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09章 你爹地皮糙肉厚,尤其是脸皮!

第309章 你爹地皮糙肉厚,尤其是脸皮!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嗯?

    妈咪不要爹地了?

    是因为他吗?

    妈咪知道了真相,跟爹地大吵了一架,还哭的那么伤心,是不是妈咪再也不喜欢爹地了?

    neil小小的心脏装满了问号,可是妈咪刚才哭的那么伤心,他不敢问,只是加倍乖巧的抱紧了妈咪的脖子,笑软乎乎白嫩嫩的小脸儿到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咚咚,咚咚咚。

    妈咪心跳的好快好快好快,看来妈咪真的要跟爹地绝交了。

    小宝贝脑补了一场爹地和妈咪分手的戏码,伤心的耷拉下脑袋。

    孟西洲打开后座的门,扶着窗,“上去吧,我送你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从玻璃反光看到了程墨安黑色的高大身影,他走的很慢,跟他们隔开恒定的距离,貌似担心自己走得太近会被嫌弃,又不舍得落下太多。

    他笔挺的身躯依然有着英伦绅士的优雅,沐浴在浓烈的日光下,就像电影特效,即便现在她很生气很纠结很郁闷,依然觉得他好看的要命。

    好看是万能的吗?不要以为仗着自己好看就能随便伤害别人!

    陆轻晚钻入后座,neil顺从的靠着她,两人坐在副驾驶后面,谁也不说话,灰常默契的无视了走到车窗外的程墨安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孟西洲在外面推上了车门,双臂环胸立在门把手那边,抬抬下巴,“我说程二爷,你没看出来吗?你现在一点也不受欢迎,为了地球不爆炸,人类不灭亡,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对他的讽刺置若罔闻,深眸看向了车窗内女孩的侧颜,“她开开心心的出门,我怎么能让她哭着回家?”

    车窗的隔音效果很好,可陆轻晚的耳朵就跟长了收音器似的,偏偏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齿。

    “二大爷,禽兽什么的,就不要装情圣了好吗?陆轻晚说的很清楚,她不要你了,不理解吗?要不要我换成英文说给你听?或者法语?西班牙语?日语?”

    孟西洲印象中的陆轻晚总是嘻嘻哈哈大大咧咧,好像不知道伤心难过是啥玩意儿,可是程墨安却把她弄哭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卷了卷袖口,动作很慢,“西洲,其实打拳不一定去拳击馆,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靠!!”挨揍次数太多,孟西洲有心里阴影,一个箭步跳到老远外,“对女人禽兽也就算了,连男人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neil低声问,“妈咪,咱们真的不要爹地了吗?外面很热。”

    外面很热,这个时间差不多39度,程墨安没有遮阳伞,更不可能涂防晒,他的皮肤常年精心保养,禁得起暴晒吗?会不会晒黑?会不会气泡?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想这个!

    “嗯,不要了!太阳大正好,杀菌,补钙!”

    neil半信半疑,“可是这么大太阳,紫外线很强,会得皮肤癌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皮肤癌……癌……

    不管!他活该!

    “你爹地皮糙肉厚,尤其是脸皮!不怕!”

    neil唔了唔,好吧,她是妈咪,她说什么都是对的!

    程墨安卷起衬衣的袖口,露出腕表,“既然是禽兽,就应该做点禽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程墨安这家伙不开玩笑,孟西洲在挨揍和保护人家老婆孩子之间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想想,他也是醉了,妹的,他操的什么心?程墨安跟老婆吵架,他一个情敌居然干起了居委会大妈的活儿。

    不对不对,他的最终目的是抢走陆轻晚!

    这么一想,心里好受多了,他挺了挺脊背,“程墨安,你给我听好了,你再让陆轻晚哭一次,我绝对要把她抢走!后悔死你!”

    neil抿抿小嘴儿,往陆轻晚那边靠的更紧,“妈咪,咱们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回家啊,回咱们的家!”

    湖边的那个屋塔房!嗯!喜欢!好喜欢好喜欢!

    “嗯嗯嗯!”

    三十秒后,程墨安绕到车对面,拉开了车门,弯腰坐进去。

    他臀部刚挨到座椅,陆轻晚冷呵,“起来!”

    程墨安真起来了,他探着脖子,“晚晚,我有话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目不斜视,一手护着neil,“我不想听,下去。”

    neil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妈咪真的真的不要爹地了,呜呜呜,他刚认了妈咪,要失去爹地,人生好多磨难。

    程墨安给儿子递了眼神,父子俩对暗号似的用意念交流了一番。

    neil摇了摇陆轻晚的手臂,“妈咪,我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坐进来,“我抱他吧,neil看着不胖,其实挺沉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我自己的儿子,我自己抱!他一点也不沉!”陆轻晚把neil抱怀里,轻轻拍他的背,声音和表情满是慈母相,“宝贝,这样睡可以吗?”

    neil嗯了嗯,“谢谢妈咪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关上车门,柔声微笑,“一会儿到你的住处,neil估计还睡不醒,抱着孩子爬楼梯不方便,我送他上去,送完孩子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咔哒用力扣上安全带,心道马上就走?以你的性格……呵呵呵呵。

    陆轻晚板着脸,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neil撅噘嘴巴,爹地啊,我已经很努力了呢。

    车子开往湖畔花园小区,陆轻晚和程墨安全程零交流,气氛诡异的要命。

    孟西洲实在受不了,打开了车载的收音机。

    “可是女人,总是为情所困,终于越陷越 ……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…… 她可以奉献一生……为她所爱的人…… 如果女人总是等到夜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孟西洲!”陆轻晚实在听不下去,这家伙出门不带脑子!专门膈应人!

    “好好好!换一个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的嘴角微微一动,眼神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“好男人都死哪去啦死哪去啦,好女人们问天问地没人回答,看看网上只有八卦没有童话,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心乱如麻,好男人都死哪去啦死哪去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孟西洲!”

    这次喊的是程墨安,他现在很怀疑孟西洲是不是故意捣乱。

    陆轻晚冷哼,“孟西洲,声音开大点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的手指在关闭按钮上面徘徊了一下,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笑,“这么好的歌,多听两遍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在后视镜里看看程墨安,“二大爷?”

    程墨安压了压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歌儿不错,歌词有深度,有广度,写的多贴切……”孟西洲还跟着唱了两句。

    程墨安轻笑。

    说的好像自己不是男人。

    neil真靠在陆轻晚怀里睡着了,程墨安顺理成章抱着儿子,陪陆轻晚上楼。

    司机孟西洲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,“好久没住过高层湖景房了!”

    没人理她。

    程墨安抱着孩子,不方便按电梯,手伸出去,陆轻晚先按了27,回来时碰到了程墨安的,他想拉住,但陆轻晚避的太快。

    陆轻晚盯着跳动的数字,程墨安余光打量着她的侧颜。

    孟西洲站在最后面,逼仄的电梯内火药味呛鼻子,他默默的扭头看两边的广告。

    上了楼梯,陆轻晚旋开门锁,里面迎面一股热浪,顶层没有隔热板,暴晒一天之后,温度突破40,人进去就想进了蒸笼。

    “哎呦我去!陆轻晚你怎么生存下去的!这屋子开空调也没用吧!卧槽,你家鸡蛋别放放冰箱,说不定十天半个月,一屋子都是小鸡仔!”

    陆轻晚关门打开了空调,“你要不要住十天半个月,我想吃烤乳猪!”

    “……靠!”

    分分钟就不是队友了。

    温度太热,neil睡的不安稳,程墨安拿了几张宣传单给他当扇子扇风,“neil怕热,等温度下来了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黑着脸,很想下逐客令,可人家照顾自己的亲儿子,给儿子当人体风扇,她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孟西洲使劲儿咧嘴,戏真多!!

    “陆轻晚,你家有什么饮料?我渴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来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你们日子过的要不要这么粗糙!话说你们好歹是女的,能不能精致点?”孟西洲找到冰镇啤酒,“哟,这不是有吗?行,你们聊,不用伺候我了,我自助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很想掐死他!

    温度慢慢降低,房间不在燥热难耐,心情也稍微平复了一丢丢。

    陆轻晚心猿意马的翻文件,程墨安帮neil盖好夏凉被,走到客厅,“西洲,你去楼下帮我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一罐啤酒喝完,打了个酒嗝,“干嘛?想支开我干坏事?不去!”

    程墨安拍拍他的肩膀,“不去吗?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孟西洲肩膀要被他拍弯了!

    “……去就去,多大的事儿,不过我很快就回来,你们悠着点,另外,孩子也在呢,万一醒了……你们比而给孩子留下阴影!”

    程墨安瞪了一眼,孟西洲麻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碍事的家伙离开,客厅再一次安静下来,只有空调在运转。

    程墨安单膝弯曲面朝陆轻晚放低了身段,“晚晚,关于那晚,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把文件“啪”丢开,双腿往沙发上一盘,“行,解释吧!”

    程墨安趁机牵住了她的手,她指尖冰凉,微微在颤抖,“那晚我被人下了套,我喝了加料的酒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解释的真好!加料?情毒啊?编,接着编!”

    陆轻晚情愿相信他是喝醉了意乱情迷,但被人下了毒,这尼玛太假了好吗?一点点可信度都没有!

    程墨安自己也意识到,如果不将那些事告诉她,她不会相信,反而要产生更深的误会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也中了毒,你一点也不记得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冰凉的目光慢慢的变热,“程墨安,你怎么这么会讲故事?行了,你也别费心编了,我不会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说完,再决定相不相信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