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17章 人体取暖器

第317章 人体取暖器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不抱怨?我特么难道买个充气娃娃感谢他?靠,你家老板是不是缺女人缺爱导致内分泌失调智商清零了,我白天累成狗,晚上还要替你跑腿!当我是你们家打工仔了!”

    驱车一个半小时,两人从影视城开车到位于西南方的摄影基地,折腾完工作,汇报完毕,已经凌晨两点半。

    而荒凉的郊外摄影基地,根本没有可以住宿的酒店,再原路返回,恐怕一晚上都没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卢卡斯挠挠头皮,举目仰望斜向了西方的月亮,郊外的天空视野开阔,星斗璀璨明亮,一颗一颗眨巴眼睛,“凡事要往好处想,你看,星星多好看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脑袋靠着座椅背,困的直点头,“放屁!一点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最头痛的就是哄女人,可这次的确是他理亏,总裁在电话里只提了一句叶知秋的工作能力挺好,他就毫不犹豫拉上她一起飚到了荒郊野外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开车,你在后面睡一会儿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看看时间,“都三点了,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他们从早上七点多忙到现在,几乎脚不沾地,卢卡斯虽然是个男人,但也不是铁打的,叶知秋生气归生气,不至于拿两人的生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或者,你去后面睡一会儿,我在这里睡,天亮再走。”卢卡斯疲倦的打了个哈欠,这会儿他基本上体能透支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摄影棚有道具,正好凑合一晚上,我不嫌弃你,你也甭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棚子里有地毯、道具服装、毛毯、但没有床,只能席地而卧。

    叶知秋麻溜的铺开仅有的一张俄罗斯地毯,又抱了毛毯,“设备有限,咱们只能将就睡,你,那边去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抑郁的看看地毯,又看看慷慨就义模样的叶知秋,“你知道这是什么毯子吗?上次拍king限量款广告用的,一块十八万,还有你手里的毛毯,爱马仕限量款,一条二十万,靠,你从哪儿弄来的?”

    叶知秋困的连亲爹是谁都不知道了,管什么毯子,“废话真多,到底睡不睡,不睡拉倒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踢掉鞋子,倒头躺下,纤瘦的身子不占多大空间,因为小地毯看起来还挺宽裕。

    卢卡斯更抑郁了,“叶知秋,你爹妈有没有教过你,不要随便跟男人单独相处,更不能跟男人躺在一起,容易出事!你以为男人都是韩剧男主那种?”

    “烦死了!你特么不睡就滚!”

    卢卡斯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心没好报!

    睡就睡!

    两人分头睡,卢卡斯脚长,为了不碰到叶知秋的脸,歪到了外面,但毛毯盖不住,后半夜凉飕飕的,他把腿蜷缩进毯子,睡姿很扭曲。

    叶知秋侧躺着,手臂枕着耳朵上面,本来她已经困意侵袭,可卢卡斯的那句话,让她心情跌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你爸妈有没有教过你……

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“王土土。”

    寂静的郊外午夜,任何声音都会格外清晰,甚至会渲染出温柔的效果。

    卢卡斯不适应叶知秋的温柔路线,但妥妥的被酥了一把,闷闷的嗯了声,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爸妈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卢卡斯半梦半醒,神志不太清楚,不过脾气意外的好,“我亲爹亲妈,对我当然好,不然能这么费劲巴拉的取个吉祥名字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没说话。

    亲爹亲妈,就一定对自己好,理论上就是这样的,然而……

    没听到回声,卢卡斯继续道,“以前我上学,全班都取笑我,说我名字真难听,那时候小,不懂事,有一天被同学嘲笑,我哭着跑回家,问我爸妈为什么给我取这样的名字,大家都笑话我,你知道我爸妈怎么说的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可以脑补出被人嘲笑的画面,因为她也被人嘲笑过。

    小时候,她没有爸爸,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,后来有个同学大概是从大人那里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,说她是个野种。

    那之后,野种两个字,就成了她的痛点。

    她好多次想问妈妈,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而她没有,但是提到爸爸两个字,妈妈总会很伤心,她也不敢再问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的?”叶知秋翻了个身,窗外的月色照射进来,她眯眯眼精,才发现泪水已经打湿了腮边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说,其实他们在生我之前,有过两个孩子,第一个孩子还没出生就夭折了,当时我爸妈费尽心思给孩子想了很多名字,男孩女孩的都有……第二个孩子出生不到一年也夭折了,我妈差点患了抑郁症。

    怀我的时候,我爸妈因为太害怕,连封建迷信都 用上了,听说烂名好养活,就给我选了个土炸的名字,也许是心理暗示吧,我还真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卢卡斯有些骄傲,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哪里丢人。

    但为了工作方便和不必要的心烦,他还是隐瞒了中文名字。

    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痛。

    叶知秋踢了踢他,“没想到你还挺厉害,你来的这么不容易,你爸妈对你肯定很好,什么都顺着你吧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犯了错照样挨揍,我爸打我挺狠,还是你们女人好啊,从小就富养,羡慕。”

    “富养?呵呵,那是别人家的孩子,不是我。”叶知秋记忆里,跟着母亲一起生活的每一天,都跟富没有关系,她们生活在大都市的底层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叶知秋鼻子痒,一个喷嚏打完,浑身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感冒了?”

    卢卡斯能感觉到毯子下面的女人不太对劲儿,她脾气犟,嘴巴硬,性子急,但好歹是个女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阿嚏!”

    果然是感冒了,叶知秋揉揉鼻子,“没事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!你真把自己当汉子了?冷不冷?你往这边来点儿,我体温高,借你点温度。”卢卡斯伸直腿,给她腾出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不用,老娘好得很,你肚子里的坏水都给我藏严实!”

    “矫情!我真想对你干坏事,你觉得分头睡就安全了?”

    卢卡斯掀开毯子,一溜儿绕到叶知秋那边,重新躺下来,“过来,给你当一回人体取暖器,靠,我长得这么帅,你别见色起意想想还挺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知秋还没骂出口,脑袋已经被卢卡斯按到了胸口,接着便是一股陌生而炽热的体温……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