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78章 和未来姐夫过过招

第278章 和未来姐夫过过招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大概四十分钟后,程墨安从浴缸里起来,没有擦拭身上的水迹,他扯了条夏季的睡袍穿好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自己,因为一个小时内承受的巨大煎熬而有些憔悴,他用力碾压了几下眉心,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清醒。

    缓了两三分钟,程墨安重新看着镜子里的脸,湿哒哒的水滴沿着他的面部往下坠,密密匝匝的水珠一串串顺着胸膛滑落,风吹在身上,他的大脑更清醒了。

    敢明目张胆挑衅他,丝毫不畏惧他会反击,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?

   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程墨安套上拖鞋,沉思着走到客厅。

    他一出门就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子,他戴着黑色的棒球帽,帽檐压的很低,一张脸遮挡了三分之一,从侧面可以看到他的鼻梁和嘴唇。

    下巴线条并不锋利,可以瞥见稚气未脱的青春痕迹。

    年龄不大,二十岁左右,从坐姿能看出来他身高在一米七八至一米八之间,白色上衣,黑色运动裤,白色休闲鞋。

    干净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虽然长相和年龄都标志着他还太年轻,可他身上散发的气场,却有种超越了同龄人的成熟和担当。

    与其说他是男人,不如说是个大男孩。

    将陌生男孩大致了解一番,程墨安心里有个十成九的了解。

    优雅的步伐不急不慢,他在陆亦琛对面落座,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,吸了两口之后捏在手指之间,没有着急打破两人的沉默。

    陆亦琛扶了一下帽檐,慵懒的交织双手,他以为自己可以很好的控制全场,没想到程墨安一坐过来,他还是被他的气质所压,下意识想要后退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,但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终于开口,一句话拂开了弥漫在客厅的浓厚死寂。

    程墨安一手捏着烟搭在沙发扶手处,一条手肘半曲架上斜后方的靠背,叠放长腿,懒洋洋的姿态,给人疏离和矜贵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并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认识他的人太多,商场上、某些组织、官方和黑道。

    而他认识的、或者说他在意的少之又少,大部分人都只是他世界中的路人甲,他无需费神记忆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狂妄男人。

    陆亦琛继续深入话题,“你一定会对我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呷了一口香烟,动作很慢,从抽烟到吐出青白色的雾气,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认识你,但是我对你并不陌生。”

    一抽一吐的过程,他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陆亦琛的鼻梁和下巴,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现,这个少年竟然像极了某个人。

    呵呵,是了。

    陆亦琛皱起了眉头,他不敢相信自己这幅打扮还能被人认出来,“哦?是吗?说说看,你对我的什么不陌生?”

    程墨安抽烟的样子很雅致,嘴唇没有声音,也不会用鼻孔喷雾,他每次松开烟,都会张开嘴巴,吐出不浓不淡的雾气,如此往复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你今年二十岁,滨城人,听你的口音,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至少四年……”然后程墨安用英文道,“youre curious about me. you want to know my secret and study my life.”(你对我很好奇,想知道我的秘密,研究我的生活。)

    陆亦琛心中打了打鼓,他对自己的身份隐藏的觉得滴水不漏,为什么程墨安能看出这么多?

    姐姐告诉过他?

    不应该啊,以老姐的个性,不会把还没确定的事情告知任何人。

    同样的,陆亦琛也用英文回答,“you are so conceited!”(真够自负的!)

    程墨安一道眉宇上扬,得出了自己的下一个观点,“你在瑞士生活了几年?”

    陆亦琛怔了怔,他的英文发音很纯正,基本可以忽略瑞士的口音,怎么还是被他识别了?

    “四年。”

    既然没看出来了,陆亦琛也不再做隐瞒,索性跟他开诚布公。

    程墨安忽地笑了,他弯腰,捡起地上的烟灰缸,放平,在边缘顿了顿烟灰,“陆亦琛, 你姐一直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能说很震撼吗?能说已经被姐夫的智商和敏锐观察力征服了吗?

    不行,他不能那么快就承认!

    陆亦琛装傻,“你说的那个人,我不认识,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一点也不担心他否认,而是换了下放手的位置,不经意的看了看陆亦琛的下巴,连帽子都不敢摘掉,可见陆亦琛和晚晚长相应该很相似。

    他不承认,那他可以换一种问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六年前,陆轻晚被赶出家门,当时她只有十八岁,而她十四岁的弟弟,竟然没有为姐姐争取机会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淡淡的语调有些惋惜,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陆亦琛低垂着下巴,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弟弟肯帮忙说情,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,她也不必一个人承受六年的辛苦委屈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轻叹一口气,烟已经抽了大半,他盯着手中的红色火头,余光却在观察陆亦琛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再怎么伪装强势,内心还是太温柔了。

    “这六年,她担心害怕,唯恐弟弟受委屈,但为了弟弟的生活,她又不敢打扰,竟然不知道,她所担忧的弟弟,其实生活的很惬意,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陆亦琛终于被他的话激怒,据理力争道,“你以为我没有争取过?你以为我没努力保护她?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,有什么资格指责我?你怎么知道这些年我没想过找她?你根本就不懂!”

    看到陆亦琛恼羞成怒,程墨安悠悠抬起下颌,幽邃的眸子含着微笑,“怎么?这么快就承认了?”

    陆亦琛气急败坏的咬咬牙齿,重新坐回沙发,黑着脸道,“老狐狸!”

    程墨安撇撇嘴点头道,“这句话倒是跟你姐姐评价我时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是!”陆亦琛气呼呼的怼了回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第一次看到程墨安,第一次跟他聊天,他竟然不由自主的把他当成了很亲近的人,甚至想在他面前任性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陆亦琛对此很窝火。

    “我是老狐狸,你起码是半大的狐狸,”程墨安又弹了一下烟灰,目光探究,“一个小时前,我房间里发生的一切,我想一定有人给你做了详细的报告,你对这次的考察结果还算满意吗?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愣是被程墨安的机智和狡猾给堵的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全都知道?

    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我所猜测的都是合理推断,我所认识的人当中,还没谁敢这么大胆闯进我房间,没有任何乔装打扮,公然对我下毒,不担心我事后算账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继续道,“她不是不怕死,而是很确定我不会把她怎么样,排除所有的不可能,答案只有一个,你在用女人考验你未来的姐夫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不甘心被他识破精心策划的考场,桃花眼里流转着讥讽,“有本事你别中毒,传闻程墨安一眼就能看穿人心,这次怎么失手了?”

    程墨安揿灭了烟蒂,微微的笑道,“传闻中的程墨安是个同性恋,中年老男人,据说还有个版本声称我sexual dysfunction,为了掩饰病情从外面领养了一个孩子,传闻这么多,你都信?”

    陆亦琛发现他未来的姐夫嘴巴太毒了,怪不得能降得住他姐。

    “我信啊!都信!尤其是sexual dysfunction,我深信不疑,不然美色当前,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!”

    终于扳回一局!我不信你没有破绽!

    “呵呵!”程墨安反而笑了,“这么说,的确是你联合外面的女人考验我,看来我已经通过了你的考核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该死的!套路这么深!

    “呵呵!”程墨安爽朗的笑了两声,经过他时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我这里有红酒白酒,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还能喝酒?”

    陆亦琛找到机会就想反击,他不信永远都会被他碾压,不服气!不服气!

    程墨安从酒柜里拿了一瓶威士忌,一瓶burgundy红酒,“对,就我这样,照样喝倒你。”

    他左右两手拎着两种酒,让陆亦琛随便选。

    陆亦琛别的都好,就是酒量太差,一般不敢跟人拼酒,程墨安看起来优雅不沾染俗世风尘,显然不是能喝的主儿,不如拼一次?

    “先别得意的太早,白的红的都喝,谁先倒下谁输!”

    程墨安给他倒了半杯白酒,“先倒下的算输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陆亦琛头脑还算清醒,就是话有点多,“程墨安,我跟你说,你能找到我姐,是你的幸运!我姐笨是笨了点,但她心地善良,活泼可爱,懂事又孝顺,主要是她一根筋,喜欢谁就会一直喜欢到底,要不是当年那件事,我姐现在肯定是名媛里面的no.1!”

    程墨安坐在吧台高脚凳上,一条腿踩地,一条腿踩横木,看陆亦琛摇摇晃晃的,热心扶住他,把他搀到沙发上,拿了个大靠枕放好,“是,你姐是个好姑娘,遇到她是我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接走了陆亦琛的酒杯,把他平放好。

    陆亦琛脑袋挨到枕头,眨眨眼道,“我的酒呢?给我酒,咱们继续喝!”

    程墨安双臂环胸,居高临下俯视躺下的少年,摘下棒球棒之后,他半醉半醒的模样像极了陆轻晚迷糊的睡颜,果然是亲姐弟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输了,改天再喝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挣扎着要坐起来,“谁说我输了!我没输,我没醉,我很清醒!”

    程墨安笑了笑,“谁先倒下谁输,你自己定的规则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悔不当初的揉额头,“程墨安,我姐说的一点没错,你果然腹黑又狡猾!杀人于无形!”

    以前他是不信的!

    现在算明白了,程墨安对付人,从不一招致命,他喜欢温水煮青蛙,让人在舒舒服服的状态下死去。

    好狠的心,好黑的招!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