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03章 Neil才不是电灯泡

第303章 Neil才不是电灯泡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现在吗?要不要这么神速?她刚才就是动了动心思而已啦!

    “好啊!不过咱们说好了,要是neil来中国,他喜欢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,你不许随便干涉我们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冷静了几秒钟才说,“晚晚,我怎么听着,我影响了你们两个的感情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我女朋友,neil才是电灯泡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neil是我儿子,男朋友能跟儿子比吗?当然是儿子比较亲啦!”

    陆轻晚认亲戚的速度已经超过了程墨安的预期。

    挺好,现在已经学会用neil妈咪的身份自居了,进入角色很快,他顾虑的很多问题看来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程墨安暗下眼眸,吃醋受气的模样,“呵呵,怎么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多余?我不是找了个老婆,而是给孩子找了个妈,算来算去,我最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哪有哪有,你明明很沾光的好咩?我呢,既给你当女朋友,又给neil当妈咪,这叫什么你知道吗?花一样钱,买两样!”

    陆轻晚左手比划一根指头,右手竖起来两根指头,pk完毕,结论是程墨安捡了个大便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墨安突然气笑了,她脑袋里想的东西奇奇怪怪,他理不清,“打电话吧,neil一定很愿意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呢!”

    陆轻晚准备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的,找到通讯录又把手机给塞进了口袋,伸手,“你的电话给我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程墨安将手机给她。

    陆轻晚抓着他的手指解锁,然后狡猾的弯下眼睛,“国际长途很贵的,我要用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程墨安再一次被她逗笑了,忍不住揉揉她的长发,“想不想要更省事省钱的?”

    找到neil的号码,陆轻晚拨出去,仰头看他,“什么更省钱的?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张我的副卡,你消费,我买单,万一我不在你身边,你也能继续占我的便宜。”程墨安一直都带着微笑,温柔的能把她淹没。

    “副卡?!!不要不要,太吓人了,附近超市的购物卡给我几张就可以啦!我这个人呢,小富即安,太多钱会让我迷失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仔细听彩铃,neil怎么不接电话呢?

    程墨安有点为难了,“购物卡我手上没有,你喜欢去哪家超市,我给你一部分股权好了,这样你以后买东西的花的钱,都会成为你收入的一部分,钱就是从这边口袋到那边口袋罢了。”

    咳咳咳!

    霸道总裁都喜欢这么说话吗?想拿钱吓死她啊?

    将近一分钟,电话终于通了。

    neil以为是爹地的电话,黑着小脸儿怼道,“找我干嘛?我还在生气呢!”

    咦?小宝贝这么大的脾气吗?陆轻晚以前没发现啊。

    不过neil宝宝就算发脾气,声音还是很萌很软很可爱,耳朵都要酥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是我啦!不是你爹地哦!”陆轻晚的声音也跟着柔软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neil明显被惊喜到了,不知道撞翻了什么东西,然后还远远的喊了句,“奶奶,我上楼啦!”

    然后蹬蹬蹬蹬,小宝贝爬楼梯的速度飞快,“妈咪!”

    终于上了楼,嘭关上门,neil甜甜的喊了声。

    陆轻晚这边都要笑岔气了,哎呀neil你要不要这么可爱,哎呦阿姨这颗少女心啊,“乖啦乖啦!今天不去学校吗?”

    neil一脸妈咪控的小表情,坐在贝壳沙发里头,小小的人儿跟蜗牛似的,“我们放假了啊妈咪,我们放假都好几天了,不过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作业,我今天才完成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老师布置作业,neil绝对不会告诉妈咪,教授留下了今年的研究课题 给学生们逐步破解,而neil负责的是其中一个重要分支,他辛苦钻研了三天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宝贝真棒!这么快就把暑假作业写完了,那宝贝你暑假准备怎么过?留在美国吗?”

    程墨安沉默的听他们母子两个打电话,手虽然牵着陆轻晚的,可感觉自己貌似插不上话。

    neil蔫蔫的撇嘴,“爷爷奶奶说,让我在美国过暑假,因为他们不放心爹地,说爹地连自己都照顾不好。”

    所以更不可能照顾好我了。

    都怪笨蛋爹地,害我不能去中国。

    neil的潜台词就是各种嫌弃自己的亲爹。

    “如果晚晚阿姨照顾你呢?你觉得怎么样?”陆轻晚大言不惭,她照顾人的水平也是渣渣级别的,连菜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陆亦琛已经嫌弃她好几次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可以跟妈咪住一起吗?我想住妈咪的家里,妈咪的房子最舒服!”

    而且都是妈咪身上的味道,甜甜的,香香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用眼神征求程墨安的意见,发现总裁大人的脸都快成锅底了,被儿子嫌弃,被儿子抛弃,被儿子责备,他这个爹地当的……

    他点点头,同意儿子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好哇宝贝,你来中国跟妈咪一起住,妈咪明天去给你买儿童牙刷,小拖鞋,还有萌萌哒的童装!”想到这里,陆轻晚心都是甜的。

    “嗯!谢谢妈咪!你把电话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neil连爹地都不愿意叫了,该有多嫌弃?

    程墨安清了清嗓子,“说。”

    neil语调和态度全变了,傲娇的不得了,“我还在生你的气呢!奶奶说妈咪不是好妈咪,奶奶不让我妈咪和爹地在一起,为什么爹地不保护妈咪?”

    程墨安板着面孔,“neil,你眼中的妈咪有那么笨吗?你觉得妈咪一点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吗?不可以对妈咪没信心。”

    呃?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neil默了默,“妈咪当然不笨了!妈咪是最最聪明的妈咪,你才笨呢!我要跟妈咪住一起,你别打扰我们,白白!”

    很好,儿子帅气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噗!”陆轻晚没能忍住,噗嗤笑了,“亲爱的,你在家里到底什么地位?”

    地位?

    他在家里有地位吗?

    “一家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真的是一家之主吗?你妈,你儿子貌似都……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牵着她的手继续散步,不跟她讨论家庭地位这种伤自尊,“宣发和路演的计划制定好了吗?准备先去哪个城市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打算从一线往二线走,一线城市选择了五个,二线城市八个,现在二、三、四线城市市场潜力最大,不过我担心年代电影没有吸引力,同期上映的除了如歌,还有几个国内的谍战戏,国外几部大片也会在前后上映,倾听的优势不突出。”

    团队研究了五六个宣传方案,重点打情怀拍,走怀旧路线,还有张绍刚的口碑。

    她没有十足胜算。

    “新人、老题材,名导演,想想你的优势是什么,不需要多,抓一个核心点,比如有一部爱情片,只用一句台词就号召了全国文艺青年,你们或许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提点道。

    “一句台词……让我想想……没错,你说的很有道理啊,抓到重点等于抓住一切,我现在就跟球儿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把程墨安的提议告诉了叶知秋,陆轻晚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我弟弟小琛,你上次不是说想一起吃个饭见一面吗?”陆轻晚弯弯眸子,心虚。

    “嗯,算是正式的认识,你定个时间吧,我请他吃饭。”程墨安面色不露痕迹。

    陆轻晚挠挠头,“可是我弟弟他吧……年龄还不大,可能不是很懂事,你得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捏捏她的手指,“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,随时可以接受你弟弟的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,考验谈不上啦,你哄哄他就行,他很单纯的。”

    嗯。很单纯。

    程墨安笑笑,“像你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哪儿我单纯啊,我这样的已经打败天下无敌了好吗?”

    也不觉得脸疼吗?

    “呵呵,这样……的确很单纯了,你弟弟喜欢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除了钱还有他喜欢的东西吗?

    “他大概可能也许喜欢……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家里那个臭小子,程墨安估计可以猜到他喜欢什么,“我看着买吧,男人更了解男人。”

    嗡嗡,程墨安的手机震动了。

    纪年:“总裁,明天就是欧阳胜宇还钱的最后期限,他拿不出钱,我是不是这边准备让人做了他?”

    他么?

    昨晚的直播程墨安依然记得,淡淡一笑,“他会拿出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哥,张晨可信吗?他真会拿钱给你吗?”

    等到爷爷和父母都离开医院,欧阳清清关上门,低声问。

    欧阳胜宇好多了,但为了争取爷爷的同情分,必须装出痛不欲生的样子,这会儿人不在,他舒活筋骨,冷笑道,“张晨是商人,唯利是图,只要是赚钱的机会,他肯定不放过,你把我的意思都传达到了吗?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没说两人做的那种事,“嗯,说的很清楚。但是他没有当场表态,你再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晚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迟疑了片刻,准备走,却不走,“哥,你觉得张晨这个人怎么样?人品行吗?”

    “人品?”欧阳胜宇回想着两人公事的几个细节,“远东是大公司,他父亲出了名心狠手辣,他当然也不是什么软柿子,但商场上必须有手段有谋略,至于他生活中怎么样,还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欧阳清清抿了抿唇,开玩笑,“既然张晨身上有这么多资源,咱们跟他联手不是挺好吗?让光影、欧阳家族和张家紧紧联系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欧阳胜宇打量着妹妹,她今天似乎话里有话,“清清,张晨这种角色,你不要随便招惹,你玩儿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嘛,我才不是跟他玩儿……你休息吧,我先回家了,我的戏后天杀青,你赶紧出院,咱们出去玩一圈儿。”

    出院?

    欧阳胜宇的表情一点点暧昧起来,他现在还真不想那么快出院呢。

    急诊室偶遇的那张脸,又一次清晰的回放,音容笑貌都让他心神摇晃。

    刘雨蒙……不知道她今天值不值班?

    心里萌生了这个念头,欧阳胜宇掀开被子,穿着病号服和拖鞋,走出了病房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