算,我家男朋友想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掏出手机的瞬间,陆轻晚的眼球绿了。

    你妹……真被叶知秋说中了吗?

    屏幕上居然是西河?

    这货还在滨城吗?怎么不走?想祸祸谁?

    陆轻晚沉下面孔,阴阴的变宽了声带,“又缺钱了?想找我借钱?借钱没有,最近很穷。”

    “小丸子,出来见个面吧,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卷卷翘翘的睫毛眨了眨,日光倾斜洒满了她的瞳仁,却没能照亮深处的阴翳。

    西河语气很严肃,严肃的不像他,所以有事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陆轻晚雀跃不起来了,语重心长的拍怕叶知秋的肩膀,“球儿啊,你就是个神算。”

    “西河的电话?那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闭目,“我去看看情况,这边你先料理,忙不过来就叫卢卡斯多出点力。”

    “行,去吧!这里有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西河见面的地方在一家破旧的咖啡厅,门外张贴着“店铺转让”,里面零星的三个客人,分别占了三个角落,其中最隐蔽的角落坐着西河。

    他面前一杯咖啡,热气细微,里面光线不太好,西河低头不知道在干什么,只能看到他的头顶,浓密发丝蓬松舒展,脊背弯曲,莫名的颓废感。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陆轻晚叩了下桌子,长指停在上面,半弯腰肢。

    西河头也不抬,“坐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用脚勾出来椅子,坐下,车钥匙随便一丢,大大咧咧的翘起腿,“出什么事了?说说。”

    西河扭头,“服务员,第二杯咖啡可以上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吓得不轻,“卧槽!西河你居然请我喝咖啡?你付过钱了吧?不会坑我吧?”

    西河翻了翻眼白,黑眼珠几乎全被他叠进了眼皮,“这就激动了?一会儿还有更激动的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不是激动,不是开心,她是觉得瘆人,打进门到现在,西河身上都有一层厚厚的煞气,她想缓和气氛而已!

    卡布奇诺微苦,整体甘醇,可陆轻晚喝不出滋味,她砸了一口,讪讪的放下,“前奏够长了,奔主题吧,我心脏不是玻璃做的,碎不了。”

    西河做了个深呼吸,落魄的咖啡厅跟他心情一样,即将关门大吉,算了,“老板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咯噔一下,“so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提醒你,要有契约精神,你知道违反契约的代价,小丸子,我不止一次跟你说过,跟程墨安保持距离,帅哥当前,把持不住很正常,但玩儿归玩儿,别认真,你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西河欲言又止,你可以作但别作死!

    陆轻晚端起咖啡,抿了口,细细咂摸嘴角的苦涩液体,一点点的往舌尖上卷,“我现在和程墨安在一起,刺挠他了,他想拿出当年的契约吓唬我?杀了我?”

    西河一脸的鄙视,“杀了你?你不觉得太轻松太便宜了?以老板的个性,会随便杀人吗?放毒,割肉,跟毒蛇毒虫子放在一起,放狮子笼……随便哪个都比杀人好玩儿的多,你忘了?”

    滚烫的咖啡杯好凉,凉的要把手指头给吸附,贴在把手上的指头,竟然像被焊接上了,移不开。

    最近她走的挺顺畅,所以忘了好多事,包括姓周的平时那些阴森可怖手段。

    那个不说话时帅气如天神偶像一样的男人,有着怎样阴毒的心肠,她怎么能忘了呢?

    西河见她肩膀在轻轻颤抖,于心不忍的撇嘴,“自从你跟程墨安走到一起,好像把老板给忘了,他是怎么对付叛徒的,不需要我重复吧?小丸子,我承认程墨安有钱有势,他大哥是军人,有大把大把的资源和人脉,想荡平一个犯罪团伙不是难事,可老板的身份你觉得会简单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给自己几秒钟做深呼吸,“他想对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他研制了不少新鲜毒药,样样都很变态,没准儿他让你当小白鼠。”西河转了转瓷杯,喝了两口,咖啡有点亮了,真特么的苦啊!

    陆轻晚知道前面那些人的结局,可她看不到自己的,“呵呵!自己选的路,跪着也会走完!他给我一年的时间,算算过去几个月了,至少几个月内他不会把我怎么样,他能对付我,我也会想办法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啊丸子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男人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算上你男人,那又怎么样?商人终究是商人,想跨界涉足黑道?”

    程墨安那个人,最多是个富豪,但富豪什么的,有时候不是很虚吗?外界给评估的资产,只是一个数字而已,能不能套现是未知。

    西河无奈的闷下咖啡,苦死也不能浪费!

    “他?当然不!就算他愿意,我也不愿意!我会跟姓周的聊聊,他敢动我男人,我灭他祖宗!”

    西河白楞眼,“他祖宗早就被灭了,轮的到你?”

    你妹!

    陆轻晚掂量掂量剩下的咖啡,倏地换了个表情,坏兮兮贱兮兮的,“西河,你要不要跟我混?你想要钱,我可以给你,保证让你一年之内买滨城二环内的房子,再给你介绍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朋友,让你登上人生巅峰,秒杀八爪、夜犬他们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西河喝进去的咖啡差点喷出来,尼玛这是传说中的夫妻相吗?说的话居然跟程墨安一模一样,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!你算狗屁的君子!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要不是君子,我会过来给你通风报信?我闲着蛋疼了我?”

    陆轻晚往他下半段扫,“前列腺问题?”

    “靠!!祝你早点被老板虐死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我认真的,你想想吧,自古以来邪不压正,按照自然规律,我觉得你老板迟早会被正义之神灭掉,劝你早点认清局势,弃暗投明。”

    西河呲呲牙,笑,“历史都是胜利者写的,胜利就是正义,你想想怎么保住脑袋吧。”

    传达了中心思想,西河不禁想到了在肯德基遇到的墨镜美少年,他的判断应该不会错。

    现在就缺个机会,跟他正面较量较量。

    是骡子还是马,溜溜便知!

    陆轻晚不是被吓大的……额,应该是说她就是被吓大的,所以她抵抗力杠杠的,会因为被吓唬一场就破滚尿流?笑话!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,滨城消费水平高,对自己好点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