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85章 抱着他,天大的事也不是事儿了

第285章 抱着他,天大的事也不是事儿了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没给陆轻晚纠正“堂哥”和“表哥”的区别,孟西洲甩手丢了一枚威力强悍的炮弹。

    这一下,陆轻晚懵了懵,欧阳胜宇这种人怎么会自杀?人家可是欧阳公子,鼎鼎大名的富二代,将来要继承百亿资产!

    有啥想不开的居然搞自杀?

    所谓家丑不可外扬,陆轻晚没细说,“死了吗?”

    陆亦琛看了看亲姐,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!你到底是不是他妹妹?巴不得他死呢?托你的福,他没死,抢救的及时,自杀未遂。”孟西洲不得不怀疑,陆轻晚的心脏到底什么材质,狠心拒绝他也就算了,竟然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得,他算是知道什么叫六亲不认了。

    “没死啊,真可惜。”陆轻晚秀气的皱皱眉,对此很遗憾。

    “陆轻晚,你狠……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,要不要来医院看看他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孟西洲其实挺不愿意见到她,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,怕自己忍不住多想,更怕自己在陆轻晚面前跟个白痴似的,一腔热情泼冰山。

    “哟,终于认清咱们的关系了?不乱叫了?挺好挺好,请保持这个节奏不要乱,以后点名道姓就行,别动不动就往娘字辈上扯……喂?孟西洲?”

    变脸太快了,都学会主动挂她电话了呢!

    行吧,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陆亦琛摸了摸耳朵,“你不去医院看看他?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本来自杀未遂,我怕他看到我,嘎嘣……反而翘辫子。”陆轻晚抹了抹脖子。

    而且,欧阳胜宇什么东西?值得她亲自跑一趟?

    陆亦琛低头,撑住了眉心,“他为什么突然自杀,你不想了解?”

    陆轻晚是有点好奇,以欧阳胜宇屡败屡战的强大心理素质,居然会搞到去自杀,“他好像欠了外债,数额挺大的,我见过他被人追债,可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,他要自杀也不至于拖到现在吧?”

    得多长的反射弧。

    陆亦琛摇头,“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奇,你怎么不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外公肯定在。”陆亦琛横陈沙发,长腿垂到地上,拽了一个抱枕压在脑后,优哉游哉的看天花板。

    陆轻晚吐了吐气,环臂靠着沙发后背,“回国以后还没见过外公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抽完烟回来,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状态,她和陆轻晚曾经约定的“悲伤不过夜”原则,好多次帮助她们以最短的时间走出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经历过天塌地陷的绝望,现在的每一步都是白捡的饶头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会阵阵刺痛。

    叶知秋拎着个白色塑料袋,里面有啤酒和饮料,进门嗅到客厅诡异的安静,“我回来的不是时候?”

    陆亦琛翻身站起来,“知秋姐。”

    “冰箱没东西了,你姐连矿泉水都没给你喝吗?”叶知秋拿了一罐凉茶给他。

    陆轻晚扒拉一下塑料袋,拿了一罐核桃露,用下巴努了努陆亦琛,“你不是有事吗?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亦琛很无语,是不是亲姐?

    赶走陆亦琛,叶知秋撞了撞她的手肘,“你弟本人更帅啊,要不要进咱们组客串一下?说不定能出道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把拉开了盖的核桃露塞给了叶知秋,“我需要补脑,你也需要。让他进娱乐圈?比杀了他还难受。对了,沈云霄联系你了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喝了几口啤酒,冷笑道,“辉煌娱乐的几十个艺人被爆出天价片酬,沈云霄自顾不暇,他会有时间找我?”

    陆轻晚舔了舔嘴角的核桃露,“谁爆料的?有眉目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,有人想抹黑绝世的沉梦,绝世影业会放过辉煌吗?从目前的局势看,两大集团很胶着。”叶知秋眨眨眼。

    陆轻晚单手架在臂弯处,若有所思,“程墨安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狠,程墨安是真舍得,前几天绝世影业股价暴跌,他愣是纹丝不动,还停盘了两天,辉煌和天虹的股价连续两天暴涨,沈云霄在记者发布会上嘚瑟的都快飞了,林立松把未来女婿夸的……啧啧啧!”

    陆轻晚只是浅浅一哼,“捧杀……捧的越高,跌的越惨。以程墨安的手法,沈云霄离哭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问,“欧阳胜宇自杀,该不会也是程墨安做的吧?”

    陆轻晚好像想到了什么,“我家男盆友温柔优雅善良体贴,怎么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……”

    叶知秋酸溜溜的撇嘴,“你家温柔优雅善良体贴终于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抱着手机,甜甜的笑了下,“亲爱哒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叶知秋抖了抖手臂,满身鸡皮疙瘩,好在她电话也想了,只可惜,卢卡斯打来的电话绝逼为了工作。

    “王土土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卢卡斯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吞了下舌头,趴沙发上手托腮聆听总裁大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下来吧,我在单元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?!”陆轻晚一个弹跳爬起来,跑到护栏边缘往下望了望,果然看到一道黑色的挺拔身影。

    程墨安长身玉立,即便是这样的视角,陆轻晚依然觉得他好看的像画中人。

    欣赏爱人时,视网膜会自带美颜功能,何况程墨安压根不需要她磨皮打光拉伸长腿。

    陆轻晚蹦蹦跳跳的对楼下男人挥手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程墨安扬了扬手,“我来带女朋友吃饭,请问陆小姐在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咯咯咯傻乐,“好巧啊,我就姓陆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隔着听筒温润的笑了声,“就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火速换了套裙子,踩了双半高跟的裸色凉鞋,几分钟后就扑到了程墨安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臂紧紧环住了程墨安的腰际,小脸儿贴着他的胸口,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沁入心脾,淡淡的烟草味道弥散在空气中,连摇曳的枝桠和流动的氧气,都瞬间美好起来。

    叶知秋说,天大的事有他就好,但在陆轻晚心里,只要看到他,抱着他,便没有天大的事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若在下雨,他就是晴空。

    她眼前若有黑暗,他就是光明。

    她失去了女儿,他就是亲人。

    他的存在已经带她穿越了人生的蘼芜。

    程墨安温暖的手掌抚了抚她没好好梳理的长发,附身亲了下她的刘海,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树懒似的挂在他怀里,唔了唔,“亲爱哒,新闻上的照片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小野猫在他怀里撒娇,程墨安只好暂且把醋劲儿压下去,纵容她的小脾气,“我是应该看到?还是应该没看到呢?”

    陆轻晚抬起小巧的下巴,粉嫩的红唇娇俏的往上噘,“该看的就看,不该看的就不看呗!”

    程墨安牵起她的手,十指紧扣,把几天来的思念和牵挂,尽数卷入了两人的掌心,“什么是该看的?”

    陆轻晚兔子似的蹦跶到他跟前,“不影响食欲,不影响心情,就可以看啊!”

    小丫头蹦跳的模样,真让人……

    程墨安情不自禁的驻足,高大的身影覆盖了陆轻晚,单臂拢住她的后脑勺,凉凉的嘴唇覆盖了她的,浅尝她的美味之后才说,“看了你以后,我很有食欲,心情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卷翘的舌尖舔舔嘴唇,吃干净他留下的痕迹,弯弯精灵般的大眼睛,“程墨安,你觉得我今天特别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“嗯,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陆轻晚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段子,关于特别的,标准答案是:特别想你!

    程墨安略作斟酌,“特别漂亮,特别可爱,特别瘦,皮肤特别好,特别像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噗……被秒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跟土豪一起吃饭,动辄就是高档豪华大酒店,要不就是精致小众私人菜馆。

    比如今天。

    挽着程墨安的臂弯,陆轻晚一边欣赏雅致浪漫的西餐厅,一边问了几百个问题,“程墨安,你在机场接到我短信的时候,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她短信里面说:亲爱的,我有事先走了,呜呜,对不起。

    程墨安拉开椅子,大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放下,掌心隔着真丝碎花长裙的料子,触摸到了女孩白皙的肌肤,眷恋的没舍得松开,“老婆被人拐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很满足的乐了,“那,看到我和别人闹绯闻,你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程墨安这下想了想才回答,“可以不说吗?”

    “要说!”

    嘿嘿,他无奈吃醋的样子好可爱!

    “老婆太抢眼,总被人惦记。”

    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陆轻晚想笑,又卖力忍住了,“谁是你老婆,别叫的好像老夫老妻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程墨安心情豁然开朗,“嗯,你不是我老婆,只是我儿子的妈咪,吃菜吧,孩子他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啦?neil都跟你说啦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新进了一个成员,作为一家之主,我不应该知道吗?嗯?”

    “啊啊!宝贝太坏了,我想亲自告诉你的,结果被他抢了先,嘤嘤嘤,下次有好事我要马上告诉你!”

    程墨安很喜欢陆轻晚一惊一乍的模样,也只有这个时候,她能彻底放下不属于自己年龄的包袱,彻底像个二十多岁的傻丫头,任性天真、放肆刁蛮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咱们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嗤地笑了,“程墨安,我要审你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