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89章 凭本事征服男神,管你服不服

第289章 凭本事征服男神,管你服不服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陆亦琛你小子也挺会气人的嘛!欧阳胜宇的脸都被你气变色了!”

    下了楼,两人有说有笑的吐槽,陆轻晚发现她的帅老弟很有本事,男大十八变,越变越狡猾!

    不过勒,她喜欢!

    陆亦琛很嫌弃亲姐,“刚才应该再狠一点,让他吐点血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他吐血的时候,吐血之前先放点血,想想都开心!”

    陆轻晚很期待欧阳胜宇还钱的样子,他要是知道对方是程墨安,一定后悔的要真自杀一次吧!

    看到亲姐嘚瑟的眼神,陆亦琛问,“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的手指是你弄断的,没错吧?”陆轻晚弯了弯眸子,不像在说断手指,平淡的语气好像在说晚饭多吃了一个鸡蛋有点撑。

    陆亦琛没否认,“接下来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欧阳胜宇暂时不会出来作妖了,留着他的狗命孝敬外公,外公身体不好,我担心万一弄死他,外公也会崩溃,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件事得处理。”

    该死的容睿,你丫别给我嘚瑟!老娘腾出手咱们较量较量谁更没有节操。

    走出电梯,住院部的斜对面是门诊楼,估计有深夜送急诊的患者,救护车呜呜呜响,几个医生跑出来,推着轮床喊“让开”、“准备手术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陆亦琛的视线很快从担架那边离开,发现陆轻晚笑的很狡诈,“姐,你到底谈过多少恋爱?满世界都是你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颜值高性格好,受广大异性的喜欢,不服啊?”陆轻晚嘴巴得意着,眼睛却被一道白色的身影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这么巧?孟西洲又值夜班?

    她怎么每次来医院都能遇到他,太有缘分了导致陆轻晚怀疑是不是被人安装了追踪器。

    陆亦琛顺着陆轻晚的视线看到了在病历单上签字的孟西洲,晚上灯光不太好,他只能看到孟西洲的挺拔身影,把简单的白大褂穿的很有气质,跟护士交代什么事情还挺像那么回事,跟亲姐口中描述的“被惯坏的痞子”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孟西洲吧?不过去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倒不是想让亲姐上赶着搭理追求者,而是陆亦琛想亲身验证一下,这位孟大夫究竟是什么品类。

    “不打,困了,回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想走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孟西洲把签字笔塞进上面口袋,正好和准备撤离的陆轻晚四目相对,将近一个月不见,今天的陆轻晚和以往记忆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她竟然穿了长裙,踩着高跟鞋,和比她高了一截的男人站在一起,有种难以名状的俏丽妩媚,大概是习惯了陆轻晚女汉子的路数,突然看她长裙飘飘,孟西洲的心脏不安的跳了跳。

    “陆轻晚!”

    你妹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默默咬牙,你丫就不能当做没看到我吗?

    躲不过,陆轻晚只好大大方方的走过去,把孟西洲从上到下看了个遍,“脸色红润骨骼健硕满面春风,小日子过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磨牙!!

    “对,少了一个制造毒气的人,滨城的pm2.5下降30,可惜毒气制造机又回来了,我说陆轻晚,你留在纽约坑害美国佬不行吗?干嘛非得糟践中华子民!”

    嘴巴强势,内心里却忍不住琢磨。

    陆轻晚去美国顺便做了微整形吗?怎么比去之前好看了。

    陆亦琛走得慢,但孟西洲的话他一点不打折扣全都听到了,有点意思!

    “孟西洲你天天吃火药是吧?一张嘴就呛我,我招你惹你了?早更吧你,我劝你赶紧喝点静心口服液。”

    还有心情怼她,说明孟西洲心态不错,没因为“失恋”而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孟西洲身边有几个护士经过,护士们抱着夜宵跟他打招呼,“孟大夫好,”“孟大夫等下一起吃宵夜吧!”

    孟西洲点头,继续跟陆轻晚说话,“看过你表哥了?他没大问题,吞安眠药不容易致死,洗了洗胃,这下他估计内脏很通透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吃安眠药自杀,没创意!

    陆轻晚笑笑,“能不能洗洗脑?”

    孟西洲闷哼,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陆轻晚,“我倒想,真有洗脑的机器,我先把你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不要再扰乱我的思考。

    陆轻晚听到了,假装没听见,“对了,跟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弟,陆亦琛,一直在国外读书,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从没听说陆轻晚有弟弟,先是愣了愣,然后惊艳了,干干净净的白衣少年,就像从青春校园剧里走出来的男主角,似乎身上还有没散去的镁光灯效果。

    “小帅哥,你好你好,我叫孟西洲,你姐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特么!早知道陆亦琛在,他刚才就会收敛一点了。

    陆亦琛很乖很礼貌的点点头,“你好,孟大夫,听我姐说过你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表情亮了,“你姐怎么说我的?额,算了,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皮笑肉不笑,扁嘴用眼神回答他:你知道就好。

    陆亦琛和孟西洲的身高不相上下,基本可以平视对方,陆亦琛看到他的胸牌,心外科医生,数得上精英人士了,“我姐不在背后说人坏话,她夸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的嘴巴抽搐了,还不如不说呢!又被发了一次好人卡!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面,没准备礼物,这个你拿着,回头有事联系我。”孟西洲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亦琛看了看,放进了口袋,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姐是朋友,你以后别叫我孟大夫,叫我哥就行,回头哥请你喝酒,顺便提醒你,注意你姐身边某个叫程墨安的男人,哥拍着胸脯告诉你,他不是什么好人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西洲哥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小白牙咯吱咯吱,“打完招呼了,拜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亦琛送姐回住处,好奇道,“姐,你正牌男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程墨安,绝世集团的总裁,被称为全世界女人最想勾搭的男人,”怕陆亦琛趁机贬损她,陆轻晚一口气说完,“他视力很好,智商超级高,所以不存在眼瞎看上我这么一说!你姐以自己的独特魅力征服了他,并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嗯哼,就酱紫的!”

    呼!夸总裁大人好爽!

    陆亦琛听完她的炫夫演讲,云淡风轻的问了句,“所以他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,你准备当后妈?”

    呃……这个……

    “他儿子智商甩你几条街,有机会我让你们见个面,保证你会爱上他,再说了,白捡个外甥不好吗?”

    高智商的孩子吗?陆亦琛目前只认可一个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坚持,我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后妈不后妈是后话,眼前陆轻晚还有一件事要做。

    叶知秋已经睡了,陆轻晚坐在客厅,给好久没联系的西河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西河准备收摊回家睡觉,各种手机壳、钢化膜稀里哗啦倒进行李箱,小支架折叠好,看到陆轻晚的来电,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陆轻晚听他稀里哗啦在捯饬东西,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谋生。”

    “贴膜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语气?看不起我凭本事赚钱,我跟你讲,贴膜是个技术活儿,有情怀的!”

    陆轻晚掏掏耳朵,鬼扯什么情怀,“有个来钱快的工作,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你给钱?”西河把全部家当放后备箱,弯腰上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我给了,预付一万,事成之后再给三万,绝对不会让你杀人放火抢银行!”

    西河有点心动,又有点怀疑,“真的?不是忽悠我?”

    “爱信不信,给你三秒钟考虑,三、二……”

    西河握着方向盘的手只想给陆轻晚来一拳,“好!说吧,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就知道他对钱没抵抗力,一掐一个准儿!

    “来滨城一趟,机票、酒店全报销,然后按照我给你发的地址找个人,至于做什么,我会详细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挂电话之后,陆轻晚给西河转账一万块,提供了容睿的住址。

    交代完正事,陆轻晚手贱打开了微博,发现自己的动态下面一大群人开骂。

    “抢走睿睿的女人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陆轻晚你个表子,跟孟西洲闹绯闻也就算了,连我们睿睿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“烂人!没见过你这种败类!靠男人上位,见床就爬!也不看看自己配吗!”

    “睿睿不会看上你的!你就等这被甩吧!”

    陆轻晚内心挺强大的,可网络暴力的尺度还是刺疼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靠男人上位?

    呵!

    陆轻晚哂笑,她要是真的靠男人,容睿明天就会被娱乐圈封杀!

    翻开容睿的微博,下面更热闹。

    评论中大多数人都在追问容睿的女友到底是谁,还有人艾特绍雨晗,想要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容睿这货,发完微博就挺尸,不解释,不露面。

    看完糟心的八卦,陆轻晚发现热搜榜上高高挂起了沉梦二字。

    “偷税事件再升级”

    下面有人晒 了沉梦的签约合同,涉及八百万巨额酬劳,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。

    陆轻晚安静了一会儿,仔细捋了捋沉梦的简历。

    干净,她的简历干净的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被星探发现进入娱乐圈,直接签约绝世影业,第一部戏大卖,第一个综艺大火……

    程墨安对她关爱有加,不动声色为她铺了一条灿烂星途。

    初恋情人的关系吗?

    陆轻晚摇头否定了猜想,她不认为程墨安会因为两人有过恋情而不遗余力的帮忙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陆轻晚想不出所以然。

    带着疑问,陆轻晚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上,陆轻晚被手机铃声吵醒了,手机被她压在后背,摸了好几下才找到。

    腰酸脖子痛,陆轻晚惺忪着睡眼看到屏幕上的名字,奇怪,江燕给她电话干嘛?

    陆轻晚揉揉睡姿不雅扭到的脖子,“燕姐,早上好啊,什么事让你亲自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江燕没陆轻晚这么清闲,她一开口便是质问,“陆轻晚你微博上面的东西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什么鬼?她两天没发微博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分钟时间,把微博删了。”

    江燕最近火气真大,但陆轻晚不忍她,“燕姐,你怎么不让容睿把微博删了,因为他的破微博,我被人骂的吃饭都不香了,自己带出来的摇钱树,不得自己负责修剪枝枝叉叉吗?当心长歪了摇不出钱!”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陆轻晚霸气的挂了江燕的电话。

    不是说她靠男人吗?她就靠一次给他们看!

    江燕敢再阴阳怪气,她跑去程墨安怀里哭一场,看谁死的难看。

    心里的小恶魔在蠢蠢欲动,陆轻晚好奇的点开了自己的微博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